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七百一十三章 訂婚時光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七百一十三章 訂婚時光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一億一張船票,一億一張船票啊。”

上午十一點,南陵江麵,維多利亞郵輪的總統套房中,一身唐裝的太姥姥,正看著四張船票痛心疾首:

“四張船票就是四個億啊。”

“寶東、思成,你們一定要記住今天的恥辱。”

“都是賤人沈碧琴一家把咱們逼成這樣,將來有機會報複一定要讓他們粉身碎骨。”

這一次匆忙逃竄,太姥姥一共隻轉移了五個億,其中四億拿來買救命船票,太姥姥心頭在滴血。

隻是她又不敢怨恨金氏家族,隻能把怨恨傾瀉在葉凡身上。

她有些後悔接亥豬那個電話,更後悔自己急切想要沈碧琴死,先開口暴露了自己口音。

雖然她冇得到亥豬失敗訊息,也不知道對麵是誰,但電話無聲掛掉讓她意識到了危險。

太姥姥知道葉凡不會再放過自己,所以第一時間找關係上船逃命。

“太姥姥,葉凡真會吞了沈氏和要我們的命?”

張秀雪皺起眉頭問出一句:“他有證據是我們雇凶殺人?”

她也不想質疑,隻是放棄幾十億家產跑路,還砸了四億買船票,她心裡實在無法接受。

這意味著以後錦衣玉食的日子要結束了,剩下一個億隨便買個房子車子就用完了。

“對,我們冇什麼把柄留下啊。”

沈寶東也是一臉不甘:“葉凡有什麼理由對我們動手?”

“我跟亥豬確實單線聯絡,他也的確不會留下線索。”

太姥姥重重一頓柺杖,掃視這些被家財迷惑的人開口:

“可為什麼你們會認為,葉凡要找到證據纔對付我們呢?”

“我們都能不管不顧雇凶殺人,葉凡又有哪門子義務講仁義道德?”

“他隻要確定沈家是背後黑手,以他對沈碧琴和葉無九的孝順,他一定會不擇手段報複我們。”

“昨晚不果斷離開沈家,現在我們都可能死翹翹了。”

“我跟你們兩個死沒關係,但思成正年輕不能出事。”

她目光寵溺望向了站在窗邊的沈思成:“再說了,留得青山在不愁冇柴燒。”

“留住了性命,就有機會報仇,就有機會東山再起。”

“還有機會奪回沈氏家財和太婆涼茶。”

太姥姥努力打消沈寶東夫婦不甘放棄家財的念頭。

聽到太姥姥這一番話,沈寶東夫婦下意識點點頭,為了兒子小命,再小的風險也不能冒。

“叮——”

就在這時,沈寶東手機震動了起來,他拿出來接聽,片刻後臉色钜變。

“太姥姥,你果然料事如神。”

“沈氏集團上午因偷稅漏稅被查封了,幾十個骨乾和沈家子侄也被抓了,還凍結了全部流通資金。”

“沈家三處莊園也被人占據了,天城各方正全力搜尋我們的下落。”

沈寶東一臉敬佩看著太姥姥:“聽說葉凡懸賞一個億要拿下我們。”

張秀雪下意識捂住心口驚呼:“王八蛋真下手了?”

“幾十億家產白白便宜了那白眼狼母子。”

“沈碧琴還真是無情無義,我們怎麼說也養育她多年,冇有功勞也有苦勞,而且大家還有點血脈。”

“不就叫殺手殺他們嗎?”

“又冇有殺成,至於這樣對我們趕儘殺絕嗎?”

她雖然逃過一劫,但還是很痛心:“當年就不該養那小賤人。”

“彆埋怨了,繼續說正事。”

沈寶東打斷妻子的話頭,隨後望著太姥姥問道:

“太姥姥,葉凡砸一個億懸賞,看得出他對我們勢在必得。”

“以他的關係也肯定能鎖定我們上了維多利亞郵輪。”

“你說,他會不會帶人追上來啊?”

沈寶東眼裡有著一絲擔心:“早知道我們應該坐國際航班直飛港城。”

“愚蠢!”

太姥姥略帶責備看著沈寶東:“以葉凡現在的能耐,他隨便打個招呼,就能讓出入境限製我們。”

“你覺得我們能坐飛機能坐高鐵?隻怕還冇落地就被拿下。”

“這維多利亞郵輪雖然慢了一點,要兩天才能抵達港城,但它足夠安全。”

“除了它是外籍郵輪外,還有就是它背後是金豪先生。”

“金豪先生不僅是東南亞鼎鼎有名的商人,還是手裡有八千私人武裝的三角區大領主。”

“他的人脈,他的背景,他的關係,都昭示這艘船神聖不可侵犯。”

“葉凡就算知道我們在船上,他也不敢上來對付我們。”

“他膽敢上來抓我們,那就是對金豪先生不敬,不需要我們做什麼,金家高手就會把葉凡撕碎。”

“畢竟我們是交了四個億保護費的主。”

太姥姥一副老謀深算的樣子:“連我們都保不住,金家以後怎麼立足?”

沈寶東點點頭:“明白,我相信金氏會庇護我們,隻是擔心他們擋不住葉凡。”

“幼稚,你不該說這種話。”

太姥姥端起一杯茶喝了兩口,眸子帶著一抹光芒望向沈寶東:

“葉凡跟金豪先生誰跟厲害,這個問題完全就不需要問。”

“金氏可是有百年底蘊的豪門大族,有錢,有槍,有人,還有影響力,十個葉凡比不上的。”

“再說了,這艘郵輪除了我們之外,還有幾百名境外地華裔富豪。”

“他們都是來神州交流參觀的,未來可能給神州帶來幾千億投資的金主,是神州官方的座上賓。”

“葉凡敢來船上大開殺戒造成不良影響?”

“他葉凡再有能耐再厲害,也擔不起破壞招商引資的帽子。”

“對了,我還打聽到,金家四少金文都是訪問團負責人,而三大名媛之一陸卿小姐是總招待人。”

太姥姥顯然早就盤算好了一切,娓娓道來讓沈寶東夫婦連連點頭,也讓他們懸著的一顆心放下來。

端著酒杯的沈思成卻依然一臉陰沉,心裡還有著憤怒和掙紮。

說好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他遲早會超過葉凡,把葉凡狠狠踩在腳底。

結果以前是河東,今天還是河東。

他不僅無法報仇,還要狼狽逃竄,實在憋屈。

“篤篤篤——”

就在這時,厚實奢華的房門被輕輕敲響了,打開,一個漂亮侍應生出現在眾人麵前笑道:

“各位,今天中午十二點半,是金少跟陳惜墨小姐的訂婚時光。”

“金少宴請全場賓客儘歡同樂……”

惜墨?

沈思成身軀一震,掌心一鬆。

酒杯啪一聲掉落,碎裂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