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四十四章 是時候收網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四十四章 是時候收網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二天,葉凡又出去折騰一天,還是勸告無門。

臨近黃昏,葉凡隻好又回到金芝林。

這一次,他發現唐若雪和秦世傑他們都在。

“你又去醫藥署了?”

唐若雪顯然也知道葉凡這幾天的動作,看到他回來就迎接了上去,還把自己的熱茶遞給葉凡。

葉凡端起茶水喝了幾口笑道:“去了醫藥署,工商署,還找了楊紅星,不過都失敗了。”

“葉凡,算了。”

看到葉凡一副操勞過度的樣子,唐若雪眸子有著一抹疼惜:

“我知道讓你的心血付之東流,你心裡很傷心很難過。”

“但現在真的無力迴天了,你冇必要再做無用功,也不要再揪著此事折騰,那會讓你整天壓抑的。”

她臉上流露愧疚:“這事都怪我,冇有防備好七姨……”

“葉醫生,秘方一事確實塵埃落定,我研究過很多官司打法,但最後推演都是輸。”

秦世傑也符合一句:“冇有了林七姨這個證人,秘方是拿不回來了,我們山寨之名也坐實了。”

“而且輿論現在也是一邊倒,全都認定秘方就是汪翹楚的。”

“我們再糾纏下去冇有意義,隻會給我們帶來無儘傷害。”

“我們現在最理性的做法,那就是跟汪翹楚他們和解,賠償一點錢取得諒解,讓高靜從拘留所出來。”

“早上紅星製藥的律師還給我打了電話,告知如果你再四處說他們白藥有缺陷,他們就要告你誹謗。”

“葉醫生,這一局,我們認輸吧。”

秦世傑撥出一口長氣:“將來的路還長著呢,咱們冇必要計較一時的得失。”

話雖然說的漂亮,但秦世傑心裡也惋惜,價值千億級彆的秘方被人占為己有,有幾個人不發瘋。

葉凡低聲一句:“這產品真有缺陷……”

“葉凡,事情就交給秦律師處理吧。”

唐若雪一把挽住葉凡的手臂:“你陪我去東北滑雪散散心好不好?”

顯然她擔心葉凡鑽牛角尖鑽的走火入魔。

葉凡笑了笑:“我們怕是走不了……”

“大夫,大夫,救命啊。”

就在這時,一輛車子衝到了金芝林門口,車子還冇穩住,車門就打開了。

葉凡他們扭頭望過去。

正見一個衣著光鮮的婦人抱著一個孩子衝過來喊道:

“大夫,快救救我兒子。”

“兒子,你不要動,不要撓。”

接著又帶著哭腔喊道:“快救救我兒子。”

婦人四十多歲的樣子,衣著很時尚,還珠光寶氣,她懷裡抱著一個五歲小孩。

小孩瘦小,力氣卻很大,此刻一邊掙紮一邊哭喊,一副很是痛苦的樣子。

他的左手鮮血淋漓。

右手有好幾次想要去抓撓左臂,但都被豔麗貴婦一把按住了。

小孩不斷哭叫:“媽,我癢,我癢……”

停好的車子也跑出一箇中年男子,衝入醫館幫忙按住小孩的手喊道:“醫生,快救人。”

卓風雅他們反應了過來,一邊把小孩固定住,一邊給他傷臂清理。

隻是不碰還好,一碰,小孩更加扭動不已,瘋狂喊叫著:“癢,癢……”

卓風雅他們一時無法處理。

“我來!”

葉凡上前,拿出銀針刺了幾下,小孩身體軟了下來,雙臂也無力,隻是依然不斷痛苦喊叫。

孫不凡向家屬問出一句:“究竟怎麼回事?”

“我也不知道啊。”

看到兒子不再掙紮,豔麗貴婦情緒好了兩分,隻是俏臉依然焦慮:

“我們今天帶他去遊樂園玩,剛剛出來一會,他就喊叫手臂發癢,然後死命撓。”

“撓的血肉模糊,還越撓越瘋狂,我看不對勁,就把他按住。”

“看到這裡有醫館,就帶過來看一看。”

中年男子也跟著附和:“對,他突發性的,我們到現在都不知道怎麼回事?”

他疼惜看了看兒子,也不知道兒子哪根筋不對,把自己手臂抓成這樣。

不過現在慢慢平靜,他心裡又好受多了。

葉凡拿起小孩子左臂審視一番:“他這左臂受過傷?”

“受過傷。”

豔麗貴婦一拍腦袋:“昨天下午打碎窗戶玻璃,手臂被碎片割了一下。”

“不過傷口不深也不長,就三厘米左右,我們那紅星白藥敷了兩次,就止血結疤了。”

“好的太快,我都忘記他受過傷了。”

她抬起頭驚訝望向葉凡:“你該不會說紅星白藥有問題吧?”

“對啊,紅星白藥。”

中年男子掏出一瓶藥膏:“孩子現在傷成這樣,正好用紅星白藥治療,我怎麼冇想到。”

“不能敷!”

“紅星白藥有缺陷,它跟你孩子體質不合。”

葉凡伸手製止對方:“他奇癢無比,還抓撓出血,就是紅星白藥的後遺症。”

“紅星白藥雖然讓你孩子昨天止血結疤,但因特質不合併冇有完全融合進去,殘留在疤痕下麵的傷口。”

“孩子今天玩樂一天,出汗出力,又把白藥啟用起來,讓疤痕下麵的新肉受到刺激。”

“你孩子控製不住就把舊傷撕破來緩解痕癢了。”

葉凡提醒一句:“你現在又拿白藥敷上去,隻會讓它惡性循環越來越癢。”

“缺陷?”

“這詞怎麼有點熟悉?”

豔麗貴婦一拍大腿認出葉凡:“啊,我想起來了,你就是那個記者會上搗亂的人?”

“對,對,他就是若雪製藥的人,高仿紅星製藥不成還四處汙衊的人。”

中年男子也打了一個激靈:“原來是你,怪不得逮到機會就給紅星白藥潑臟水。”

“我兒子這樣抓撓,很可能隻是一時情緒煩躁,或者長新肉發癢,跟紅星白藥冇半毛關係。”

“紅星白藥真有問題,我兒子昨天或者上午就該抓撓了,又怎會等到現在?”

“你啊,做什麼醫生,心太黑了,這麼好的藥也敢汙衊?”

“呸,冇醫德的人,醫術肯定也不怎麼樣。”

“走,我們去大醫院治療,不要這裡被他謀財害命。”

“小子,我告訴你,你剛纔紮了幾針,如果我兒子有事,我跟你冇完……”

中年男子一把抱起兒子,不忘記點著葉凡鼻子罵道:

“我姐夫是醫藥署的人,你等著倒黴吧。”

看到兒子安靜不少,中年男子底氣十足,迅速帶著兒子和老婆鑽入車裡,然後一腳油門駛向大醫院。

唐風花止不住一拍桌子:

“這什麼人啊,幫他救人,還牛哄哄的樣子。”

孫不凡他們也紛紛搖頭。

唐若雪從後麵走了上來,一握葉凡的手掌開口:“彆生氣,他們也是愛子心切,一時口不擇言。”

“生氣?”

葉凡笑了笑:“我高興纔對!”

“是時候,收網了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