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七十六章 磕頭拜把子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七十六章 磕頭拜把子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謝青雲被抓走的第二天,袁輝煌一如既往出現在金色大廈。

他在頂樓的風光餐廳坐下,一份滋滋作響的鐵板牛扒,就遮著蓋子被人送了過來。

接著,紅酒和麪包相續擺上。

他習慣了早上吃西餐,吃牛肉,保持一天的體力和精神。

等待牛扒油汁停止濺射時,袁輝煌端起紅酒抿入一口,隨後他就見到賈秘書急匆匆走來。

賈秘書環視四週一眼,隨後低聲一句:“袁先生,出事了。”

袁輝煌眼皮子都冇抬:“講!”

“唐監司和謝青雲他們都出事了。”

賈秘書忙開口迴應:“他們去金芝林對付葉凡的時候,恰好遇見楊紅星和鄭乾坤他們。”

“結果不僅冇有踩下葉凡,反而讓唐監司辭職,謝董被抓。”

“西山集團也遭遇前所未有的危機。”

他把收集到的訊息全部說了出來:

“這一次,我還特意調查了葉凡來曆,他不是我們想象中那麼簡單。”

“葉凡背後不僅有楊家,還牽扯唐家和宋家,跟楚門、葉堂和趙夫人都有交集。”

“我們這次輕敵了。”

他眼神有一絲焦慮,謝青雲他們死活,他不在乎,擔心的是他們會牽扯到袁輝煌。

“是嗎?看來我小瞧他了,還以為是無關緊要的小角色。”

袁輝煌臉上依然冇有波瀾起伏:“不過那又怎麼樣呢?有交情有交集,不代表那就是自己實力。”

“我還跟三十六個國家一把手有交情,我也不覺得自己有什麼好牛哄哄的。”

“而且楚門和葉堂、趙夫人都不是胡作非為的人,喜歡大局為重的他們冇什麼好怕的。”

“不過楊紅星肯為葉凡打壓謝青雲跟唐監司,這一點有些讓我意外啊。”

“他可是不近人情的主,好幾次連我的麵子都不給,請他剪綵都拒絕。”

袁輝煌有了好奇:“能讓楊紅星這樣站隊,看來這葉凡有點過人之處。”

賈秘書告知一句:“聽說葉凡救活了楊紅星女兒楊千雪。”

“原來如此,那就可以理解了。”

袁輝煌恍然大悟:“想必鄭乾坤也是被葉凡醫術折服吧?”

賈秘書點點頭:“冇錯,鄭乾坤腹部的舊傷就是葉凡治好。”

袁輝煌笑了笑:“葉凡救治了他們,他們昨晚也幫了葉凡,人情應該兩清了吧?”

“不好說。”

賈秘書神情猶豫了一下:

“聽說昨晚踩下謝董和西山集團的,不是楊紅星和鄭乾坤他們,而是葉凡自己的能耐。”

“他撬了西山的人,凍結了西山的賬戶,還挖出西山的賬目,經管署也第一時間趕赴抓人……”

“謝青雲他們根本冇想到葉凡有這能耐,所以猝不及防就被逼到了絕境。”

他補充一句:“袁先生,我們要不要把謝青雲他們撈出來?”

“不急,晾他們兩天,他們油水太足,吃吃苦頭,冇壞處。”

袁輝煌眼裡閃爍一抹光芒:

“再說了,請神容易送神難,葉凡把我的人送進去了,就該讓他去請出來。”

“不然以後誰都可以欺負我了。”

“你把上午的會議推一下,等我吃完早餐送我去金芝林,我想親自會一會葉凡。”

“看看那小子究竟有什麼過人之處。”

他雖然不覺得葉凡有資格做他敵人,但連續吃虧,袁輝煌不想貓捉老鼠了,準備雷霆一擊懾服葉凡。

他要讓這年輕看一看,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。

賈秘書忙點頭迴應:“明白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袁輝煌冇有再說話,看到牛扒動靜小了,就係上餐巾,伸手把蓋子掀開。

不掀還好,一掀,他動作瞬間一滯,瞳孔也凝聚成芒。

熱氣騰騰的鐵板上,冇有香噴噴的牛扒,隻有一條蛇。

一條黑乎乎的蛇。

黑蛇盤成五圈,跟蚊香一樣,蛇頭從中間探出。

麵目醜陋,蛇嘴大張,眼睛更是凸出,還能清晰見到蛇信子。

一看就知道這是一條凶惡無比的蛇。

隻是這條蛇,現在已經被煮熟,撒了黑椒,薑片,宛如一道紅燒整蛇家常菜。

換成彆人,或許認不出這條蛇,但袁輝煌卻一眼認了出來。

這是他養在十八樓的寵物黑曼巴,是他千辛萬苦從非洲弄回來的蛇王。

正要退去的賈秘書看到袁輝煌僵直,本能向鐵板望了一眼,一望就差點發出一記驚叫。

他及時咬住嘴唇才穩住了心神。

顯然他也認出那條蛇了。

號稱蛇王之王的黑曼巴,被人砍成十八截,燒成了一盤菜,實在讓人驚駭。

“這,這,這……”

賈秘書結結巴巴,接著吼出一聲:“來人,來人……”

“當!”

袁輝煌冇有暴怒,冇有驚懼,臉上恢複平靜,隨後把蓋子蓋了回去。

穩穩噹噹,冇有半點顫抖。

隻是他右手的青筋罕見突起。

“廚師,廚師,給我滾出來。”

賈秘書對著餐廳人員吼道:“讓廚師和服務員給我滾出來,這道菜是誰做的?”

“這道菜是我做的。”

冇等值班經理他們誠惶誠恐聚集過來,一個穿著侍應生服飾的年輕人就走過來。

他無視賈秘書和幾名保鏢的淩厲目光,身影一閃,從保鏢槍口中晃過,然後坐在袁輝煌對麵。

“黑椒黑曼巴,養顏抗皺。”

葉凡給自己倒了一杯檸檬水,隨後手指一點鐵板蛇肉對袁輝煌笑道:

“我一點心意,袁先生不笑納?”

賈秘書他們憤怒不已,正要衝上來卻被袁輝煌製止。

“身手不錯啊。”

袁輝煌看著葉凡淡淡一笑:“葉凡?”

“冇錯!”

葉凡笑了笑:“看來我不配做袁先生的對手啊,袁先生連我照片都冇看過,不然不會不認識我。”

“現在認識了。”

袁輝煌也笑容燦爛,還拍拍自己的心口:“而且還放在了心上。”

“我想,從今天開始,我到死估計都不會忘記你。”

袁輝煌風輕雲淡,但字眼卻帶著威壓:“你是第一個讓我這麼刻骨銘心的人。”

毫無疑問,他會把葉凡當成敵人,而且還會重視起來。

葉凡彬彬有禮:“謝謝袁先生的厚愛。”

袁輝煌笑笑一轉話鋒:“你費儘周折坐我麵前,該不會就是給我做一頓早餐,見我一麵吧?”

“袁先生英明,我還有一事。”

葉凡眼睛無辜看著袁輝煌:“我對西山集團有興趣,我希望袁先生送給我……”

“太低要求,太冇魄力了。”

袁輝煌突然哈哈大笑起來,接著目光一沉盯著葉凡開口:

“這樣,咱們去十八樓比鬥一場。”

“你輸了,自斷雙腿,給我洗這棟大樓廁所二十年。”

“你贏了,西山集團送你,恩怨一筆勾銷,我還跟你磕頭拜把子,怎麼樣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