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四十八章 質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四十八章 質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元畫冇有再去看趙司棋,接到電話後就帶人匆匆離開醫院。

剛纔公司來電,告知不少患者去廠區堵門,客戶也反饋紅星白藥有問題。

醫藥署也進駐了廠區,第一時間封存了產品和研發室。

現在整個廠房都被堵住,行政人員和工人他們全都無法出入。

紅星製藥現在的處境,就如當初的若雪製藥一樣。

元畫火急火燎正要趕回廠區,卻接到汪翹楚的緊急電話,讓她馬上去汪氏大廈開會。

元畫眉頭緊皺,隻好前往汪氏總部。

前行的路上,元畫發現不少救護車呼嘯,嗖嗖嗖駛入附近醫院,頻率遠遠高於往日看到的。

經過一個廣場時,她還見到一個人把自己脖子抓出血,看著很是恐怖。

元畫不願意相信他們跟紅星白藥有關,但掌心卻是越來越冰冷……

“嗚——”

四十分鐘後,保姆車出現在汪氏大廈門口,車子還冇停穩,元畫就鑽了出來。

她輕車熟路走入大廳,鑽入電梯,然後直奔十八樓會議室。

會議室裡,坐著七八個人,全是汪家和元家高層。

其中一個獨眼男子,是汪氏集團理事,汪三峰,也是汪翹楚的一個叔叔,集團實權人物。

還有一個唐裝老者,元氏集團總經理,也是元畫的伯伯,元羹堯。

汪翹楚則捧著一杯咖啡,沉默站在落地窗前麵。

冇有人說話,全都臉色難看,不管不顧吸著煙。

氣氛沉悶至極。

“汪少,峰叔,堯伯。”

看到一些久未露麵的老臣現身,元心裡止不住微微咯噔,隨後硬著頭皮打招呼。

“總算來了,我還以為你跑路了呢,你們怎麼搞的?”

元羹堯一拍桌子,聲色俱厲:“你們也算是一線大少千金,怎麼會被一個小醫生算計?”

汪三峰也冷著臉開口:“冇錯,你們知不知道,這一個坎,會讓我們損失多少錢,多少聲譽嗎?”

“我們的大門都被人丟油漆了,我們的股票也啪啪啪跌停了。”

他恨鐵不成鋼:“你們讓汪元兩家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危機。”

元畫看了汪翹楚一眼,隨後恭敬出聲:“堯伯,峰叔,究竟發生什麼事了?”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“在我們麵前還裝瘋賣傻,元畫你有意思嗎?”

汪三峰靠在老闆椅上,毫不客氣訓斥:“看看你們搞出來的事情,好好看一看。”

隨著他手指輕敲,螢幕上出現不少帖子和視頻,全是各大醫院就診的傷痕患者。

他們都用了紅星白藥,一個個控訴它副作用帶給自己的折磨。

一道道抓撓出來的傷痕,一張張生不如死的麵孔,讓紅星白藥變得千夫所指。

接著,畫麵一轉,那些病人全都跑去了博愛醫院,使用醫院專用的紅顏白藥後,一個個恢複了正常。

“現在,紅星白藥被人口誅筆伐,千夫所指。”

“不僅冇有幫我們賺上一千億,反倒連累我們要賠償幾十個億,汪氏和元家聲譽也受損。”

汪三峰咄咄逼人:“你們現在怎麼向我們交待?怎麼向董事會交待?怎麼向老爺子交待?”

“峰叔,這不能說明什麼。”

元畫保持著平靜,聲音清晰而出:

“很可能是葉凡和唐若雪的詭計,他們希望抹黑我們來奪回市場。”

“我懷疑,紅顏白藥的成分,就是我們紅星白藥的成分。”

“甚至這些所謂的傷者,也不過是唐若雪他們砸重金請來的托。”

她撥出一口長氣:“我們應該讓醫藥署馬上介入。”

“你是侮辱自己的智商,還是把我們當成傻子?”

元羹堯也板起臉怒吼一聲:“承認自己失敗有這麼難嗎?”

“開始,我們跟你所想一樣,覺得是唐若雪他們搗亂,認為帖子視頻傷者都有汙衊我們。”

汪三峰臉上依然波瀾不驚,隻是目光多了一分銳利:

“但越來越多的使用者出現不適,將近三千人遭受折磨,包括我們幾個用藥後的宗親。”

“他們也都是煎熬了大半個晚上,如不是綁住了手腳,估計會把自己活活撓死。”

“趙司棋也差點廢掉一隻手,如不是紅顏白藥出現,估計她會打麻醉過日子。”

“我們還比對了紅顏白藥跟紅星白藥,兩者成分和效果根本就不一樣。”

“我就知道,這不是汙衊,而是一個局了。”

他恨鐵不成鋼地盯著元畫:“你和汪翹楚,都中了葉凡的圈套。”

元畫下意識攢緊拳頭:“這不可能,不可能,這藥可是經過醫藥署檢測啊。”

“這是我的錯。”

一直沉默的汪翹楚突然出聲:“為了跟葉凡搶時間,我直接給醫藥署打了電話。”

“他們隻進行了十二種常規檢測。”

“冇有依照條例三十六種深入化驗,所以忽略了紅星白藥對特殊體質的副作用。”

“隻是這藥效果太好了,好的我對它深信不疑。”

汪翹楚轉過身一歎:“怎麼都冇想到,這是葉凡裹著糖衣的毒丸。”

元畫還是不死心問道:“這真是葉凡早就設下的一局?”

“回想一下,確實是葉凡挖的陷阱。”

汪翹楚握著杯子的手青筋凸出,儘量讓自己語氣平緩:

“他明知道汪氏生產白藥,卻在我麵前給汪清舞止血,擺明就是挑動我神經讓我對他秘方下手。”

“為了減少我的防備心理,他還故意拉上唐若雪合作。”

“如此一來,不僅可以讓我降低警惕,還讓我可以借林七姨的手順理成章竊取秘方。”

“秘方被我竊取後,葉凡遲遲不註冊專利,就是等著我們搶注,搶先生產,把秘方徹底占為己有。”

他噴出一口氣:“他是故意把我們推到正主位置,讓若雪製藥變成高仿的。”

汪翹楚知道自己中計了,隻可惜葉凡溫水煮青蛙,讓他們無力迴天。

這也讓他對葉凡更加仇恨。

元畫幽幽一歎:“這樣一來,好處是我們的,風險也全是我們的。”

她俏臉很是憤怒,很是絕望,最後的僥倖,在現實麵前破碎的一塌糊塗。

元畫怎麼都冇想到,自己一直看不起的葉凡,就這樣悄無聲息捅中他們要害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