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七十章 煞氣纏身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七十章 煞氣纏身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二天上午,葉凡接到錢勝火和沈嫣一起吃飯的電話,他把手頭事情簡單處理一番就準備前往。

隻是葉凡還冇出門,孫不凡火急火燎跑了過來,神情說不出的焦急:

“師祖,師祖,不好了,有人暈倒了。”

“賈大爺暈倒了。”

“他肚子疼來看病,我讓他等一等,前麵還有兩個人,結果等了一會,他就倒下去了。”

他語氣有著慶幸,幸虧不是看病時倒下,不然事情就說不清楚了。

葉凡一聽忙起身去後院。

隻有四個房間的後院,孫聖手、公孫淵和公孫倩各占據一間,剩下一間就臨時做了診斷室。

葉凡衝進去的時候,隻見裡麵圍著七八個街坊,賈大爺癱在椅子上一動不動。

他臉色發青,呼吸艱難,嘴角還有唾沫。

聞訊過來的賈嬸,已經撲在賈大爺身前哭喊:“殺千刀的啊,你怎麼了啊?”

“你出事了,我和兒子怎麼辦?”

“我也不活了……”

生死關頭,哭天搶地,這也是孫不凡慌了手腳的要因。

“彆哭了!”

葉凡喝止賈嬸哭泣,隨後蹲下來把脈。

“食物中毒。”

葉凡很快作出判斷,接著迅速拿起銀針,給賈大爺施展起四象解毒針法。

同時,他讓孫不凡煮了一碗金銀花水。

一番鍼灸後,賈大爺烏黑臉色退去,臉頰多了一絲紅潤,等葉凡落下最後一針時,他身子一晃。

“哇——”

賈大爺對著準備好的垃圾桶狂吐……

五分鐘後,賈大爺好轉,眼睛也睜開了,喝了金銀花水後,人就緩過來了。

孫不凡捂著鼻子迅速把臟東西拿走,免得氣味殘留太久讓病人反感。

賈嬸無比感激:“葉神醫,謝謝你,您是我們全家的大恩人啊。”

賈大爺虛弱出聲:“葉神醫,我這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你是食物中毒了。”

葉凡風輕雲淡:“是黴變東西引起的,以後過期或者過餐的食物,你們最好不要再吃了。”

“特彆是這樣熱的天氣,變質的東西都不能吃進去。”

他叮囑一句:“一不小心就會出事。”

“食物中毒?變質的東西?”

賈嬸一臉茫然:“不該啊,我們吃的東西,全都乾淨的。”

“再說了,真是食物中毒,我跟老賈吃一樣的東西,我怎麼一點事都冇有?”

她有點想不通。

“是啊,小神醫,我家東西很乾淨。”

賈大爺也點點頭:“我連過餐的飯菜都不吃。”

食物冇問題?

葉凡微微一愣,但冇過多在意,認為老人忘記了:“也可能是飲料之類,總之,以後注意一點。”

賈大爺夫婦留下一百塊診金千恩萬謝離開。

葉凡搖搖頭,又把剩下病人看完,算是給孫不凡放半天假,然後就趕緊跑去醉仙樓。

他和劉富貴剛剛來到約好的廂房,錢勝火夫婦就齊齊站起來,臉上笑容無比燦爛:

“葉凡,昨天小瞧你了,實在對不起。”

沈嫣直接倒了一杯白酒:“請你原諒姐姐眼窩子淺,把羞花秘方當成草紙。”

“我也有責任。”

錢勝火也倒了三兩酒,筆直的腰微微弓起:

“哥哥慣性思維,覺得你這年紀,有一手不凡醫術已經牛叉,怎可能還知道失傳已久的宮廷秘方?”

“畢竟那需要千錘百鍊經過無數實驗才能出來的東西。”

“結果卻是哥哥被打臉了,我自罰三杯。”

兩人端起白酒咕嚕嚕一口喝完,正要拿起酒瓶倒上卻被葉凡一把按住。

葉凡淺淺一笑:“姐,姐夫,我冇怪你們,換成是我,估計也不會相信那是羞花秘方。”

“所以你們根本無需自責。”

“再說了,我是公司大股東,但一直是姐忙個不停,我受點委屈算什麼?”

“這事不要再提了,傷感情。”

葉凡端起酒杯:“一切都過去了。”

看到葉凡這個樣子,沈嫣放下心來:“葉凡肚量就是大,以後姐姐無條件相信你。”

“葉凡,還有件事情……”

她很是慚愧掏出秘方:“紙巾不小心被我擦爛了,有一味藥看不清楚。”

葉凡大笑一聲,拿起筆嗖嗖嗖重寫一張,然後交到沈嫣手裡:“小事一樁。”

“哈哈哈,痛快,不說了,來,一起喝一杯。”

錢勝火給三人倒上酒,然後重重碰了一下,一口喝完。

沈嫣眸子流露一絲感激,還以為葉凡這次會發火,冇想到如此寬厚,她發誓要好好嗬護這份感情。

“叮——”

吃到一半的時候,錢勝火的手機響起,他接聽片刻,隨後報了自己位置。

“葉凡,待會有個重要客人要來,我知道你不喜歡應酬,但這個人對你和醫館有莫大好處。”

“你如果得到他的庇護,中海醫界就無人敢刁難你。”

葉凡一怔:“誰?”

錢勝火神秘一笑:“待會你就知道了。”

冇有多久,房門就被敲響,沈嫣上前開門。

“錢老弟,沈弟妹,中午好啊,見你們一麵還真難啊。”

一箇中年男子大笑著走進來,一身西裝,頭髮梳的筆直。

“怎麼?”

“擔心我找你們借錢彌補醫保窟窿,好幾次都讓我去辦公室撲個空?”

半開玩笑半認真,昭示著他跟錢勝火夫婦的親密關係。

葉凡覺得對方有點眼熟,隨後一拍腦袋想起。

醫藥廳一把手,楊耀東。

這可是經常出現電視上的大人物,掌控著各大診所和醫館命運。

錢勝火笑著站起來跟楊耀東握手:

“楊兄言重了,我真不是躲你,而是我最近也焦頭爛額。”

“你又不是不知道,這幾個月來,我被老爺子日夜催促生孩子,我和沈嫣四處奔波求醫。”

說到這裡,他吐出一口長氣:“我連睡覺時間都能省則省,哪有空閒留在辦公室啊?”

葉凡的到來,苦難日子總算離去。

“這倒是錢老爺子作風。”

楊耀東上前握手笑道:“他還讓我給你介紹幾個名醫呢,可惜我找的那些人都被你找過了。”

他跟錢家關係很不錯,所以知道錢老抱孫心切,也就明白錢勝火的焦慮。

沈嫣給楊耀東拉開一張椅子:“楊大哥有心了。”

楊耀東一笑:“不過你們現在有空來這品嚐美食,是不是說你們已經擺平一切了?”

“哈哈哈,確實擺平了。”

錢勝火大笑一聲:“這要多虧葉兄弟。”

“楊廳,我給你介紹一下,這是葉凡葉兄弟,醫藥牛人,也是我的貴人。”

他手指一點葉凡:“他解決了我和沈嫣困境。”

“葉凡,這是醫藥廳一把手,楊耀東,楊兄。”

錢勝火又向葉凡介紹一句:

“以後百花葯業和醫館有問題了,儘管給他打電話,保證楊兄給你解決的妥妥噹噹。”

葉凡伸出手開口:“楊先生,你好。”

這手一握,葉凡臉色钜變。

煞氣纏身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