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九十七章 月黑風高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九十七章 月黑風高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這就是唐門的手段嗎?”

十五分鐘後,苗家高手搜尋無果告知危險解除後,苗驚雲揹負雙手從角落走了上來。

他抹掉嘴角一抹血跡,看著死去的苗伯虎眯眼:

“如果是的話,這唐若雪還真讓我刮目相看啊。”

他一點都不在意苗伯虎死去,隻是對襲擊者生出一絲興趣。

“九成九是唐若雪。”

苗嫁衣像是一陣風一樣從外麵旋轉進來,無聲無息地讓人感受不到她走路。

幾個苗氏高手下意識後退,好像很懼怕她身上的寒意。

“八百米外一棵樹上,發現狙擊手的痕跡。”

苗嫁衣蒼白的臉上不帶半點感情,她把查探出來的結果告訴苗驚雲:

“從現場判斷,對方是匆匆而來,因為冇有偽裝,也冇有替換地點,更冇有掩蓋自己撤離的腳步。”

“這說明狙擊手是跟著苗伯虎過來的,確認你是苗伯虎背後唆使人後,她就想殺掉你一勞永逸。”

“冇有擊中你,她就爆掉苗伯虎腦袋警告。”

“能對苗伯虎這樣仇恨,還派殺手尾隨他過來殺人的,估計隻有唐若雪了。”

她俯下身子看著苗伯虎腦門:“一槍未中,還能再開一槍殺人,這殺手心理素質和槍法都很強。”

“看來我小瞧唐若雪了。”

“我還以為,這個女人就算嚇唬不了,也不會有反擊,更多是自我防禦。”

“冇想到派人尾隨苗伯虎來殺我。”

苗驚雲用手指輕撫護臂上的彈坑:“這是一個棘手的女人,怪不得父親要我走點心。”

“苗少,唐若雪這麼敬酒不吃吃罰酒,還跑到你頭上來行凶,你把她交給我吧。”

苗嫁衣向苗驚雲請戰:“我今晚就摸去唐家大開殺戒,讓她知道得罪我們的下場。”

“對方襲擊不成,肯定會加強防範。”

苗驚雲語氣淡漠:“你這時候跑過去殺她,豈不是羊入虎口?”

說話之間,他手指在苗伯虎後腦勺一勾,把一顆帶有螺旋紋彈頭勾了出來。

鮮血淋漓,他卻渾然不在乎。

苗嫁衣又拋出一句:“動手不合適,那我可以下毒,找到唐家水源殺他們全家。”

“下毒也不行。”

苗驚雲微微眯起眼睛:“除了你無法把握毒死多少人外,還有就是這樣毒殺唐家太招搖了。”

“它會讓整個龍都權貴失去安全感,畢竟誰也無法預料自己會不會不小心就中毒死全家。”

“到時官方和民間都會徹查到底,一旦鎖定你或苗家,咱們麻煩就大了。”

“我還要做龍都武盟會長呢,涉及毒殺唐家這樣的汙點不合適。”

苗驚雲否掉了給唐家下毒的計劃,他以後還要在龍都立足,有些事情不能做得太決絕。

苗嫁衣微微皺眉:“那就這樣算了?”

“當然不能算了,但也不急於現在下手。”

苗驚雲已經從苗伯虎的死走了出來,所有憤怒情緒都歸於平靜:

“距離下個月開庭作證還有三個星期,咱們有的是時間跟唐若雪慢慢玩。”

“你可以給唐家製造幾個不大不小的意外,讓唐若雪繃緊神經寢食不安就行。”

“對了,聽說唐若雪現在的最大對頭是汪翹楚?”

“敵人的敵人未必是朋友,但一定有合作的空間。”

“你替我約一下汪翹楚,就說我苗驚雲想要登門拜訪。”

他把染血彈頭噹一聲丟在桌上:“我想他一定很願意跟我交朋友的。”

苗嫁衣點點頭:“明白。”

在苗驚雲準備大展拳腳時,葉凡也跟唐若雪打了一個招呼,來到若雪大廈樓下一間咖啡廳。

上午安排人手守護紫荊100樓盤後,唐若雪他們就返回了總部,擬訂合同準備跟章大強合作。

眾人忙碌不停。

葉凡進入咖啡廳後掃視一眼,接著就走到角落一個卡座坐下,對麵是一個身材修長氣質不凡的女人。

不過她戴著眼鏡垂下劉海,讓人看不出她的真麵目。

她的身邊,還放著一個吉它盒子。

葉凡坐下時,她正端著咖啡晃悠悠喝著。

葉凡伸手拿起咖啡壺,給自己倒了一杯:“事情辦得怎麼樣?”

女人正是沈紅袖,昔日的烏衣巷殺手,被葉凡營救後一直在宋紅顏彆墅養傷。

“苗伯虎從樓盤出來後,去了一處老式莊園,名叫石頭塢。”

沈紅袖紅唇輕啟淡淡出聲:

“他去見了一個年輕男子,二十七八歲樣子,練家子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我判斷是苗家大少苗驚雲。”

葉凡輕輕點頭:“這點跟袁青衣的訊息吻合,苗驚雲在龍都,看來是他坐鎮指揮對付唐若雪了。”

“我想要幫你殺掉他一勞永逸,於是對著他開了一槍。”

沈紅袖身子前傾幽幽一歎:

“可冇想到,他身手變態的不像話,冇有躲避,直接用護臂擋了我子彈。”

“我看一時殺不了他,就把苗伯虎殺了做警告。”

“總結,這是一個難纏的對手,你如果不想雷霆殺掉他,那就一定要多留一個心眼。”

她輕輕搖晃著咖啡,抬頭望著葉凡開口:“要不把他交給我?估計一個星期能殺掉他。”

“能用護臂擋掉你的子彈,這樣的敵人,我是恨不得先下手為強殺了他。”

葉凡手指輕輕撫摸著杯子,搖頭拒絕了沈紅袖的提議:

“不過你剛剛殺了苗伯虎,他肯定會全麵防範甚至設下陷阱,你這時候殺他很危險。”

“當然,最重要的是,我擔心烏衣巷發現你的存在。”

“所以你暫時還是不要出手。”

“我來想辦法對付苗驚雲。”

他不希望沈紅袖涉險。

“不管你做什麼決定,我都聽你的。”

沈紅袖嫣然一笑流露著風情:“在你救的那時起,我就是你的人了。”

“我可冇說要束縛你自由。”

“救你隻是舉手之勞,你根本不用放在心上,這次還幫我殺了苗伯虎,欠的人情早就清了。”

葉凡笑了笑,有意無意拉開兩人關係,倒不是擔心唐若雪吃醋,而是覺得彼此生活軌道不一樣。

“我不是你的人”

沈紅袖嬌笑一聲,一挑葉凡下巴:“那你就是我的人。”

“好了,不跟你說了,我要去墓園了。”

她背起吉它盒子,又拿起一束百合:“該跟南宮,也跟過去生活告個彆了……”

葉凡靠在椅子喊出一句:“小心點!”

十分鐘後,烏衣巷子,一如既往的安靜,祥和,除了幾隻貓外,就隻有慈祥老婦坐在巷口。

她一邊織著繡花鞋,一邊聽著曲子,突然,她手勢微微一滯。

她望向凳子上嗡嗡震動的老式諾基亞手機。

上麵有一條資訊湧入:

“月黑風高,殺人之日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