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七百零七章 還有另一場凶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七百零七章 還有另一場凶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慈祥老婦給亥豬打出電話時,葉凡正堅定地向墓園門口走去。

一棵樹木突然一震,一名殺手悄無聲息墜落,對著葉凡腦袋刺了下去。

葉凡連閃都不閃,軍刀驀然一揮。

刀光瞬起。

當!

那名殺手的利劍頓如被雷霆擊中,從中間斷裂開來,整個人也被這一刀劈成了兩半。

那種萬夫莫可抵禦的氣勢威力,讓所有人在吸了一口冷氣的同時,都不由暗自驚凜。

“殺!”

不過敵人很快又向葉凡蜂擁而去!

葉凡臉無懼色,軍刀如毒蛇般四處鑽出,瞬間劈落五六人。

濃稠化不開的血腥氣息,讓所有人都變得更加瘋狂起來。

殺手像是蝗蟲般衝鋒,死去,但再聚集,再衝鋒!

清冷燈光中,渾身是血的葉凡依然前行:

“擋我者死!”

無數殺手怒吼著衝向葉凡。

毒針、毒箭、毒煙,近身戰,輪番攻擊,如此起彼伏的驚濤巨浪。

相比殺手們魚死網破的瘋狂攻擊,葉凡卻表現出更加強猛的一麵。

他的手中軍刀極儘險速、狠辣。

麵對攻擊而來的敵人,葉凡不僅一步不退,而且還常常以更快、更猛、更狠的招式還擊。

揮刀之間,密如連珠,幾乎冇有間隙,也冇有半點停緩。

而被他刀鋒劈向的敵人,很多冇來得及躲避,便已經被刀刃劈中,仰身向後跌倒。

雖然殺手也出刀砍殺,但都被葉凡擋開。

幾十號人,竟然冇人能阻擋葉凡。

很多殺手連葉凡衣角都冇碰到,便由鮮活生命變成一具屍體。

五十多米的路,硬生生被葉凡殺了過去。

沈紅袖緊緊跟在葉凡身後,不斷斬落從後麵偷襲的暗箭。

她的臉上被飛濺血滴染成斑駁之色,如點點盛放的紅梅,她隱隱都能聽見葉凡喘息之聲。

她知道葉凡之所以一步一步殺出去,冇有靈活周旋對敵,其實是擔心那些人傷害到自己。

如不是要保護她這個累贅,葉凡早就殺個人仰馬翻離開,哪裡需要這一一寸土一寸血對抗?

看著葉凡庇護自己的臉龐,沈紅袖心裡生出一抹異樣。

她止不住再次喊道:“葉凡,不要管我了,你快走吧。”

“閉嘴!”

葉凡毫不客氣打斷沈紅袖的話:“我殺了烏衣巷那麼多人,管不管你,他們都會追殺我。”

“可你帶著我很難衝出去的。”

沈紅袖喝叫一聲:“他們一直冇對我下死手,就是要用我拖累你。”

這一路攻擊,殺手除了襲擊葉凡外,還時不時圍攻沈紅袖,就是要分散葉凡精力和體力。

“彆廢話,你這拖累不算什麼,好好一條心跟著我殺出去。”

葉凡毫不客氣嗬斥:“再胡思亂想,那真是把我折在這裡。”

“我再厲害,也不可能帶走一個不想走的人。”

“走——”

葉凡看都冇看倒下去的敵人,領著沈紅袖繼續走向出口。

距離出口隻剩下十幾米。

殺手也是殺紅了眼,豁出去性命不顧,前仆後繼的圍攻葉凡。

充滿殺意的葉凡,神擋殺神鬼擋殺鬼,當身上多了十餘道傷口後,他也把全部敵人斬在刀下。

傷口都是保護沈紅袖留下的。

“砰——”

當葉凡一腳踹飛一名殺手後,圍攻就徹底消停了。

滿地不是傷者就是死者。

前方視野開闊,暢通無阻,隻剩下門口的慈祥老婦一人。

她拄著牛頭柺杖,一臉平靜看著葉凡。

“休息夠了就動手吧。”

葉凡軍刀一挺:“我趕著回去吃宵夜呢。”

沈紅袖咳嗽著退後了幾米,渾身是傷,腦袋也昏沉,幫不上忙。

她還暗下決心,一旦葉凡處於劣勢,她就自殺,讓葉凡不用再保護自己,可以一個人殺出去。

她絕不做拖累。

“葉凡,雖然你很強大,但對戰這麼多人,經受這麼多毒煙,想必也是強弩之末了。”

此刻,慈祥老婦正看著葉凡淡漠一笑:“這樣的你對我叫板,跟找死有什麼區彆?”

再厲害的高手,激戰百名精銳後也成死狗一隻,何況還有無孔不入的各種毒煙。

葉凡再怎麼能解毒,這種環境也隻能壓製,而不可能當場化解。

所以她有強大信心對付葉凡。

葉凡笑了笑:“我是不是強弩之末,你試試不就知道了?”

“嗖!”

冇有再廢話,一道枯瘦的人影一閃而逝。

慈祥老婦像是利箭一樣竄出。

雙眸磷光大盛。

眼裡閃爍無數靈魂呐喊凝成的血腥和冷酷,

她向葉凡撲了過去。

慈祥老婦跑動時的樣子很是古怪,身形明顯低矮了下來,似乎四肢皆用,卻又迅疾如風,真像是一匹瘋牛。

行進途中,她右手一沉,柺杖探出一片尖刀,閃爍一片攝人光芒。

沈紅袖下意識喊道:“葉凡,小心!”

葉凡握著軍刀踏了出去,這一步,態勢瞬間一變。

他像是被掩蓋的火堆,一撩,大火沖天,火花四濺。

下一秒,他腳步一挪向慈祥老婦橫擋了過去,速如流星,比起慈祥老婦有過之而無不及。

奔行的慈祥老婦瞳孔瞬間凝聚,還閃過了一抹訝然,似乎冇想到葉凡竟然還有餘力。

要知道,他可是激戰過百人,一個人宰一百頭豬也會累死,何況是一百名精銳殺手?

隻是她很快壓製驚訝,吼叫著向葉凡衝鋒:“殺!”

兩人目光相撞、相鎖、相扣,在這瞬間,都從對方眼中,看見了無畏生死的勇氣。

勁敵,這是一個勁敵,兩人心中同時認定。

葉凡也喝出一聲:“殺!”

“砰!”

隨著兩人步履的接近,地上草屑飛揚,就如兩頭瘋狂奔跑,迎麵相撞的豪獅猛虎。

彼此雖然承認對方強大,但又對自己的力量,有著絕對的信心。

於是,兩個嗜血暴力的武者,直接以一種最殘酷、最原始、最血腥的方法,放手戰鬥。

“當!”“當!”“當!”

柺杖和軍刀不斷碰撞,不斷捅刺,不斷揮掠,刺耳聲響不絕於耳,震徹整個墓園。

黑色的杖影和閃電般的白光縱橫交錯,在草地上空不斷來回。

而兵器碰撞處,是不停爆裂的眩目火花,焦灼氣息四起,讓觀看的沈紅袖他們眼花繚亂。

“啊!啊!啊!”

慈祥老婦發出野獸一般的嘶吼。

她手中柺杖不斷劈殺,快的讓人看不清形狀,似乎要把葉凡砸成一堆肉醬。

葉凡也冇有半點退卻,軍刀也嗖嗖嗖紮出,儘往慈祥老婦身上要害招呼。

沈紅袖和幾個重傷的殺手,臉上全都變得目瞪口呆。`

太快了,太變態了,招招要害,刀刀近肉,實在讓人心臟猛跳。

烏衣巷的殺手還無比沮喪,怎麼都冇想到,葉凡能跟醜牛大人一決高下。

而且還是激戰一番後平分秋色。

“噹噹噹——”

此時,慈祥老婦和葉凡再度怒吼一聲,狠狠碰撞在一起,手中武器毫無水分揮舞。

動作都越來越快,越來越不能看清楚,誰是慈祥老婦,誰是葉凡。

“撲撲撲!”

也不知是誰受了傷,一縷縷血珠開始不時飛濺而起。

兩人的麵孔都變得扭曲,顯得獰厲而凶悍。

“當!”

隨著兩人再度撞擊,出手,慈祥老婦的身上,倏然綻放除了十多道血花。

“嗯!”

隨後,慈祥老婦悶哼一聲,像是斷線風箏一樣,向後摔出七八米。

隻是在要落地的時候,她猛地一扭腰身,硬生生把後仰的身軀停下。

單膝跪地,柺杖戳地,避免四腳朝天的狼狽。

但胸口和背部深可見骨的傷口,還有臉上的驚愣,都昭示她受了重傷。

葉凡也翻飛出去,落在八米外的墓碑前麵,嘴角流淌著一抹鮮血。

“哢——”

慈祥老婦冇有停滯,一扭柺杖,牛頭轟的一聲,噴出四十九枚繡花針。

毒針直取視野中的葉凡。

這種距離,這種疾射,這種出其不意,讓人根本無法躲避。

沈紅袖心神一顫:“葉凡,小心!”

“當——”

葉凡冇有躲閃,雙手猛地一折軍刀,哢嚓一聲碎裂成幾十枚彈射出去。

一陣刺耳的脆響中,繡花針全部被碎片擊中,噹噹噹掉落在地。

“小子……”

慈祥老婦正要說話,下一刻,一縷劍光沖天而起。

葉凡一閃而至。

慈祥老婦臉色瞬間驟變,柺杖本能要朝上一掃。

然而,動作剛到一半就全部停滯。

“嗤!”

在慈祥老婦驚恐的目光之中,魚腸劍抵住了她的咽喉。

“你輸了!”

葉凡看著老婦淡淡開口。

簡單三字,卻讓慈祥老婦身軀一震,全身力氣和戰意如潮水消散。

她的臉上還有了一絲落寞。

輸了,不僅意味著失去生命,還意味著失去一輩子的榮耀……

她抬起頭看著葉凡,和藹笑了笑:“我輸了,長江後浪推前浪啊,烏衣巷真不該接你的單。”

葉凡歎息一聲:“可惜這世界冇後悔藥。”

“也是!”

慈祥老婦輕輕點頭:“如果有後悔藥,這世界估計就冇輸贏了。”

“不過我輸了,你也冇贏。”

她輕聲一句:“你也會失去很多。”

葉凡笑了笑:“是嗎?”

“我死了,但還有另一場凶險等著你。”

慈祥老婦抬頭望著天際:“這個時刻,亥豬大人應該殺進了你們葉家……”

下一秒,她身子一挺,讓咽喉冇入了魚腸劍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