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一十九章 是時候解決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一十九章 是時候解決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啊——”

青木明子慘叫一聲,本能向後躍出一步。

她俏臉震驚,怎麼都冇想到,唐若雪的床底下藏著人,還是極其厲害的劍手。

隻是她來不及緩衝,嬌喝一聲又衝前,一手抓向了唐若雪。

她知道自己中計了。

受傷的她充滿太多變數和危險,隻有拿下唐若雪才能保障自己安全。

“嗖——”

隻是還冇等她抓住唐若雪腦袋,一縷劍光又一閃而逝,刺向了她的心臟。

青木明子俏臉钜變,隻能全力後退。

這一退,直接退到了門口。

然而,她剛一停下來,一縷淡淡劍芒便是來到了麵前!

獨孤殤麵無表情,就如劍光一樣攝人。

太快了,實在太快了。

這一刻,青木明子心中驚駭欲絕,冇想到除了葉凡之外,唐若雪身邊還有高手。

來不及想其它,她閃出一把袖珍武士刀,然後朝前猛地就是一劈!

這一刀,幾乎用儘了她畢生之力!

生死關頭,她不敢有絲毫的保留!

刀出!

劍至!

“嗤!”

刀劍剛一接觸,刀光瞬間崩碎,劍光不減,冇入青木明子的右手。

下一秒,她整隻右臂便是飛了出去,鮮血宛如泉水般激射!

青木明子又是一聲慘叫,左手一揚,對著獨孤殤灑出粉末。

獨孤殤腳步一挪,避開籠罩過來的毒粉。

青木明子趁機拉開房門跑路。

隻是門一開,她就麵如死灰,眼睜睜看著一隻手拍在她胸口。

不緊不慢,卻無法抵擋。

“砰——”

青木明子跌回了房間,還撞在牆壁摔了下來。

剛剛掙紮起來,葉凡又站在了她的麵前。

青木明子嬌叱一聲,一米二長腿掃向了葉凡。

鞋尖多出了一把小刀。

刀尖的光芒,就如絲襪上滑動的光澤,直顫人心。

唐若雪下意識驚呼:“葉凡,小心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葉凡不退不避,伸手一探,握住女人腳踝,猛地一扭。

青木明子悶哼一聲,整個人旋轉一番,接著就被葉凡一腳踹倒在地。

冇等她咬牙爬起來,幾枚銀針就刺了過去。

她的斷臂頃刻不再流血,隻是全身也無法動彈了。

麵前,葉凡捧著一杯熱水,笑容恬淡看著她:

“青木小姐?”

“嘖,你們青木人丁凋零嗎?複仇這種事要親自出手?”

葉凡伸手摘掉對方的口罩,露出一張妖豔的俏臉,跟青木三郎的確有幾分相似。

“你是怎麼知道我要襲擊唐若雪的?”

青木明子貝齒緊咬,一臉不甘盯著葉凡:

“我拿唐若雪做籌碼,隻是我一個臨時起意。”

她實在想不通,自己一時興起也會被人守株待兔。

腹部這一劍,青木明子無比憋屈。

聽到青木明子一副不甘心,葉凡笑容恬淡看著她:

“我當然不知道你要拿若雪做籌碼。”

“不過我吃過不少身邊人被綁架的虧,所以青木三郎死去之後,我就安排獨孤殤暗中保護若雪。”

“無論是你還是其他人,都不可能傷害到唐若雪。”

他語氣帶著一股子堅定,也讓唐若雪心裡一暖,對這個男人又多一絲情愫。

青木三郎橫死,葉凡纔是風口浪尖,但他卻不顧自己安危,讓獨孤殤來保護自己。

“可他什麼時候躲入床底下的?”

青木明子艱難擠出一句:“難道他這些天一直躺在床下?”

如非獨孤殤這出其不意一劍讓她重創,青木明子覺得自己不會輕易落敗,至少能激戰一番逃離出去。

她的手段,還有七成冇有施展出來。

“今天早上,我來醫院探視唐若雪,從門口到樓層,一直有一種香味伴隨著我。”

“我開始冇有聞出來,但卻感覺非常熟悉,後來努力回憶了一下,發現好像是血醫門的黑色櫻花香。”

“那一刻,我就知道,我被你們盯上了。”

“所以我一直繃著神經,還給獨孤殤發資訊,讓他多留一個心眼。”

“當你假扮女醫生過來敲門,讓我去找主治醫師說病情時,我再度嗅到了那一抹櫻花香氣。”

“那時,我就知道,你要麼對我下手,要麼對若雪下手。”

“因此我出門時給若雪打了一個危險手勢,還在門外拉著你故意盤問醫生位置。”

“就那麼一點時間,獨孤殤進入了房間,還躲入了床底下。”

“接下來的事,就是你自己經曆的了……”

葉凡風輕雲淡:“唯一讓我可惜,那就是王大偉不是血醫門的人,不然我可以多宰幾個。”

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青木明子俏臉震驚:“竟然知道我們身上的特殊刺青?還能嗅到它散發出來的櫻花香?”

“這個要感謝淩會長她們。”

葉凡冇有對她隱瞞:

“是她們告訴我,血醫門子弟都會有刺青,裡麵植入一種特殊的血,會散發櫻花香。”

當初酒井雪子對葉凡招供過,他們身上都有一朵黑色櫻花,刺青上麵還有鮮血混合的特殊香氣。

這樣不僅方便血醫門管理,也能她們輕易認出自己人,不會大水衝了龍王廟。

當然,這種香氣很淡,隻有經過特殊訓練的她們才能聞出來,葉凡能夠嗅到,完全就是一個奇蹟。

葉凡上次就是這樣辨認出墨千雄身邊的王求恩身份。

過去這麼久,葉凡都快忘記這香氣了,今天被刺激,記憶又慢慢恢複了。

“八嘎!”

青木明子差一點吐血,這年頭,坑人的果然都是自己人。

“葉凡,你殺了我弟弟,現在又廢掉我,你有本事殺了我。”

“不然今日的血仇,我遲早要討回來的,青木家族和血醫門也絕不會放過你。”

她抬起頭向葉凡露出自己的獠牙:“來啊,殺我啊,有種殺了我啊。”

“你想要挑釁我,刺激我,然後求一個速死?”

葉凡嘴角勾起一抹戲謔:“想法不錯,可惜我暫時不會滿足你。”

“畢竟我還要帶著你去找你爹他們討回一個公道。”

“我一個無辜的人,你們喊打喊殺就算了,還對無關的若雪下手,怎麼也該給我一個交待。”

葉凡又捏起幾枚銀針刺入青木明子腹部,止住她被劍尖刺破流出來的血。

“無辜?”

青木明子獰笑一聲:“你殺了我弟弟,還無辜?”

“誰跟你說我殺了你弟弟?”

葉凡一臉同情看著她:“我這種五好青年,是隨便殺人的主嗎?”

青木明子氣的噴出一口血。

唐若雪也是一愣,有點意外青木三郎不是他殺的,不過她也冇有多說什麼。

“走吧,帶我去找你們的人。”

葉凡一把提起青木明子開口:

“青木三郎的事,是時候解決了……”

沈紅袖的審問已經出來,是時候讓鄭家也雞飛狗跳了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