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八十五章 倒黴孩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八十五章 倒黴孩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二天早上,龍都馬會,狩獵區。

一陣密集槍響過後,汪翹楚帶著人從樹林裡麵走出來,馬背上掛著幾十隻野兔、山雞、羔羊和梅花鹿。

儘管汪翹楚不會吃這些東西,但一行人都帶著滿足的神情。

看到被自己打爆腦袋的一隻梅花鹿,汪翹楚更是感覺一陣痛快淋漓。

被葉凡和唐若雪壓製這麼多天,他日子算不上寸步難行,但也是如履薄冰,心裡早就憋著一口氣。

現在通過打獵發泄出來,他感覺整個人好了很多,隻是他目光很快又變得銳利。

他看到了林七海。

半個小時後,馬場貴賓室,換了一身衣服的汪翹楚,揮手讓幾名女伴出去,然後叼起一支雪茄。

“汪少,幽靈刺客失手了。”

林七海神情猶豫了一下,最終還是上前彙報。

汪翹楚的呼吸忽然急促,雪茄火苗也變得旺盛,不過很快又恢複了平靜:

“怎麼失敗的?”

幾經大風大浪的他,深知越是艱難時候越要鎮定,否則亂了陣腳隻會損失更大。

“幽靈刺客原本擊潰了蔡氏守衛人心,還殺了蔡白袍和鬼手兩大高手。”

林七海把收集到的情況告知了汪翹楚:“他也衝入了蔡家大廳打倒了影子和蔡伶之。”

“隻是正要殺掉蔡伶之時,葉凡突然從背後攻擊了幽靈刺客。”

“幽靈刺客猝不及防,最後被葉凡殺掉了。”

“不過他們應該冇有我們唆使的證據。”

“我聯絡幽靈刺客的那個號碼也來自境外,還第一時間銷燬不給對方任何把柄。”

他一字一句彙報,儘力讓自己語氣平和,但依然流淌著一股殺意。

幽靈刺客是他大哥的至交,現在被葉凡殺了,他心中充滿著憤怒和殺機。

“葉凡,葉凡,又是葉凡……”

汪翹楚溫和的情緒,聽到葉凡兩字瞬間爆發,他一腳踹翻麵前的茶幾:

“媽的,兩次三番壞老子好事,還把本少逼到這地步,他真以為自己是龍都大哥啊?”

“真觸碰到我底線,我直接衝去金芝林殺了他。”

他差一點又要去抓座椅下麵的槍械。

林七海忙抓住他的手:“汪少息怒,一旦動槍,容易被記者大做文章。”

“隻要葉凡死,隻要他死了,我就是上一個星期頭條,坐三個月牢,我也認了。”

汪翹楚胸膛不斷起伏,眸子閃爍著一抹寒芒,他對葉凡充滿了恨意,還有一股子憋屈。

他怎麼都不明白,這葉凡怎麼就踩不下呢?而且還被他壞了一堆好事,逼到狼狽不堪的地步。

“汪少,憤怒是解決不了問題的。”

林七海努力平複了自己情緒,隨後壓低聲音勸告:

“現在蔡伶之活下來,對咱們很不利,以前她還會顧忌咱們實力,現在鬼門關上走一遭,難保她死磕。”

“萬一她蒐集我們一些見不得光的事爆出去,隻怕會讓我們處境變得更加被動。”

“如果無法繼續殺掉她,咱們要趕緊想對策對付。”

雖然蔡家武力值不行,但情報能力卻是頂尖,如果打破自己底線查起汪氏家族來,隻怕汪翹楚要頭疼。

“蔡家死傷慘重,連蔡白袍和鬼手都死了,冇有證據證明是我們唆使的情況下,那就是蔡伶之失職。”

汪翹楚靠回了沙發上,猛地吸了一口雪茄:

“打個電話給熊子,讓他帶著蔡家人向蔡伶之發難,指控她害死不少人。”

“再讓死去的護衛家屬聯手上告,讓蔡家賠個幾十億。”

“總之,怎麼讓蔡家焦頭爛額,就怎麼來。”

他發出一個指令:“想要打擊報複汪家,她還不夠資格。”

林七海輕輕點頭:“明白。”

“還有,我不想再看到葉凡了。”

汪翹楚目光多了一絲冷意:“不惜代價,不擇手段除掉他,當然,不要把我們拖下水。”

林七海神情猶豫:“好,我聯絡境外傭兵。”

“不用!”

汪翹楚拿起紙筆嗖嗖嗖寫了一個地址:“去這裡,告訴她,該還我人情了。”

上午十一點,林七海開車繞了幾個圈子,最後在武玄區的石碑村停了下來。

這是龍都最大的城中村,住著十幾萬外來打工者,房子也是錯落不齊。

林七海走了一個小時,才從停車場走到石碑村最裡麵一個巷子。

比起外麪人來人往的街道,這個靠後的巷子幾乎不見人影,而且它看起來比其餘巷子要荒廢。

幾個拆掉屋頂的房子,裡麵還長著雜草,儼然就是一個被人遺棄的地方。

不過林七海還是一眼鎖定自己要找的一個人。

一個白髮老太太,身穿一襲灰衣,坐在一張搖椅上,任由陽光傾瀉在身上。

她不驚不喜,麵如安詳,很是細心縫著一雙繡花鞋。

嘴裡還哼著一首曲子:

“把酒高歌的男兒,是北方的狼族。”

“人說北方的狼族,會在寒風起站在城門外,穿著腐鏽的鐵衣……”

“呼喚城門開……”

白髮老太太不僅動作從容,哼出來的曲子也帶著一股滄桑,讓人心絃止不住觸動。

“老太太,我是汪少派來的。”

林七海也是入迷,隨後反應過來,上前一步,畢恭畢敬開口:

“他希望你幫個忙。”

白髮老太太冇有理會林七海,甚至眼皮子都冇抬,依然不緊不慢捏著繡花針穿梭。

“老人家,我是汪翹楚汪少的人。”

林七海深深撥出一口氣:“他讓我過來,讓你們還他一個人情。”

“這是目標的名字。”

他掏出汪翹楚親筆寫的葉凡倆個字。

“我已等待了千年,為何城門還不開。”

“嗚……我已等待了千年,為何良人不回來。”

老太太依然冇有理會林七海,繼續哼著曲子繡著鞋子,好像這世上冇有比這兩件事更愜意。

林七海張張嘴巴想要再說話,卻最終選擇閉嘴等待。

隻是目光也有了懷疑,這老太太,真是汪少要自己找的人嗎?怎麼看都跟小腳老太太差不多啊。

會不會是汪少最近壓力大,記憶出了差錯?

“哢——”

一曲終了,繡花鞋也收線了,老太太用牙齒一咬,針線斷裂。

隨後,她手指一彈,繡花針一閃。

“啊——”

身後,一個轉角的泥磚破牆後麵,一個年輕男子摔了出來,眉心刺入了繡花針。

一命嗚呼。

這儼然是盯著自己的蔡家探子了。

林七海呼吸一滯,震驚自己被盯上,更震驚老太太的強橫。

整整一堵牆,她竟然能用繡花針射穿,還正中探子眉心,這也太妖孽了吧?

不愧是百年烏衣巷的人啊。

“又是葉凡……”

此刻,老太太正摘下老花鏡起身一歎:

“這倒黴孩子就不能安分一點嗎……”

接著,她拿過一個本子,翻了幾頁,看著登記過一次的葉凡名字,用紅筆又粗粗勾了一下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