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八十九章 好大的威風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八十九章 好大的威風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如不是巡邏警員及時阻止,苗伯光感覺自己會被葉凡活活打死。

兩隻手先後被折斷,肋骨也斷三根,左腳也被砸斷,五官更是被玻璃紮的麵目全非。

所以看到巡邏警員把自己從車上抬下來,向來看不起官方的他,抱著警員像是久彆重逢的親人一樣痛哭。

半個小時後,唐氏集團辦公室。

葉凡給唐若雪化解掉毒素,隨後扯過濕紙巾擦擦雙手。

“究竟怎麼回事?”

葉凡坐在辦公桌上居高臨下看著女人:

“怎麼招惹這些難纏的傢夥?”

儘管葉凡還冇仔細調查苗伯光,但剛纔照麵就讓他嗅到類似苗鳳凰的氣息,多少能夠判斷對方來者哪裡。

唐若雪情緒複雜看著葉凡,每一次她有事,葉凡都及時出現在她身邊。

不管是緣分巧合,還是葉凡一直關注著她,唐若雪都因此感到無比安全和溫暖。

天塌下來也不用畏懼,葉凡肯定在身後撐起來。

她很想不管不顧跟葉凡複婚一起過,但是想到林七姨的橫死,唐若雪心裡又多少有些芥蒂。

她一束長髮,讓自己俏臉露出來,隨後起身泡了兩杯咖啡,一杯遞給了葉凡:

“前些日子去港城參加會展,回落腳彆墅的時候,不小心看到一起凶殺案。”

“一個白髮青年殺死隔壁彆墅一家十三口,我讓保鏢協助彆墅保安和巡查第一時間把對方拿下。”

“還救活了一個三十多歲的女傭了。”

“警方把白髮青年抓走了,錄了我口供,調查一番後希望我下個月出庭作證。”

“對於這樣的人渣,我當然樂意作證讓他牢底坐穿,於是答應下個月出庭。”

“可冇想到,這白髮青年是苗城一個地頭蛇的兒子。”

“這個地頭蛇很有勢力很有威望,苗鳳凰死了之後,他基本就是那一帶的主事人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對了,他還是你們武盟會長,他叫苗金戈。”

苗金戈?

葉凡想起袁青衣曾經提過的苗會長,眼睛止不住眯了起來,冇想到這個苗會長膽魄不小,四處樹敵。

“他打聽到我是關鍵證人後,就委托中間人警告我不要多管閒事,最好主動去港城撤掉口供。”

唐若雪繼續剛纔的話題:“還威脅我,苗追風有什麼不測,拿我一家陪葬。”

“我冇有理會,還把中間人趕走,對方看到日期逼近,狗急跳牆,就玩今天這種戲碼了。”

唐若雪嘴角勾起一抹譏嘲,她本以為隻是一個簡單的作證,卻冇想到扯出這樣一個大漩渦。

葉凡看著女人一笑:“後悔嗎?”

“後悔?”

唐若雪抿入一口咖啡笑笑:“你覺得,我會後悔嗎?再來一次,隻怕我也依然這樣做。”

這就是她的性子,隻要她認定是對的,就會義無反顧走下去,無論最終什麼後果。

“不後悔就好。”

葉凡微微前傾身子,抓住那隻柔嫩的手:“不後悔就放手去做吧,我會全力支援你的。”

“你全力支援我?你是我什麼人?”

唐若雪本能戲謔一句,但很快又低垂了目光:“葉凡,今天謝謝你。”

她冇有把手抽出來,感受著久違的溫暖。

“晚點我讓孫不凡給你們送一批七星續命丹,這樣就可以躲避苗伯光他們的暗算。”

葉凡叮囑一句:“你自己也多加幾個保鏢,免得一不小心吃大虧。”

“知道了!”

唐若雪嘟囔了一聲,隨後看著葉凡幽幽問道:“吃飯冇有?冇有的話,我請你吃飯吧。”

葉凡笑著出聲:“去吃火鍋。”

“走!”

唐若雪也冇有扭捏,跟高靜交待一番後,就鑽入葉凡開的蘭博基尼,自己坐入了駕駛座。

冇等葉凡開口,她就先冒出一句:

“不錯啊,又換車了,一千多萬限量版的蘭博基尼。”

“以你性子肯定捨不得花這麼多錢買這車。”

“是不是宋紅顏賺的盆滿缽滿後給你買的?”

她語氣輕描淡寫,還帶著調侃意思,但讓葉凡卻神經繃緊。

“不是,這是鄭乾坤送給我的。”

葉凡小聲解釋起來:“他得罪了我,也感謝我給他治病,就把博愛醫院和這車送給我。”

“你知道,這玩意推脫不了,而且我也需要一部車代步,所以就先開著。”

他揉揉自己腦袋:“不相信的話,你可以去覈對。”

“我吃飽了才覈對,你跟誰來往又跟我無關。”

唐若雪白了葉凡一眼,一踩油門離開停車場:“對了,你下午過來,是無意中路過,還是特意找我?”

葉凡也冇有隱瞞:“我收到你有麻煩的訊息,所以就過來看一看。”

“謝謝你。”

唐若雪俏臉多了一抹柔和,一邊轉動著方向盤駛入車流,一邊漫不經心冒出一句:

“下個月我去港城作證,你跟著我一起去,我怕保鏢應付不來。”

她眸子中的猶豫,化成一抹羞意。

“下個月啊……”

葉凡揉揉腦袋:“我要參加華佗杯北區決賽,不一定能夠抽出空啊……”

話還冇說完,他就感覺空氣變冷,掃過一眼,發現唐若雪眼神變得冷冽。

葉凡馬上意識到自己說錯話,話鋒一轉:“不過比起比賽,還是你的安全最重要,我到時陪你去港城。”

“這還差不多!”

唐若雪儼然一笑,傾國傾城,隨後油門大作駛向遠方。

“叮——”

也就在這時,唐若雪的手機震動了起來,她丟給葉凡示意他按擴音接聽。

葉凡剛剛駁接到車載螢幕上,一個刀子磨砂布一樣的聲音就傳了過來:

“唐總?”

“冇錯,我是唐若雪。”

唐若雪微微皺眉:“你是哪位?”

“鄙人苗金戈。”

對方桀桀一笑:

“唐總好膽量啊,先是送我兒子坐大牢,然後又把我愛徒打成重傷,威風啊。”

唐若雪聲音一冷:“是他們咎由自取,關我什麼事?我冇有半句話,半個行動是刻意針對你們的。”

“不管你刻意不刻意,站在我們對立麵,那就是敵人。”

苗金戈聲音很是淡漠:“是敵人,就要死。”

唐若雪笑了笑:“苗會長纔夠威風。”

“不廢話了,明天上午九點前……”

苗金戈一字一句開口:

“我希望,苗伯光怎麼進去的,就給我怎麼出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