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一十六章 龍都第一大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一十六章 龍都第一大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黑幕?

中醫完了?

“站住!”

葉凡冷笑一聲:“把話說清楚,什麼造神,什麼見不得光?”

“自己乾了什麼不清楚嗎?”

郭詩雨氣勢洶洶:“你不要臉,我們還要臉,中醫也還要臉。”

聽到這裡爭執,無數選手靠過來圍觀。

龔老臉色一沉:“郭小姐,有事情最好挑明,彆說一半藏一半。”

他眼裡揉不得沙子。

“龔老,這種事還要說嗎?”

郭詩雨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:“大家都不是傻子,你當我們看不出黑幕嗎?”

“就是,龔老,我們說出來,主辦方就聲譽掃地了。”

一個眼鏡女子語氣玩味:“有些事還是心知肚明吧。”

黑幕?

聽到這一句,全場一片嘩然,驚訝望著龔老和葉凡他們。

龔老臉色一沉:“郭小姐,你今天必須把話說清楚。”

“你說我們主辦方有黑幕,你最好拿出實打實鐵證。”

他喝出一聲:“不然你就不是在控訴,而是在汙衊。”

“嗬嗬……”

郭詩雨不置可否冷笑起來:“汙衊?我用的著汙衊葉凡嗎?”

“葉凡理論考試滿分,讓大家震驚,你們就想要造神,想要打響龍都的名頭。”

“所以這次市賽的現場診斷,你們就給葉凡安排托兒做病人。”

“十個病人,診斷全對,治療方案一流,你覺得我們會相信嗎?”

“我們這些老手都有紕漏,治療方案也不完善,葉凡一個半路出家的赤腳醫生,怎麼可能全對?”

“理論滿分容易理解,多看點書,死記硬背一番,還是能夠做到的。”

“但現場診治,拚的是經驗,是醫術,一個新手怎可能妙手回春?還十個都解決?”

她扯著嗓子響徹了全場:“就是龔老你也做不到吧?”

龔老臉色一沉:“我確實做不到,但不代表葉凡做不到!”

“得了吧。”

郭詩雨不耐煩開口:

“葉凡一年前還不會醫術,一年後就變成神醫,你敢說,我們也不敢信啊。”

“他變神醫隻有一個解釋,你們中醫協會要造神,要打造葉凡醫神旗號,所以你們搞了黑幕。”

她唾棄地看著葉凡:“我對這種走後門,靠黑幕起來的人,看不起。”

眼鏡女伴她們也是一臉鄙視,認定葉凡靠熊農氏過關。

郭詩雨一直想不通,葉凡怎會突然這麼厲害呢,考試第一,臨床看病也第一,好像開了掛一樣。

這讓她很不爽很不舒服,一個得不到自己青睞的吊絲追求者,憑什麼就淩駕自己頭上?

隨後,她想到早上看到的一幕。

郭詩雨打了一個激靈,認定葉凡行賄了熊農氏,也判斷出熊農氏庇護葉凡過關。

所以她理直氣壯向葉凡發難。

”什麼?黑幕?主辦方要造神?“

”怪不得,葉凡這匹黑馬能殺出來,原來是熊會長他們安排的人。“

”這也就能解釋,理論第一,臨床診斷也第一了。“

”這一次造假,上一次理論考試,也很大機率是造假了。“

”熊會長他們上次氣勢洶洶,不過是跟葉凡演雙簧。“

”這樣一看,要踢走葉凡的盧理事反倒是正義之人。“

隨著郭詩雨她們的汙衊,在場不少選手紛紛議論起來,望向葉凡的目光充滿了鄙夷。

顯然在他們認知中,這兩次比賽有黑幕,比葉凡考兩次第一更能讓人接受。

葉凡冇有出聲,隻是笑望著郭詩雨,這女人,真是自尋絕路啊。

“胡說八道!主辦方從頭到尾都光明正大,問心無愧。”

“你剛纔那些話,隻不過是你惡意揣測。”

聽到眾人議論,龔老聞言氣得不行:“你要控訴,你就拿出證據,不然就是你誹謗。”

“證據,冇有!”

郭詩雨挑釁地看著葉凡:

“不過我可以當眾證明葉凡是廢物。”

“葉凡,我要向你挑戰,就地比試一場……”

“如果你醫術不如我,你就主動滾蛋,不再參與比賽,以後也不得行醫。”

幾個女伴翹起嘴角望向葉凡:”對啊,敢比試嗎?“

一百多人也齊齊看著葉凡。

這可是事關葉凡和龍都中醫協會榮譽的一戰。

葉凡如果輸了,不僅會失去比賽資格,中醫協會的聲譽也毀了。

”比,當然冇問題。“

不等龔老開口說話,葉凡上前一步看著郭詩雨:

”不過我輸了,我滾蛋,你輸了,對龔老他們說對不起,同時你也滾出去,不得再行醫。“

”怎麼樣?“

他不介意給對方一點顏色。

郭詩雨眼皮直跳,隨後昂起脖子開口:”好,一言為定,大家作證。“

她就不相信,自己臨床經驗還比不上葉凡。

雙方很快定下規矩,就在門口選擇一個病人救治,看看誰的手段更高明。

今天等於義診,所以門口有不少疑難雜症病人,在場眾人很快找來第一個病人。

一個裹成粽子坐著輪椅的羽絨男子被人推了進來。

他四十多歲年紀,呼吸急促,身子發抖,戴著口罩,時不時還眼露痛苦。

不過他一身華衣,舉止儒雅,雖然情況不好,但還是彬彬有禮跟眾人點頭,很有教養。

看起來出身富貴人家。

葉凡上前幾步把羽絨男子推到郭詩雨麵前:”郭醫生,你先來吧。“

他依照規矩,戴上耳塞,免得聽到郭詩雨的診斷。

郭詩雨也冇有扭捏,伸手給羽絨男子把脈,還對他詳細問了一番。

片刻之後,她就收起了手,拿起紙筆嗖嗖嗖寫了起來。

她一臉得意,胸有成竹,接著示意同伴把葉凡的耳塞摘掉。

”葉凡,輪到你了。“

”如果你冇把握的話,我可以給你看看我的藥方,給你提示一點。“

郭詩雨挑釁的看著葉凡。

”不用!“

葉凡淡淡出聲:”老人家病情,四肢痠痛,不能伸展,更難於久站和行走。”

“如果咬牙行走五分鐘以上的話,就像是骨頭斷了一樣。”

“而且雙腿特彆怕涼,不僅冬天要棉褲裹著,就算是夏天也要穿兩條褲子。”

“郭醫生診斷,是四肢厥逆、惡寒蜷臥、神衰欲寐、麵色蒼白、腹痛下利。”

“開的方子,不過是附子15克,乾薑6克,炙甘草6克的四逆湯。”

葉凡語氣淡漠,卻如石破天驚,讓郭詩雨笑容僵滯,拿著藥方的手不動。

一個選手拿過藥方掃視一眼:“附子、乾薑、炙甘草……哇,全中。”

這怎麼可能?

眼鏡女人等選手震驚看著葉凡。

他們怎麼都冇想到,葉凡不僅不用把脈就診斷出患者病情,還精準說出郭詩雨的診斷和用藥。

這也太神了。

如非這病人是隨機拉進來的,他們都要認為又是一個托了。

郭詩雨也滿頭大汗,完全冇想到葉凡真能看病。

精心寫出來的藥方,變成了廢紙一張。

“對對對,小夥子,就是這個症狀。”

聽到葉凡這一番話,羽絨男子高興喊起來:

“我去了不少醫院都冇辦法治好,吃中藥倒是有點效果,隻不過藥一停,就又犯了。”

“我這羽絨男子都快成了個藥罐子,醫生,麻煩你幫幫忙,給我好好看看吧。”

葉凡這麼神奇,讓他非常期待起來。

“你以前應該用過不少四逆湯,最後疼的受不了了,還嘗試過用跌打散外敷……”

葉凡又追問一句:“對不對?”

羽絨男子頓時目瞪口呆,連用跌打散都看出來開,這可真是神醫啊。

看到羽絨男子這個樣子,眾人再度精神恍惚,毫無疑問,葉凡又說中了。

“其實,是你拿的這些藥方不對症。”

“你關節寒凝,營養缺失,加上人過中年各種免疫力下降,所以這些方子隻能治標不治本。”

“一旦停藥就會立刻惡化。”

“我給你鍼灸和按摩一番,再開一個藥方,你每天喝下三碗,連續用一個月就可以了。”

葉凡拿出了銀針:“當然,以後依然要記得保暖。”

說完後,他動作利索施針,接著又寫了一個藥方。

冇多久,葉凡就收針,給患者雙腿按摩了一番。

很快,羽絨男子摸著雙腿激動不已:“神醫啊,神醫,我的腿,現在熱起來了。”

葉凡一笑:“你可以不用坐輪椅了,能夠正常行走了。”

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
羽絨男子高興地站了起來,還一把扔掉了輪椅:

“關節也不痛了,走起來也利索多了。”

他轉了好幾圈,臉上毫無痛苦,這昭示他以後真不用靠輪椅行走了。

眾人一片目瞪口呆,這葉凡也太神奇了,十幾分鐘就把羽絨男子頑疾治好了。

郭詩雨俏臉煞白,喃喃自語:“這這麼可能?怎麼可能?”

“黑幕……”

葉凡走到郭詩雨麵前冷笑:“你這種角色,值得我黑幕嗎……”

“給龔老道歉吧,然後自己滾出比賽,否則我將控告你誹謗。”

“你——”

郭詩雨羞憤不已,怨毒的目光盯著葉凡。

“道歉,道歉,道歉!”

突然,在場不少選手喊叫起來,紛紛要郭詩雨向龔老和葉凡道歉。

不,不,她怎麼可能向追求自己的吊絲道歉?

郭詩雨眼中閃過慌亂,而且……她冇錯,她說的是對的!

這世界上,根本不可能有人這麼厲害!

葉凡肯定是走後門的!

這羽絨男子也八成是托……

“啊——”

郭詩雨不斷給自己找著藉口,接著大叫一聲,發瘋一樣逃出了大廳……

“小兄弟,謝謝你的治療,我今天隻是路過,被你們選中進來死馬當活馬醫。”

”結果冇想到你一下子就把我治的七七八八。“

”從現在開始,你就是我秦家的朋友。“

”以後有什麼事,儘管吱一聲……“

這時,羽絨男子來到葉凡身邊,給他遞過去一張燙金名片。

葉凡一看,秦氏律師樓,秦世傑!

他微微一驚,這可是龍都第一大狀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