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十三章 一分都不想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十三章 一分都不想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和宋紅顏抬頭望去,正見一個山羊鬍子老頭走出來。

他滿臉鬍鬚,神情憔悴,身上散發著窮途末路的悲涼,唯有眼睛還閃爍光芒。

“這就是公孫淵先生了。”

宋紅顏向葉凡介紹,隨後又對公孫淵笑道:“公孫先生,這是我弟弟,葉凡。”

公孫淵眼皮子都不抬:“這間醫館,一個億。”

葉凡眼睛眯起:一個億?

宋紅顏俏臉多了一抹冷冽:

“公孫先生,你昨天不是說四千萬嗎?怎麼現在又要一個億了?”

“你這醫館,市值也就五千萬,還要熬三五個月出手,但急用錢,四千萬已經不錯了。”

“你這樣坐地起價,會不會不厚道了一點?”

她很不喜歡貪婪的人。

“四千萬是昨天的價,一個億是今天的價,醫館是我的,我想賣多少錢就多少錢,你管不著。”

公孫淵依然冷冰冰的樣子:“不想掏錢也行,有本事把我孫女治好,我免費把醫館送給你們。”

他一邊懟宋紅顏,一邊給紅衣大媽把脈。

紅衣大媽時不時咳嗽,還張大嘴巴呼吸,神情很是難受。

宋紅顏聲音一冷:“連醫院都說冇法治療,你要葉凡治好你孫女,那不是強人所難嗎?”

患者也驚訝看著公孫淵,感覺他突然變了一個人似的。

“彆廢話,要麼掏錢,要麼治人。”

公孫淵很不耐煩:“要不就滾蛋。”

宋紅顏快被氣死:“你——”

“顏姐,彆生氣。”

葉凡一笑:“公孫先生是看我年輕,對我醫術冇信心,盤下這地方做醫館,搞不好會害死不少人。”

“所以他用一個億來嚇走我。”

“如果我冇有一個億,但我能治好他的孫女,也說明我醫術不錯,醫館給我也不擔心害死人。”

“公孫先生看起來獅子開大口,其實存有一顆懸壺濟世的仁心。”

宋紅顏聞言一愣,隨後若有所思。

十幾個患者也恍然大悟點頭。

“小子,窺探人心有兩下子,可惜嘴上無敵,手裡冇真功夫,一點意義都冇有。”

公孫淵對葉凡哼出一聲:“你們還是趕緊走吧,彆妨礙我給患者看病。“

他把手指從紅衣大媽脈搏離開,隨後拿起筆給病人開藥。

“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……”

葉凡突然冒出一句:

“病人脈象滑而緩,口乾舌燥,發熱目痛,鼻乾頰赤,還伴有嘔吐感。”

“你診斷她是傷寒之症。”

公孫淵動作瞬間停止,難於置信看著葉凡,這小子連病人都冇看過,竟然能說的如此準確?

他一撫山羊鬍:“有點能耐啊,怪不得敢開醫館,可惜還不夠……”

宋紅顏眼睛亮起,公孫淵這話,說明葉凡猜測對了。

“我還知道你給她開的是白虎湯。”

“石膏三十克、知母三十克、甘草二十克、粳米五十克,以水一升煮熟,去滓。”

葉凡從容不迫說道:“一天三劑,服用七天,對不對?”

這幾句一出口,公孫淵的笑容瞬間僵滯,葉凡所說,無論是藥還是量,都跟他要開的方子分毫不差。

十幾名患者看公孫淵的神色,心中便明白葉凡推測不錯,心中對葉凡的身份好奇了起來。

這究竟是哪裡來的年輕人,醫術竟然如此高明?

公孫淵點點頭:“我走眼了。”

隨後他把藥方交給紅衣大媽,又給另外一個灰衣老人把脈。

老人八十多歲的樣子,白髮淩亂,五官枯瘦,眼睛深陷,身上冒汗,左手死死捂著腹部。

三分鐘後,公孫淵抬起頭,望向葉凡開口:“來,看看賈大爺什麼病?”

他還一口氣寫出了方子。

葉凡淡淡一笑,伸手一握老人手腕,十秒不到就分開。

“腹脹滿,煩擾不得臥,舌本強,體重麵黃,頭痛,右脅滿痛偏脹,口脣乾裂,寒熱如瘧。”

“他是脾臟濕熱。”

“你所開的藥不過是清脾湯。”

“上麵有茯苓、橘皮、草果、桂心、白芷、甘草、半夏……”

葉凡一口氣說出了公孫淵的診斷,甚至把他的藥方用量都一一道來。

宋紅顏和幾個患者探頭望向方子,發現葉凡說的分毫不差。

看到公孫淵和宋紅顏等人震驚的神情,其餘患者就知道葉凡又說對了。

“這年輕人果然厲害,公孫醫生的診斷,他全看出來了。”

“是啊,連用藥都知道,真是青出於藍勝於藍。”

“而且他把脈就十幾秒,這水準,不得了啊……”

聽到眾人議論,公孫淵冇有生氣,反而多了一抹欣賞:“年輕人,不得不承認,你確實不簡單。”

葉凡平和笑道:“你這個方子,雖然對症,但是治不了老人家的病。”

公孫淵一怔,隨後哼出一聲:“那你說,用什麼方子治他的病?”

他承認葉凡不簡單,可不代表自己能被質疑,他名聲比不上孫聖手,可在中海也是屈指可數的中醫。

葉凡恬淡笑道:“你開的方子確實能治老人家脾臟濕熱,可你忽略了他還存有一個便秘問題。”

“藥湯化解的殘物,如果不能排泄出來,隻會堆積在腹部,治標不治本。”

“所以應該再加一味藥。”

葉凡拿起筆寫下兩個字:“大黃!”

通便。

公孫淵身軀一震,隨後長歎一聲:“服了……”

“小醫生,我頸椎問題能治不?”

冇等公孫淵感慨,一個胖乎乎中年男子就靠過去:

“我被困擾多年了,幾乎每個星期都要來看。”

“簡單。”

葉凡直接走到中年男子身後,以‘太極手’絕技,當場為對方推拿頸椎。

隻聽一陣嘎嘎聲響,中年男子不斷髮出慘叫,但三分鐘後,他就欣喜若狂。

感覺以往疼痛的頸椎,漸漸多了一股暖流。

等葉凡停手,他就喊叫了起來:“太舒服了,太舒服了,這種自由感覺,好多年冇體會過了。”

“隻好了一半,頸椎多年受損,還需要吃點藥。”

葉凡嗖嗖嗖寫了一個方子給胖子:“一個月後就會徹底冇事。”

中年胖子欣喜無比:“謝謝小神醫,謝謝小神醫……”

“小神醫,我這耳朵痛,能治不?”

“我肚子三天兩頭絞痛,你給我也看看。”

“醫生,我一直流鼻血,怎麼都止不住,你給我看看……”

十幾名患者嘩啦一聲圍了過去,把葉凡往自己身邊扯過來。

公孫淵一時被晾在一旁。

“你這痰火閉塞,造成咽痛,一服利膈湯就能解決。”

“你咳嗽喘急,是肺部虛火過甚,三劑瀉白散即可。”

“你頭痛煩熱,我給你紮三針,再服用黃龍湯就能斷根……”

葉凡看病的速度極快,片刻便將十幾個病人看了個遍。

每一個人都被葉凡精準說出病因、病狀,或針或拿或下藥,葉凡令每一個病人都滿意地離去了。

大家奔走相告,口口相傳,都說金芝林來了個小神醫。

很快,醫館又多了幾十個病人。

葉凡從容解決。

期間,公孫淵一直看著,聽著,神情越來越肅穆,越來越震驚。

這些都是老街坊,基本病情都早已瞭解,所以葉凡如此從容道出病情,公孫淵發自心底的驚訝。

等葉凡治好幾個頑疾,還用相似藥方治好病人,公孫淵對葉凡就佩服的五體投地了。

而且這副門庭若市的場景,隻有在公孫淵幼時的記憶,才曾經出現過。

這麼多年來,一直殘留在公孫淵的夢,今日場景再現,公孫淵竟激動地想哭。

他抖動著山羊鬍,主動充當起了葉凡的助手,重新打開藥房抓藥煮藥,端茶倒水……

“先生高才,請受老朽一拜。”

等病人都看完後,公孫淵起身走到葉凡麵前,畢恭畢敬來了一個鞠躬:

“先生才華遠勝於老朽,你來開設醫館是百姓之福。”

他這一生,最後悔的,就是以前年少輕狂,冇好好跟爺爺父親學醫,導致自己醫術冇學到精髓。

麵對愛莫能助的患者以及孫女,他無數次愧疚,如今見到葉凡這樣的神醫,他自然心悅誠服。

“這房子,你一千五百萬拿走。”

一千四百萬買藥,一百萬吃穿住行。

宋紅顏無比高興,冇想到轉眼就省了八千五百萬。

葉凡一把攙扶著公孫淵開口:

“這錢,我一分都不想出。”

全場瞬間死寂。

葉凡隨後一笑:“我想看一看公孫倩……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