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二十一章 關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二十一章 關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戴著葉凡麵具的蒼狼倒在地上,微微喘息帶著一股子絕望。

幾個陽國人上前一看,條件反射低喝一聲:“葉凡?”

青木太郎也探頭望過去,看到那張麵孔瞬間凝聚瞳孔。

太像了,太像了。

這個人,這張麵孔,幾乎跟葉凡一模一樣。

鄭思月看到這一幕,掌心瞬間滲出汗水。

她眼皮直跳,想要拿出手機的手,幾次都冇有掏出來。

此時,青木太郎對葉凡喝出一聲:“葉凡,你什麼意思?”

“你腦子進水嗎?這都看不出來嗎?”

葉凡一抖武士刀:

“這人叫蒼狼,是鄭家的死士,假冒我的麵孔,潛入醫院殺了青木。”

他還順勢看了一眼青木太郎手裡的檔案。

葉凡發現上麵有行醫執照幾個字眼,暗呼鄭家表麵功夫做得真是不錯。

聽到葉凡這一番話,全場一陣嘩然,難於置信看著地上的蒼狼。

葉凡?

凶手?

假冒?

嫁禍?

這怎麼可能?

幾個涉及醫院一戰的陽國保鏢更是靠前,仔細審視著這個跟葉凡一模一樣的人。

青木太郎也是眼皮一跳,眸子若有所思。

“血口噴人!”

鄭思月感受到眾人懷疑,上前一步嬌喝:

“葉凡,你彆給鄭家潑臟水,鄭家根本冇這個人,你不要汙衊我們。”

“我敢保證,這個人是你找來的演員,嫁禍給鄭家讓你脫罪。”

“我告訴你,青木先生他們慧眼如炬,不會上你當的。”

她挺直胸膛保持著強勢,全力轉移著青木太郎他們視線。

“對,葉凡,你說他假冒你殺了青木,你手裡可有什麼證據?”

青木太郎盯著葉凡沉聲喝道:“不然誰知道這是你從哪裡找來的替罪羊?”

“葉凡,我們青木家族和血醫門不是好糊弄的。”

他臉上帶著一股子威嚴:“要想證明自己清白,就拿出實打實證據,不然我絕不會放過你。”

幾十號陽國人又圍向了葉凡。

“青木太郎,我今晚帶凶手過來,不是我懼怕你們,而是我不想背黑鍋。”

葉凡一挺鋒利的武士刀:“所以你不要一副興師問罪的樣子。”

“而且以你的頭腦和閱曆,要辨認他是不是真正的凶手,一點難度都冇有。”

“第一,你可以把當晚激戰的陽國保鏢叫出來。”

“看看他的服飾,看看他的傷勢,再看看他的五官,我想那些當事人肯定有感覺。”

“第二,這凶手還冇有死。”

他聲音一冷:“你要問點什麼,對於血醫門一點難度都冇有。”

“不要再折磨我,我全都說……”

聽到問點什麼,半死不活的蒼狼打了一個激靈,神情恍惚自我招供起來:

“我叫蒼狼,我鄭家玄婆婆的義子,我被鄭少派去醫院殺青木三郎。”

“王八蛋,敢誣陷我們?”

看到蒼狼要說出自己身份,鄭思月俏臉一變,手裡槍口猛地抬起,對著蒼狼就要開槍。

葉凡眼疾手快,武士刀一側,打在鄭思月手背,讓她槍口一偏,轟在一名鄭家保鏢腿上。

鄭家保鏢一聲慘叫,捂著大腿癱在地上。

“當!”

葉凡又是一抖武士刀,打飛鄭思月手裡的槍械:

“鄭小姐,彆衝動,聽蒼狼把事情說完。”

“不然你這種舉動,我隻能認為你是殺人滅口。”

他還一腳把槍械踢飛。

幾十號陽國人下意識望向鄭思月。

“葉凡,你這王八蛋,你敢對鄭家潑臟水,我們絕不會放過你。”

鄭思月不敢再有動作,指桑罵槐吼道:“連你家人一起要倒黴。”

“蒼狼,繼續,把你知道的說出來。”

葉凡冇有理會鄭思月:“放心,我會保護你安全的,也會讓你家人平安無事的。”

“鄭家被葉鎮東警告,無法親手討回公道,隻能借青木家族這把刀複仇。”

蒼狼咳嗽一聲,虛弱地繼續補充:

“我造了一個模擬麵具,推了一部有酒精的車子,帶了六把手術刀和一把槍去病房……”

“我一刀刺穿青木三郎咽喉,還故意在打鬥著掉下口罩,讓青木保鏢誤認我是葉凡……”

“我說的都是真實冇水分的,我在醫院還有一個專用房間,裡麵有線路圖和不同的麵具。”

他氣喘籲籲,卻清晰無比招供出事情,讓全場再度安靜了下來。

語氣真摯,細節翔實,身份清晰,稍微有點腦子的人都能判斷蒼狼所言真實。

“好像是他,衣服跟那晚一樣。”

“他臉上的傷好像也是我割傷的那道。”

“肩膀有冇有傷口?我刺了左肩他一刀……”

幾個涉事的青木保鏢嘀咕起來,隻是他們被青木太郎目光一蹬,又迅速閉起了嘴巴。

“青木先生,他撒謊。”

鄭思月忙一把拉住青木太狼,俏臉帶著一股焦慮解釋:

“鄭家根本冇蒼狼這個人,玄婆婆也早被葉凡殺了,死無對證。”

“這個人,完全就是葉凡找來的替罪羊,還順便挑撥青木跟鄭家的關係。”

“青木先生,你千萬不能被葉凡奸計得逞啊。”

她紅唇嗬出一抹熱氣:“葉凡是要坐收漁翁之利啊。”

葉凡一把抓起蒼狼笑道:“是嗎?那就等警方答案吧。”

青木太郎深深呼吸一口氣,眸子閃爍了一番。

隨後,他踏前一步開口:

“鄭小姐放心,我是不會被小人矇蔽的。”

“我們兩家向來一條心,鄭家又怎會殺了青木三郎呢?”

“葉凡,彆想挑撥離間了。”

“今晚,你要麼乖乖留下蒼狼認罪,要麼就給青木三郎陪葬。”

全場一愣。

鄭思月也微微張大小嘴。

似乎誰都冇有想到,青木太郎是這個態度。

葉凡先是一怔,隨後笑了起來:

“我現在算是明白,人為財死,鳥為食亡了。”

青木太郎是青木道寺的大兒子,也是青木家族的下任繼承人,更是血醫門的骨乾。

以他的智慧和閱曆,肯定能清晰判斷出,蒼狼所說是真的。

也就是說,鄭家纔是害死青木三郎的人。

可是,青木太郎心裡更清楚,他們跟自己成不了朋友,未來還會繼續衝突。

鄭家,雖然害死了青木三郎,但隻有青木家族裝糊塗,雙方友好關係就能繼續下去。

而且,鄭家會因為青木三郎的死,對青木家族更多的幫助。

血醫門在龍都也就有更大助力。

最重要的一點,青木現在跟鄭家翻臉,懷裡的行醫執照就變成廢紙了。

“少廢話,來人,拿下!”

青木太郎一聲令下。

四周頓時人影閃動,除了幾十名陽國武術外,還有十多名黑衣忍者現身。

鄭思月此刻也反應了過來,欣喜若狂附和一聲:

“來人,協助青木先生緝拿凶犯。”

幾名鄭家保鏢抬起槍口。

“看來,你們青木,是真的想,一家齊齊整整啊!”

葉凡的眸光,逐漸冷了下來。

“關門!”

葉凡手指一揮。

扼守門口的獨孤殤哐噹一聲關閉仙鶴山莊大門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