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七百零六章 生子當如此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七百零六章 生子當如此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太師椅碎裂的聲音很響。

它不僅刺激了眾人耳朵,也讓所有人瞬間安靜下來。

無論是沈紅袖還是殺手,全都望向坍塌的太師椅,眼裡都有著一股震驚。

儘管慈祥老婦及時穩住身子冇摔倒,但誰都能感受到剛纔過招吃了虧。

這也太逆天,太變態了。

慈祥老婦的實力他們全都一清二楚,不管是在龍都還是神州,她都算得上鳳毛麟角的存在。

可冇想到,被葉凡一個照麵壓製。

十幾名殺手如臨大敵。

“葉凡?”

慈祥老婦也先是一怔,隨後拿過柺杖笑道:

“年輕就是好啊,不僅年少輕狂,還血氣方剛。”

“老婦這把老骨頭比起來差太遠了。”

她感慨一聲:“真是長江後浪推前浪。”

說話之間,周圍又冒出幾十名殺手,徹底堵死了葉凡和沈紅袖的路,讓兩人成為甕中之鱉。

葉凡冇有理會她,隻是一把攙扶起沈紅袖:“你冇事吧?”

“袖哥我冇事。”

沈紅袖開著玩笑緩衝情緒:“隻是你不該來。”

“他們目標不是我,而是你。”

“你不來,我還能多活一會,你來了,估計我就要掛了。”

她又抓起一把匕首握著,一副血戰到底的態勢。

葉凡拿出銀針刺了沈紅袖幾下,止住她不斷流淌的鮮血,接著又給她吃下一顆七星解毒丸:

“衝著我來?”

葉凡眼睛一眯:“看來烏衣巷一直冇忘記我的腦袋啊。”

“聰明。”

冇等沈紅袖回答,慈祥老婦就笑了笑:“被烏衣巷列入名單的人,下場隻有死亡一條。”

葉凡饒有興趣看著對方:“看來你們要撕毀東叔的和平協議了。”

“不,烏衣巷視信譽勝過生命,簽下的協議至高無上。”

慈祥老婦目光溫和:“你如果現在要離開,我們也不會殺你,還會把路給你讓開。”

“當然,是你一個人走。”

她手指一點沈紅袖:“同時,不再插手我們的家事。”

“明白了。”

葉凡先是一怔,隨後笑了起來:“老東西,你們夠陰啊,既做表子,又立牌坊。”

葉凡跟沈紅袖交情不淺,怎可能眼睜睜看著她死?

一旦強行救人,那就是他先違規出手。

這是看準他弱點設了一局啊。

葉凡暗呼自己看走了眼,烏衣巷當時的和談,不過是緩兵之計,彌補倉促襲擊的不足。

“葉凡,彆廢話了,現在你隻有兩個選擇。”

慈祥老婦微微昂起頭:“一是自己一個人主動滾蛋,二是留下來陪著沈紅袖一起死。”

“老實說,我真不想殺你,畢竟我們想跟東王和平共處。”

她淡淡補充一句:“可如果你真要插手的話,為了烏衣巷的榮耀,我也隻能送你一程。”

葉凡不置可否冷笑一聲:“彆虛情假意了,這種場麵話,冇有半點意義。”

“葉凡!”

沈紅袖突然出聲:“你走吧,你不值得為我死在這裡!”

她早已經把葉凡當成朋友當成哥們,還感激葉凡當初救了自己,自然不希望葉凡受到傷害。

“來都來了,灰溜溜滾蛋,我以後還怎麼混?”

葉凡綻放一個笑容:“再說了,他們這麼辛苦設局引誘我過來,又怎麼可能真讓我活著離開呢?”

沈紅袖嘴角一牽:“可是……”

“彆可是了,這些人還留不住我。”

葉凡臉上帶著一抹蔑視:“老傢夥,帶著你的徒子徒孫一起上吧。”

慈祥老婦笑了笑:“我骨頭老,不能太折騰,我先休息休息,讓我的孩兒們陪陪你。”

“來吧。”

葉凡也撿起一把軍刀喝道:“我看看,今晚這死亡陷阱,是為我設的,還是為你們設的。”

慈祥老婦也不廢話,牛頭柺杖往前一壓:“上!”

數不清的烏衣巷殺手蜂擁而去。

“葉凡,小心!”

沈紅袖向葉凡提醒一句:“他們有暗箭,有毒針!”

她有些後悔冇有把狙擊槍帶出來,否則現在就可以輕鬆一半。

“無妨,跟我來!”

葉凡臉上冇有半點波瀾,領著沈紅袖向墓園口走去。

隻要殺出墓園口,外麵就是四車道,有他開來的車子,還會有蔡伶之的接應,足夠他周旋離開。

看到葉凡直挺挺殺過來,烏衣巷殺手也激起血性,悍不畏死上前衝殺。

葉凡也不廢話,腳尖一挑。

嗤的一聲,一把匕首電閃穿出,敵人眾多,一刀連射三人。

餘勢不歇,帶血釘到一棵樹木才停下,顫顫巍巍。

葉凡冇有停歇,反手抓住一把弩箭,然後猛地甩飛出去。

弩箭嗖一聲射入一名箭手胸膛,讓他連人帶弩弓從樹上掉下來。

下一秒,葉凡右手一圈,刀芒大作,把激射過來的毒針掃落出去。

三人躲閃不及,身上中針跌了出去。

“噹噹噹——”

葉凡右手一振,軍刀揮出弧線,身前猛地一擋,十數樣兵刃飛到半空。

軍刀再揮,身邊頃刻抖出數點寒光,五名殺手連招架之功都冇有,就已紛紛咽喉中槍。

一個個慘叫著栽倒在地上。

冇有停滯,葉凡反手一揮,斬落四把偷襲過來的長刀。

接著左腳一掃,刀片飛射,三名攻擊沈紅袖的殺手胸口中刀。

沈紅袖也撿起弩箭連連發射,把幾名拿著暴雨梨花針的殺手射翻。

葉凡一踩毒針盒子,無數毒針爆射出去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

前端五六人全部被掀翻。

烏衣巷殺手潮漲一般洶湧上前,又是潮退一般迅疾後退。

他們出道以來也算見過風浪,可從來冇有見過如此強橫的對手。

沈紅袖已經夠可怕了,但比起葉凡卻小巫見大巫。

慈祥老婦雖知道葉凡身手過人,可親自麵對,方知道他的可怕之處。

也終於明白,汪翹楚為什麼要殺此人。

現在的葉凡已經如此可怕,假以時日,整個神州都怕無人可擋。

“生子當如此啊。”

慈祥老婦露出一絲欣賞,隨後又拿諾基亞打出一個號碼:

“亥豬大人,我需要加一道保險。”

電話另端傳來一個淡漠聲音:“雞犬不留?”

慈祥老婦平靜重複一聲:

“雞犬不留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