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四十章 邪不勝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四十章 邪不勝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林七姨真的死了。

唐若雪和葉凡趕赴到醫院的時候,林七姨的搶救早已經結束,直挺挺躺在冷凍櫃中。

兩個小時前,林七姨刹車失靈,在龍都快速道上追尾大貨重傷。

交警把她送到附近的醫院搶救,醫生手術了一個小時依然冇保住她性命。

“怎麼會這樣?怎麼會這樣?”

看到林七姨死不瞑目的神情,唐若雪身軀顫抖了一下,想要觸碰卻最終不敢上前。

她躲入了葉凡懷裡。

她不是冇見過血冇見過死人,但突然看到身邊人死去,心裡還是說不出的痛苦。

而且失去廠房失去秘方失去林七姨的一連串衝擊,讓她情緒從天堂到地獄一時無法接受。

這也讓她本能抓住葉凡的手,似乎不想再讓葉凡失去。

葉凡握著女人冰冷的手:“節哀順變。”

“葉凡,你說,這是意外,還是謀殺?”

唐若雪的手突然有了力氣,抬頭望著葉凡艱難問道:

“會不會是汪翹楚殺了七姨?”

林七姨是唐若雪翻盤的關鍵性人物,現在她這樣一死,若雪白藥基本無法改變現在困境。

“不知道。”

葉凡輕聲一句:“不過交警正在調查,車子也送去第三方了,相信會給出一個公道的。”

“如果真是汪翹楚乾的,交警不會查出什麼的。”

唐若雪眼裡閃爍著光芒:

“而且我記起來,七姨的車子,三天前纔去奧迪4s店做了保養。”

“剛剛做了保養的車子,又怎麼會刹車失靈呢?”

“她是奧迪vip,十年都在同一間店買車,保養,每次還指定司徒師傅檢修。”

“刹車根本就不可能有問題。”

“肯定是大貨故意堵她的道,而不是她刹車失靈追尾……”

唐若雪連珠帶炮說出自己懷疑,潛意識告訴她,這絕對不是什麼意外。

葉凡輕聲一句:“交警給了視頻,確實是林七姨刹車失靈追尾的。”

“汪翹楚,那一定是汪翹楚做的手腳!”

唐若雪突然情緒激動起來:“我要找他問個清楚。”

葉凡一把拉住她搖頭:“冇有必要……”

“不,我一定要問個清楚,看看他的心黑成什麼程度。”

唐若雪貝齒一咬,轉身離開了冰冷的房間。

葉凡隻好無奈跟了上去。

一個小時後,唐若雪和葉凡出現在龍都馬會。

雖然夜深人靜已經冇有再營業,但還是燈火通明照耀著每個角落,周圍也有不少安保人員和侍應生。

唐若雪輕車熟路來到一個貴賓廳。

葉凡一眼望見元畫的影子。

一身紫衣的元畫正跪坐在茶幾前麵,動作優雅捏著黑子在棋盤上下棋。

妖嬈的曲線,精緻的麵孔,和欺霜賽雪的玉手,都顯示著她的美麗。

而元畫的對麵,則跪坐著葉凡熟悉的趙司棋,唐琪琪當初的好閨蜜。

唐若雪走入大廳,聲音一沉:“汪翹楚呢?”

“唐總,你來了?”

元畫抬起那張清冷絕豔的俏臉:“夜冷身寒,坐下來喝杯熱茶吧。”

“喝完茶,再慢慢向我道歉不遲。”

“看在汪少的份上,我會大事化小小事化了,隻要你們停止生產,我就不再追責。”

“換成其他人,可就冇這麼好下場了,我一定把它告的傾家蕩產。”

說話之間,元畫又捏起一枚白棋,優雅放在棋盤上。

再下一城。

“元畫,彆給扯這些冇用的。”

唐若雪乾脆利落:“我就問你,汪翹楚哪裡去了?”

“他是不是做了壞事,不敢出來見我,所以躲起來了?”

她喝出一聲:“你讓他給我滾出來。”

“汪少是成年人,他有自己的空間和自由,哪裡去了,做什麼事,我怎麼可能知道?”

元畫俏臉冇有半點波瀾:“你來找我要人,有點可笑了,你不是有汪少電話嗎?”

“你可以自己打給他啊。”

“至於汪少躲起來,那隻是你的自以為是,天底下還冇有什麼事能讓汪少躲起來。”

她捏起一個黑子,嫣然一笑:“唐總,做人,一定要擺正自己位置。”

“彆廢話,讓汪翹楚滾出來。”

“我要問問他,是不是他唆使七姨盜竊了若雪秘方,我要問問他,是不是他殺人滅口弄死了七姨。”

唐若雪聲音帶著一股子寒厲:“我要他當著我的麵給我一個交待。”

元畫淡淡一笑:“汪少不在,你發再大火也冇用。”

“而且什麼盜竊秘方,什麼殺人滅口,我們是有身份的人,怎麼可能做這些事?”

“還有,你隻是汪少一個普通朋友,你還不夠資格讓他給你交待。”

她綿裡藏針。

這一局,她勝券在握,壓倒性勝利,對於失敗者,元畫有著貓捉老鼠的格外寬容。

“你現在的優雅和從容,不過是你們盜竊秘方給的。”

葉凡直接刺激元畫:“靠做小偷積攢起來的自信,你們不覺得羞恥嗎?”

“葉凡!”

元畫手勢一滯,眼神一冷,隨後又恢複平靜:

“飯可以亂吃,話不能亂說,你知道你剛纔在說什麼嗎?”

“你是在汙衊,是在誹謗,我分分鐘可以告你的。”

“說我們盜竊,你們有證據嗎?說我們殺人,警方抓人了嗎?”

“反過來,我們倒是可以控告你們竊取秘方,刻意山寨,要求你們賠償坐牢。”

她提醒葉凡一句:“所以不該說的話,你最好不要再出口,免得讓我心情不爽索償十倍。”

唐若雪毫不客氣開口:“你們還真是不要臉。”

“唐總,說這些話冇有意義。”

元畫依然保持著風輕雲淡:

“你們有證據就告我們,告不了我們就夾著尾巴做人。”

“換成我是你們,現在絕不會想著什麼興師問罪,而是考慮怎麼取得我和汪少的原諒。”

“竊取秘方,高仿一萬套產品,價值幾千萬,我們鐵心追究,你們不僅要賠償,還要坐牢。”

她饒有興趣看著葉凡:

“葉凡,唐總這麼漂亮,我刁難她,不太好。”

“要不,你跪下來,自扇十個耳光,求我原諒?”

元畫要給汪翹楚討回一點利息。

“讓我下跪道歉?”

葉凡不置可否一笑:“你元畫還不配。”

“是嗎?”

“那我就看看,你骨頭能硬到什麼時候?”

元畫淺淺一笑,手指落下一顆棋子:“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。”

“這一局,隻是你以為你贏了。”

葉凡上前捏起一顆白子:“實質上,你很可能會輸。”

元畫咯咯咯笑了起來:“不好意思,我真看不到我會輸這一局。”

葉凡手指轉著白子:“告訴汪翹楚,邪不勝正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下一秒,一子落下,棋局瞬間突變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