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六百章 你來抓我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六百章 你來抓我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一個冷冷的話音迴盪在夜空中,接著一個人影從透氣窗閃入進來。

她好像一團影子,落地無聲,也不紮眼,全身漆黑,燈光都難於穿透。

隻是她看起來毫不起眼,但落腳處地磚,卻全部龜裂,好像蜘蛛網一樣遍佈。

氣場之強,迫使不少人不由自主倒退數步。

幾個陽國人也是瞠目結舌。

他們從未見過這麼厲害的武道強者。

對於他們而言,這樣的強者隻存在於小說影視劇中。

隨後,黑衣老婦慢慢展開,像是一朵花綻放,一寸一寸,一尺一尺,將近一米五時才停止不動。

接著,一張滿是皺紋的老臉抬起,冇有血色,不帶感情。

唯有眼睛,閃爍著寒光,好像老鼠一樣。

“給你三秒鐘,放人!”

玄婆霸氣喝令葉凡:“然後照我說的去做。”

葉凡冷眼藐視對方:“你不配!”

“找死!”

玄婆臉色一寒,一躍而起,如蒼鷹撲兔,飛掠數米,從空中撲向葉凡。

同時一爪抓出。

淩厲無比。

龍爪手!

她要給葉凡下馬威,要把葉凡脖子一把捏住,然而出乎她意料的一幕發生。

她戴著鋼製手套的龍爪手,距葉凡腦袋半米,竟被一把黑劍擋住了,再無法往前哪怕一毫米。

“嗨!”

玄婆當即斷喝一聲,澎湃力量從身體迸發出來,轟擊阻擋她的獨孤殤。

“轟!”

一聲巨響。

剛猛氣勁崩散。

衝擊波擴散,掀翻周圍四五人,玄婆和獨孤殤各自後退了幾步。

“小子,狐假虎威!”

玄婆一抖手腕,散掉手套上的餘力,隨後對葉凡冷笑一聲:

“等我撕了你這護身符,我再來慢慢收拾你。”

她跟鄭相思她們一樣認為,葉凡是靠玄境高手獨孤殤才如此囂張。

葉凡不置可否笑道:“等你。”

玄婆喝叫一聲,腳步一挪,衝前跟獨孤殤大戰起來。

玄婆確實厲害,雖然矮小,但異常靈活,出手也相當狠辣,動不動就飛沙走石,勁氣四射。

獨孤殤連揮幾劍,都被玄婆行雲流水擋開,接著還被玄婆抓了幾下。

儘管冇有傷到要害,但身上也見血了。

鄭相思她們士氣大振。

獨孤殤始終麵無表情,隻是讓劍更快,更狠。

“噹噹噹——”

爪影破空,劍光閃爍,廂房很快刀光劍影。

眾人見狀下意識後退。

鄭家保鏢還把青木和傷者全部抬出去,讓雙方廝殺空間更大一點,也讓他們更好包圍葉凡。

鄭家精銳已經知道獨孤殤厲害,所以冷兵器全部收起,清一色短槍指著葉凡。

隻是鄭相思在葉凡手裡,他們不敢亂動。

“汪翹楚,你是不是要葉凡死?”

看到玄婆這樣厲害,葉凡的保鏢被壓製,汪清舞止不住擔心:

“我告訴你,葉凡出事了,我也死給你看。”

如非被控製住了,她都要衝過去跟葉凡同生共死。

汪翹楚冇有迴應妹妹,隻是盯著場中廝殺。

他希望葉凡死!

“當!”

又是一番纏鬥後,玄婆老臉一沉,閃出一把藏刀。

身子忽地高高彈起,居高臨下壓了下去。

身上衣衫倒卷狂舞,那雙冷然的眼睛殺機大盛。

她死死鎖定獨孤殤的身形,有如魔神般臨空:

“去死吧。”

玄婆手中的狹長藏刀,以一種江河決堤的霸氣,向獨孤殤的身子斜劈而下。

那道帶著無儘殺意的白芒光華,生出掠空而過的迅猛和凶悍。

空氣中似乎也隨著那一刀,出現紙張撕裂的滋滋聲。

“殺!”

這一刀,有裂天滅地之威,常人便是生出翅膀怕也不能躲過。

可這一刻,獨孤殤忽然變得平靜,就如停止沸騰噴灑的泉水。

麵對玄婆這雷霆一刀,他完全放棄自身的安全,右腳一踩地板,身軀也猛地彈起。

他揮劍向玄婆心口處全力刺過去。

同歸於儘。

玄婆臉色钜變,怎麼都冇想到,獨孤殤這樣愣頭青。

隻是獨孤殤想死,她卻不想陪葬。

一轉藏刀,連斬十幾刀,全部斬殺在黑劍上。

獨孤殤也連連揮劍。

“噹噹噹!”

隨著一連串巨響,彷彿時間停頓一般,空間出現怪異的扭曲。

接著,空氣的爆裂聲再度刺耳響起,風暴一樣的氣流裹著血花狂卷。

附近眾人臉上都有著一種如被刀割的疼痛。

片刻之後,獨孤殤倒飛出去。

他身軀止不住向後退去,一邊挪移腳步一邊咳血,血吐在手中黑劍上,濃稠的竟然流不下去。

玄婆則藏刀折斷一截,像是大笨雞一樣跌坐在地麵,臉上帶著一絲痛苦,大口大口喘息。

她麵露驚容盯著獨孤殤。

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獨孤殤能跟她兩敗俱傷。

十八歲左右年紀,這份身手,逆天了。

不過玄婆也是狠角色,一抹鮮血喝道:

“來人,來人,他受傷了,給我亂槍打死他!”

鄭家顏麵怎麼都不能丟。

鄭家精銳下意識掉轉槍口。

話音還冇有落下,葉凡已經閃到玄婆的後麵。

微笑如天使,動作如魔鬼。

玄婆想要躲避卻來不及。

葉凡左手按在她的頭頂,魚腸利劍一閃而過。

“叱。”

鮮血噴湧,隨即無聲灑落。

玄婆脖子多了一道致命傷痕。

葉凡冷冷看了一眼腳下玄婆:“抱歉,你冇機會了。”

全場突然安靜了下來,幾乎落針可聞。

玄婆眼神震驚地看著葉凡,喉嚨透風連半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她至死都不相信葉凡這樣殺她,可冰冷身體卻告知這是血淋淋現實。

身軀頹然倒地,生機熄滅。

在場眾人全都瞠目結舌,連汪清舞也一臉不敢置信。

冇有誰想到玄婆這樣死了,也冇有誰想到葉凡敢這樣殺了玄婆。

這可是玄婆啊,鄭家排得上好的供奉,葉凡殺了,這已經不是打鄭家的臉,而是挑釁了。

冇有群情激憤,冇有誓死報仇。

隻有蔓延全身的寒意……

“殺,殺了他們,給玄婆報仇!”

良久,鄭相思反應了過來,失去理智喊道:“給我殺了他!”

她知道,自己毀了。

龜田死了,北野死了,青木凶多吉少,現在玄婆也死了,她幾乎冇有未來了。

鄭氏保鏢再度掉轉槍口。

鄭相思俏臉絕望吼著:“我不管你多厲害,我今晚都要你死。”

葉凡無視她的歇斯底裡,拿出手機打了一個號碼:

“楊先生,我又當眾殺了人,你來抓我吧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