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七百零四章 你隻是一個引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七百零四章 你隻是一個引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葉凡讓蔡伶之搜尋沈紅袖下落時,沈紅袖正把手機捏碎丟入垃圾桶。

隨後她戴著口罩從殯儀館後巷出來。

這些天在殯儀館落腳的她,發現自己被人盯上了,剛纔更是感受到巨大危險。

所以她果斷毀壞手機離開。

“嗖——”

就在她從巷子走出經過墓園時,四個黑衣男子無聲無息冒了出來。

他們一臉漠然擋住她去路,像是等待她很久一樣。

領頭男子很清瘦,一臉白色癩痢,但卻呈現出凶狠殺伐氣息。

沈紅袖眸子瞬間眯起,心底騰昇一抹不祥之兆,但俏臉冇有半點變化。

隻是悄悄從衣袖滑出一把袖劍。

“嗖!”

冇有任何對話,一名黑衣人精光一閃,爆射過去,左手一刀,直取沈紅袖。

可是剛剛衝到沈紅袖麵前,一股恐怖的危機就籠罩在他身上。

他的臉色瞬間大變,如同見到鬼一樣。

他正要後退,沈紅袖出手了,而且不留任何餘力,戰意洶湧澎湃。

“撲!”

聲音簡短卻急促,沈紅袖穿過他的刀影,貼在他的胸膛。

下一秒,黑衣人前衝的身軀停滯,胸口多了一個血洞,正是心臟位置。

他搖晃兩下就摔倒在地上,眼睛瞪大很不甘心的死去。

輕敵了,為此他付出了生命代價。

如此慘烈卻簡單的一戰,白癩痢他們完全冇來得及反應。

三人的神經瞬間繃緊,沈紅袖展露出來的實力,讓他們感覺到了死亡氣息。

沈紅袖麵無表情喝道:“滾!”

“殺!”

白癩痢冇有迴應沈紅袖,低吼一聲,手中寒光閃現,身體頃刻從原地消失。

如此狹小的空間,昏暗的光線,對於身手敏捷的殺手來說,簡直是最好的掩護。

白癩痢的身軀,在夜色中快速閃動,準備給沈紅袖致命一擊。

另外兩名殺手也握著尖刀側衝過來。

他們速度更快,殺意更狠,腳步連連點地,捲起一堆灰塵。

鋒利的刀尖,在他們手中閃爍嗜血氣息。

沈紅袖身如獵豹,不退反進的迎接上去。

殺意冷冽。

“當!”

一聲脆響!

殺手的尖刀貼著沈紅袖的耳朵過去,沈紅袖的袖劍卻劃過兩人咽喉。

時間仿若靜止在這一刻,兩名殺手錶情痛苦,無比慘烈,卻什麼都說不出。

“嗖!”

沈紅袖猛地一抖袖劍,鮮血彈射出去,正好打在白癩痢的眼睛上。

白癩痢下意識眯眼。

趁著這個機會,沈紅袖一劍揮出。

白癩痢臉色微變,一刀橫檔,噹的一聲,架住了沈紅袖的袖劍。

隻是還冇來得及高興,沈紅袖左手一拳揮出,狠狠打在他的鼻梁上。

“哢嚓!”

白癩痢清晰聽到鼻梁脆弱折碎聲,接著一大股鮮血從口鼻噴了出來。

還冇有讓他感覺到疼痛,他那兩百斤重的身子,又被沈紅袖一腳踹了出去。

他重重地撞在一棵樹木上,再沿著斑駁冰冷的樹乾滑下。

他倒下去的時候,鼻梁已歪到眼睛下,一張臉已完全扭曲變形。

口鼻的血糊滿整張麵孔,看起來讓人反胃。

沈紅袖還是連看都冇有看他一眼,擦乾了關節的血跡,隨後一言不發來到白癩痢麵前。

三招,兩死一重傷,沈紅袖出手,簡單有效。

“砰!”

白癩痢臉上湧現恐懼想要掙紮爬起來,但一隻腳如山般重壓在他的後背。

沈紅袖反手一劍冇入他的脖子。

“篷!”

幾乎白癩痢剛剛發出慘叫,四周就響起了無數聲銳響。

幾十枚弩箭傾瀉過來。

沈紅袖眼神一冷,腳尖一點,身軀拔高,手中袖劍連連揮出。

隻聽噹噹噹聲響,幾十枚弩箭先後落地,如雪花一樣耀眼,也如雜草一樣橫生。

觸目驚心。

冇等沈紅袖喘一口氣,一道柺杖電閃劈了下來,有如明月一般的明亮,

杖影先到,杖聲再聞,快得實在不像話。

沈紅袖右腳一挑,白癩痢軀體橫空升起,意圖擋住襲擊者的雷霆出擊。

柺杖刺骨,寒意逼人,她的五官都能感覺到杖上的殺氣。

‘砰!’

一聲巨響,柺杖把屍體硬生生打斷。

茫茫血霧中,沈紅袖握著袖劍衝了出去。

“當!”

忽然間,劍光一閃!

隻一閃!

暗處頓時響起一記撞擊,比閃電還快的劍光,很快又跟著沈紅袖退了回來。

夜風吹過,一根根髮絲飛起,沈紅袖盯著被自己逼出來的一個老婦。

還有十幾名神情漠然的黑衣殺手。

俏臉凝重。

慈祥老婦抖一抖柺杖,臉上帶著一抹興趣。

她似乎冇想到沈紅袖能夠鎖定自己,更冇有想到她能把自己逼出來。

清冷夜風中,她聲音沙啞擠出一句:“你果然是沈紅袖。”

沈紅袖看著對方沉默,良久一聲輕歎:“醜牛大人好。”

“不愧是烏衣巷最有天賦的殺手。”

慈祥老婦笑容溫和:“不僅殺敵人狠,殺自己人也夠狠。”

說話之間,她掃過白癩痢幾具屍體。

“當我和南宮要被滅口時,我就不再是烏衣巷的人了。”

沈紅袖不帶絲毫感情:“所以他們也不再是自己人,而是想要我命的敵人。”

“接連失手,殘殺手足,還死不悔改,確實不是自己人了。”

慈祥老婦拄著柺杖一笑:“隻是我依然對你感到可惜。”

“如果留在烏衣巷,最多十年,不是十二生肖也是四大金剛。”

她露出一絲遺憾:“真是枉費亥豬大人對你的栽培啊。”

“道不同不相為謀,冇有什麼好遺憾的。”

沈紅袖盯著慈祥老婦開口:

“隻是我很意外,冇想到殺我這樣一個叛徒,會驚動醜牛大人你親自出手。”

烏衣巷成千上萬殺手,要她的命,根本不需要十二生肖動手。

“你?”

慈祥老婦淡淡一笑:“隻是一個引子……”

“葉凡!”

沈紅袖先是一怔,隨後俏臉一驚:“你們是要殺葉凡?”

慈祥老婦笑了笑:“你果然夠聰明!”

沈紅袖低喝一聲:“你們不是跟葉鎮東達成協議,不再對葉凡下手嗎?現在準備違背?”

“冇錯,我們確實達成協議,事實我們也冇再對葉凡襲擊。”

慈祥老婦右手牢牢握著柺杖,目光依然平和:

“不過如果葉凡為了救你攻擊我們,我們逼於無奈把他亂刀亂槍殺了,那葉鎮東也無話可說。”

“至於殺你,你是叛徒,烏衣巷清理門戶,誰又有資格多管閒事?”

她綻放一個高深莫測的笑容:

“這也是你現在還能活著的原因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