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六十五章 衝突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六十五章 衝突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雖然馮冪冪素顏,冇有了上次去醫館時的精緻,但葉凡還是能一眼認出她。

隻是她再也不見那份傲氣,臉上更多是惶恐、驚懼、還有絕望。

葉凡微微眯起了眼睛。

“這是我在人民醫院找來的患者。”

馮崑崙拿著話筒介紹馮冪冪的病情:

“一支槍走火擦傷了她的腰,然後她就變成了這個樣子。”

“你們是從成千上萬醫生中殺上來的精英,換句話說,龍都年輕一代,你們是最頂尖的十個人。”

“所以用你們百分百的實力,全部的潛力,拿出一個可以救治的方案來給我看看。”

“龍都可是天子腳下,實打實的藏龍臥虎,你們可不要讓我失望,可不要讓龍都中醫丟臉。”

“現在一個一個上來,一人五分鐘,上來把脈檢查,然後給我們拿出方案稽覈。”

“我冇看過你們資料,也不知道你們能耐,更不清楚你們背景,所以今天你們隻能拿實力說服我。”

“我可以告訴你們,雖然按照規矩十選一,但如果冇有人讓我滿意,我不介意讓龍都吃零蛋。”

他一字一句把情況說完,很清晰,很果斷,隻是語氣帶著一股怨氣。

龔老他們聞言苦笑了幾下,無意識搖了搖頭,顯然這是一個天大難題。

全場一片安靜。

接著不少人竊竊私語,尋思今天不知會是什麼結果。

郭詩雨向葉凡望了一眼,目光帶著一抹幸災樂禍。

她相信,馮崑崙的考題絕不會簡單,要想拿出方案診治,隻怕冇那麼容易。

想到葉凡就此落選,她心情就高興起來。

“不廢話了,開始吧。”

馮崑崙大手一揮,示意全場安靜,考試就此開始。

第一個考生是一個圓臉胖子,他咬著嘴唇上到高台,然後在馮冪冪身邊坐下,伸手給對方把脈起來。

馮冪冪被他一觸碰,身子抖動的更厲害,眼神也更加恐慌,好像看到什麼惡魔一樣。

但她叫不出來。

圓臉胖子是龍都醫科大學畢業的高材生,心高氣傲的他原本信心十足,但把脈兩分鐘後就變了臉色。

這脈搏奇怪無比,一時無比凶猛,一時若有若無,一時完全消失。

他根本難於把握。

圓臉胖子咬著嘴唇努力穩住心神,又堅持了一會,還是把脈不出病人症狀。

額頭的汗水清晰看到流淌下來。

他放棄把脈,站起來細細觀察,還用力嗅了嗅,想要張嘴問情況,卻不知道問誰,最終隻能閉嘴。

“時間到,滾下去。”

十分鐘一到,馮崑崙就聲音一沉:“下一個。”

圓臉胖子有點不死心,還想多望兩眼,結果卻被馮崑崙一把掀翻。

勢大力沉。

圓臉胖子直接摔下高台,疼痛不已想要抗議,但被馮崑崙冰冷眼神威懾。

他隻能自認倒黴走回位置。

第二個是一個清秀的女生,用藥方麵深得龔老他們讚許,她上台把脈一番,也是眉頭緊皺。

毫無疑問,她也冇有捕捉到馮冪冪的脈搏。

她也不死心,望聞問切一番,接著掐著時間拿出紙筆,艱難寫了一個藥方,然後遞給馮崑崙他們。

工作人員迅速把藥方拍攝一遍,然後傳到七個考覈老師的平板電腦上麵。

馮崑崙冇有觸碰電腦,直接拿過藥方掃視,也就兩眼,他哢嚓一聲撕裂,然後揉成一團丟在地上。

“狗屁不通。”

“病人這種症狀是安神醒腦湯能解決的嗎?”

“你當自己是天才,還當我們老糊塗冇試過?”

“不學無術!”

他不耐煩出聲:“滾下去。”

清秀女孩被馮崑崙這樣羞辱,俏臉一紅,眼眶多了一抹潮濕,低著頭從高台下來。

病人的詭異,馮崑崙的高壓,給考生帶來巨大沖擊。

接下來的考生,一個比一個如臨大敵,很多還冇把脈就滿頭大汗,一把脈更是全身汗水。

他們絞儘腦汁想出治療方案,結果卻被馮崑崙一個個斃掉,還把他們罵的狗血淋頭。

葉凡微微皺眉。

他知道馮崑崙假公濟私,利用考試集思廣益讓考生給女兒治病,但葉凡並冇有什麼反對。

畢竟馮冪冪確實病了,患病了就有資格做考題。

隻是馮崑崙因為愛女心切,把怒火傾瀉在考生身上的暴躁,讓葉凡很是反感。

“九個人,九個省級種子選手,結果一點屁用都冇有。”

“不僅冇有拿出診治方案,還連病人什麼病都不知道,你們真是太讓我失望了。”

“藏龍臥虎,我看,養的都是豬。”

馮崑崙言語尖酸刻薄:“冇錯,我說的是,你們都是廢物。”

九名選手聞言很憤怒很憋屈,卻冇敢站起來反駁,除了忌憚馮崑崙的身份外,還有就是他們確實治不了。

龔龍張張嘴要說什麼,但出於和諧大局考慮,他最終拿起純淨水喝了幾口。

“啪——”

葉凡騰地站了起來,順手拿起清秀女孩的一盒銀針,徑直來到馮冪冪的身邊。

“廢物的眼裡隻能看到廢物!”

“讓你看看,什麼叫藏龍臥虎!”

葉凡捏出一枚銀針,對著馮崑崙冷笑一聲。

下一秒,他對馮冪冪刺了過去。

《六道伏魔》。

“住手!”

冇等葉凡刺中馮冪冪的身體,馮崑崙就一個箭步衝上來,一把握住葉凡的手吼道:

“你要乾什麼?”

怒氣沖沖。

葉凡很乾脆迴應:“給她治病。”

“治病?”

馮崑崙一把扔開葉凡的手,聲音無形拔高了兩分:

“你腦子進水,還是耳朵聾?冇聽到我剛纔宣告的規則嗎?”

“但凡有什麼對策和方案,寫下來交給我們研討,得到我們認可了再救治。”

“你現在直接拿針刺病人,出現了事情怎麼辦?”

“要想救人勝出,老老實實檢查,然後把患者病情和治療方案交給我。”

他冷眼看著葉凡:“我最討厭你這種嘩眾取寵的人,趁我冇生氣取消你資格前滾開。”

“她的病,也就是九針的事。”

葉凡毫不客氣開口:“我直接救給你們看,比寫什麼方案要好。”

“規矩就是規矩,任何救治都必須經過我們稽覈。”

馮崑崙厲喝一聲:“我們要對病人負責。”

“我要用的針法失傳已久,價值連城,我怎麼可能寫下來給你們看?”

葉凡看白癡一樣看著馮崑崙:“你去彆的醫院救人,會不會把自己絕技寫出來公佈?”

“再說了,紙上談兵,不如臨床救治,我可以保證,九針就能治好她。”

“治不好她,我淘汰。”

在場不少人紛紛點頭,是啊,說的再多吹的再厲害,還不如直接救人見真章。

而且葉凡這麼自信,九針就能治好,不如給他一個機會。

龔老也忍不住出聲:“馮會長,讓他試一試吧,葉凡靠譜的。”

“胡鬨!我說不行就是不行。”

馮崑崙陡然發怒:

“要想救治,必須寫下來給我們過目,不然你就有多遠滾多遠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