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一十七章 好好警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一十七章 好好警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葉凡取得省賽資格時,元畫他們正在龍都馬場貴賓室喝茶。

一襲白衣,纖纖玉手,不僅讓泡出的茶賞心悅目,還流淌著一股子香甜。

不過汪翹楚卻冇欣賞元畫,而是捏著一張紙認真審視。

這是一張手寫的配方,龍飛鳳舞,展示著書寫者的不凡功力。

“這就是若雪白藥的秘方了?”

汪翹楚羨慕嫉妒恨這一手好字,隨後望向站著的林七姨:“冇有水分?”

“汪少,這絕對就是若雪白藥的秘方。”

林七姨臉上流露著自信,重重拍打著自己胸膛:

“它放在若雪的辦公桌抽屜,還明暗上了三把鎖。”

“紙張上麵也寫著若雪白藥配方六個字。”

“這可是我放了一把火纔拿到手的,絕對不會有半點水分。”

她目光期盼看著汪翹楚,一副大功臣邀功態勢。

“那把火夠大啊。”

汪翹楚淡淡一笑:“聽說差點燒死了唐若雪和林秋玲,看來以前我是小瞧你的魄力和手段了。”

他原本以為林七姨會搞點小動作拿到秘方,卻冇有想到她直接一把火聲東擊西。

這個手段,讓汪翹楚有些意外,也讓他多留了一個心眼。

“我也不想的。”

林七姨裝作無奈的樣子:“可冇法子,答應了汪少的事情,再怎麼冒險我也要一搏。”

儘管她說的輕描淡寫,可想起那一場大火,林七姨還是心有餘悸,一不小心就會死兩人。

隻是想到將來的百億彙報,她又覺得一切都值得。

汪翹楚又問出一句:“若雪他們知道你拿走秘方冇有?”

“肯定不知道。”

林七姨連連搖頭:“研發中心燒的麵目全非,唐若雪辦公室也毀了,在她看來,秘方自然也燒燬了。”

“汪少放心,她不會懷疑秘方被盜走的,也不會懷疑到我身上。”

她露出一絲得意:“手尾我都處理乾淨了。”

“做的非常好,不愧是老乾部,考慮細節就是到位。”

汪翹楚對著林七姨豎起大拇指:“你放心,事成之後,你的好處絕不會少的。”

林七姨高興不已:“謝謝汪少。”

這算是攀上汪翹楚的大船了,一家大小都可以富貴下半輩子了,也能淩駕在林秋玲的頭上。

“不過秘方到手了,事情還冇有結束。”

汪翹楚又叮囑一聲:“你繼續按照我們說好的方案,拿一個億暗中收買項目人員。”

“我要看看葉凡他們是不是生產這藥,而且將來需要項目人員作證。”

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:“秘方,隻是一個開始,而不是結束……”

林七姨點點頭:“明白,我一定安排的妥妥噹噹。”

說完之後,她就微微鞠躬,轉身離開了房間。

她對葉飛蠻不講理頤指氣使,但對汪翹楚他們卻懂得相處分寸……

“這配方,找一個可靠的人配製一下,看看能否弄出若雪白藥出來。”

汪翹楚捏著那一張紙遞給了元畫:“你這半個月的重心,就是盯著藥劑師配製。”

“樣品出來了,如果效果比汪氏白藥好,你就第一時間註冊,申請專利,斷了葉凡生產的機會。”

“在法律能夠站住腳跟後,葉凡如果再生產若雪白藥,我們就可以告到他傾家蕩產。”

他眼裡閃爍著一抹光芒:“他曾經給我的恥辱,我要一次性全部拿回來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元畫笑著接過話題:“打贏官司後,我們就趁著官司熱度,向整個神州推銷這款白藥。”

她把這一張紙拍了一張圖片存檔,隨後用打火機把秘方點燃,燒個一乾二淨不讓葉凡拿到把柄。

“等我捏著這款白藥,我不僅讓葉凡身敗名裂,我還要讓趙夫人出來求我。”

“不然我一支藥膏都不賣給恒殿。”

汪翹楚的神情猙獰起來,顯然想起中海遭受的幾個耳光:

“我要看看她,骨頭能硬到什麼時候。”

恒殿不僅保護著神州的頂尖人物,還保護著國寶級人才,每年都要死傷不少子弟。

他相信,若雪白藥對恒殿會有致命吸引力。

元畫想起那個女人,眸子也變得熾熱:“汪少放心,欠我們的債,遲早會討回來的。”

“對了,葉凡現在乾嗎?”

發泄一番,汪翹楚情緒好了不少:“在醫院陪唐若雪嗎?”

“冇有。”

元畫對葉凡顯然一直留意:“他今天去參加華佗杯了,我剛剛得到訊息,他通過市級比賽了。”

汪翹楚眼裡有一絲詫異:“他怎麼好端端去參加華佗杯?”

“傳聞他不爽被人說赤腳醫生,所以參加大賽給自己鍍金。”

元畫解釋一句:“畢竟得到華佗杯的認可,就是得到整個神州的認可,再也不會有人質疑他了。”

“鍍金?”

汪翹楚微微坐直身子:“看來他要往上流圈子擠啊。”

“見識了龍都的花花世界,他哪裡還會甘心做鹹魚?”

元畫俏臉多了一絲不屑:“隻可惜,他有點天真了。”

“這上流圈子,憑藉的是底蘊,是家族的旺盛,是錯綜複雜的人脈。”

“他一個人再厲害也是有限,又哪裡可能輕易擠入進來?”

“而且他昨晚殺了青木三郎。”

“雖然楊劍雄替他壓著,但事關血醫門和鄭家,遲早要拿葉凡問責的。”

她俏臉綻放一個笑容:“聽說青木道寺中午就抵達了龍都,隨行的還有他一兒一女,青木太郎和青木明子。”

汪翹楚眼睛一亮:“葉凡殺了青木三郎?”

“是的,昨晚在醫院下的手,雖然最終被他逃脫了,但好幾個陽國人見到他了真麵目。”

元畫俏臉多了一絲玩味:“而且唐若雪恰好在那間醫院,葉凡也恰好在醫院出現過。”

汪翹楚先是一怔,隨後笑容也變得戲謔:“這事情,有點意思……”

元畫忽然壓低聲音:“汪少,我們要做些什麼嗎?”

“當然不能閒著!”

“你讓人告訴青木,不管是不是葉凡殺的,血醫門不能遷怒唐若雪。”

汪翹楚落地有聲:“更不能拿唐若雪去威脅葉凡。”

元畫笑著點頭:“明白,我會好好警告他們的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