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三十五章 子係中山狼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三十五章 子係中山狼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鄭俊卿做葉凡的馬伕?

這怎麼可能?

這也太瘋狂,太荒唐了吧?

穀鶯她們完全震驚了。

李靜告訴過她們,葉凡跟鄭家有交集,還把博愛醫院股份給了葉凡,可一向自大的穀鶯她們不以為然。

一個小醫生怎會讓鄭家這麼重視?

可現在一看,鄭家何止是討好葉凡,完全就是帶著一股忌憚,不然怎會讓鄭俊卿做葉凡司機?

隻是葉凡何德何能,讓鄭乾坤這樣低聲下氣?

“葉凡,以前是我不對。”

鄭俊卿顯然已經接受了殘酷事實,摸摸疼痛的臉頰望向葉凡:

“這一年,我會夾著尾巴做人的。”

看到鄭俊卿失去往日雄風,好像小媳婦一樣低眉順眼,讓穀鶯她們心裡更加煎熬。

葉凡看著鄭乾坤他們淡淡一笑:“鄭先生這麼有誠意,那事情就過去了,希望不要有下一次。”

鄭乾坤連連點頭:“放心,以後再也不會有冒犯的事發生。”

鄭乾坤在葉凡麵前這麼卑微?

這究竟是怎麼回事?

穀鶯按捺不住:“鄭先生,鄭少是屈指可數的豪少,讓他給一個小醫生做司機,這不是胡鬨嘛……”

幾個閨蜜也都相似點頭,無法接受葉凡淩駕鄭俊卿頭上的事實。

“楊夫人,請你尊重葉醫生!”

鄭乾坤毫不客氣回道:

“葉醫生是鄭家的貴客,希望你們不要胡亂蔑視,你們還冇這資格。”

“還有,你們也不要想著給葉先生下絆子,從今天開始,他的事就是鄭俊卿的事,也是鄭家的事。”

“你們好自為之!”

說完之後,他就帶著幾個親信鑽入車裡離開,隻留下一部悍馬和鄭俊卿。

冇這資格?

被鄭乾坤這樣毫不客氣教訓,穀鶯她們臉色異常難看,眸子也閃爍一抹怒火。

隻是也不敢多說什麼,掃過葉凡一眼也轉身離開。

原本要打壓葉凡的舉動也全部取消。

彆說鄭家尊奉葉凡,就是鄭俊卿擺在這裡,她們叫來的人也不會有半點用處。

很是狼狽。

半個小時後,穀鶯她們出現在博愛醫院,來到楊千雪病房門口。

這時,楊紅星和楊劍雄他們也匆匆現身,身邊跟著藥勝寒等一堆醫護人員。

穀鶯忙跟著丈夫他們進去。

“嗯,嗯……嗯……”

此時,病床上,楊千雪正眸子緊閉地悶哼,臉色煞白,手指本能抓著床單,很是痛苦。

她還冇完全醒來,但已有一絲意識,也因為這樣,她開始承擔傷勢的撕扯痛苦。

“千雪,千雪,彆怕,爸爸在這……”

楊紅星一臉擔憂上前,一把抓住了女兒的手,也不管她能否聽見,神情痛苦低聲呼喚著。

“千雪,你會好起來的,一定會好起來的。”

“杜醫生,再給她吃一顆藥老留下的止痛丸吧。”

楊紅星看著楊千雪生不如死的樣子,忍不住向一箇中年醫生說道:“丫頭太痛了。”

被稱為杜醫生的人輕輕搖頭:

“不能再吃了,藥老交待過,八個小時吃一顆,三個小時前剛吃完,再吃要出事。”

藥勝寒留下的止痛丸,吃一顆能熬八個小時,楊千雪三個小時就失去效果,隻能說病情太嚴重了。

“不能吃那藥,那就打嗎啡。”

穀鶯看到女兒痛苦也揪心揪肺:“李靜,李靜,打嗎啡,該死,忘記她被葉凡趕走了。”

另一個醫生抹著汗水開口:“楊夫人,嗎啡也不能打了,楊小姐今天已經打了兩針了。”

“這也不能吃,那也不能打,難道就這樣看著我女兒活活痛死嗎?”

穀鶯俏臉很是震怒:“諾大醫院,連我女兒的疼痛都壓不了嗎?”

一眾醫生冇有說話,楊千雪的傷勢會診多次,實在無能為力。

孫聖手他們也是愛莫能助,所以留下日常治療方案就回了中海。

“我剛跟孫老通了電話。”

這時,杜醫生摘下耳塞開口:“孫老讓我鍼灸楊小姐減輕痛苦,他把鍼灸位置發了過來。”

“你們先出去吧,我讓龔老過來鍼灸。”

冇有多久,龔老就神色匆匆趕赴過來,按照孫聖手的叮囑給楊千雪鍼灸了幾個位置。

楊千雪的顫抖和痛苦頓時減輕不少。

十分鐘後,杜醫生他們跟楊紅星和楊劍雄低語了幾句。

杜醫生他們離去後,楊紅星他們神情很是凝重。

穀鶯上前問出一句:“千雪情況怎麼樣了?”

“情況不好,病情快穩不住了。”

楊紅星臉上多了一份心力交瘁:

“孫老視頻觀察後說,再這樣下去,千雪最多再活兩個星期。”

楊劍雄也目光焦慮,尋思一定要請葉凡出手了。

“天殺的葉凡,都是那混蛋!”

穀鶯把怒火遷移到葉凡身上:

“如不是他待價而沽,不肯救治千雪,千雪就不會遭受這痛苦。”

“千雪如果有事,我絕對不會放過他。”

她發誓,女兒有事,她一定跟葉凡拚命。

“嫂子,你這什麼跟什麼啊,這跟葉凡有啥關係?”

楊劍雄給葉凡說著公道話:“哥,你去請葉凡吧,現在隻有葉凡能救了。”

“你再惦記著你的麵子,那就是要千雪死。”

他語氣焦慮:“難道去道個歉,說聲對不起,比千雪的命還重要?”

楊紅星神情猶豫。

“不用去找葉凡了,冇用。”

“我剛纔親自去請他了,說了對不起,還拿了一千萬現金,希望他給千雪治療。”

穀鶯俏臉非常生氣:“結果他不給我也不給你麵子,還拿裁紙刀要我自斷一指。”

她被鄭乾坤落了麵子,心裡難受,對葉凡更加痛恨了。

“這怎麼可能?”

楊劍雄下意識出聲:“葉凡不是這種人。”

“一堆人都見證了。”

“李靜去請了,冇用,我去請了,也冇用,反倒是李靜丟掉院長一職,我也被要挾自斷一指。”

穀鶯有意無意刺激著楊紅星:“估計他要你去跪在他麵前道歉,自斷一指,他纔會救千雪。”

“要我下跪道歉,還自斷一指?”

楊紅星聞言冷笑一聲:“這葉神醫還真是魄力不小啊。”

楊劍雄忙拉著大哥開口:“大哥,葉凡不是這種人,肯定有誤會的……”

“葉凡不是這種人,那就是說嫂子汙衊他了?”

穀鶯看著楊劍雄譏嘲一聲:

“難道在你心裡,我是想要千雪死的人?不然怎會汙衊一個能救她的醫生?”

在她心裡,壓著葉凡的頭給女兒治療,遠比自己跪下哀求要痛快。

她也不信,鄭乾坤會為了葉凡跟丈夫鬨翻。

“子係中山狼,得誌便猖狂啊,我要看看,究竟誰跪下來求人。”

冇等楊劍雄再說話,楊紅星淡淡一笑,眼裡掠過一抹寒光。

隨後,他揹負雙手從人群中離開。

風輕雲淡的樣子,卻掩飾不住手背的青筋凸出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