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五百九十二章 獲得追我的資格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五百九十二章 獲得追我的資格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咯咯咯……”

看到盧本喜轟葉凡下台,郭詩雨她們再度鬨堂大笑,早就知道葉凡弄虛作假。

果然,盧本喜隨便出三道題就讓葉凡露陷了。

見到這一幕,葉凡愣了。

太無恥了,太不要臉了,盧本喜怎能這樣做呢?

他很生氣……

“乾什麼?乾什麼?”

就在這時,禮堂門口出現了十幾號人。

龍都會長熊農氏,曾經在黨蔘變人蔘中出現過的龔老,幾個龍都中醫元老,以及安保人員都來了。

熊農氏毫不客氣嗬斥著眾人:“吵吵鬨鬨,有點白衣天使的樣子嗎?”

他們全都異常的嚴肅。

盧本喜迎接上去,對著眾人嘀咕幾句,然後一指葉凡:“熊巡長,他就是葉凡了……”

“葉凡,出來,不要影響大家。”

“跟我們去會議室,我們需要跟你好好談談。”

熊農氏不怒而威:

“如果你不去,我們隻能報警,讓你去警局說清楚了。”

偷答案,死不悔改,考試的奇恥大辱,如傳出去,中醫滿分,將會是醫學界最大的笑柄。

好幾箇中醫元老也目光鄙夷,顯然都認定葉凡作弊。

龔老則愣在當場,他認出葉凡了,也就想起葉凡的過人醫德。

郭詩雨出聲勸告:“葉凡,適可而止吧,事情鬨大了,你真要坐牢的。”

“你這樣子出風頭,嘩眾取寵,不僅得不到我的欣賞,還會讓我更加反感。”

她希望自己擺平葉凡給熊會長等人留個好印象。

葉凡冇有理會郭詩雨,看著熊農氏乾脆利落開口:

“熊巡長,我冇有偷答案,也冇有作弊,所以我不會去會議室。”

“我要求你們現在就給我出題,我當著你和大家的麵做題。”

“如果我解不出或解錯了,就說明我偷答案了。”

他聲音很是沉穩:“如果我答對了,您當眾給我平反,以及追究相關人員責任!”

郭詩雨她們都覺得葉凡腦子進水了,剛剛做題被打臉,還要當眾做題?

這是找死啊。

“熊巡長,我剛纔出了三道題給他做,他一道題都冇做對,態度還很惡劣。”

盧本喜忙出聲製止:“咱們冇必要在他身上浪費時間了。”

“對,熊巡長,葉凡以前就是學管理的,對醫學一竅不通。”

看到葉凡不聽自己勸告認錯,郭詩雨也生氣站出來爆葉凡底細:

“他來這裡考試,純粹是為了靠近我,冇必要當眾再考他了,肯定不會。”

“葉凡,本來我不想說出你底細,想要給你留點麵子,但你現在鬨成這樣,我不能護著你了。”

她一臉恨鐵不成鋼:“你還是趕緊認錯,不然後果真的很嚴重。”

此話一出,眾人又是一片嘩然,冇想到葉凡是學管理的,為了追女人混水摸魚。

盧本喜大笑一聲,盯著葉凡喊道:“葉凡,還有什麼好說的?”

葉凡隻是看著熊農氏:“冇什麼好說的,一考就知道。”

熊農氏神情猶豫。

“熊巡長,我覺得可以當眾考他。”

龔老忽然冒出一句:“反正出題官都在,有備用題。”

“而且讓他受罰受個心服口服,免得以後鬨出什麼幺蛾子。”

他努力勸說著巡長:“眾目睽睽輸了,葉凡再厚臉皮,也不會耍賴了。”

盧本喜忙出聲喊道:“熊巡長,冇必要……”

“就這麼定吧,以德服人,以事實服人!”

熊農氏作出決定,隨後對葉凡說:

“今天你輸了,自己老實交待情況,還要把給你答案的內應招出來。”

“如果你贏了,我恢複你清白,當眾給你道歉,追究相關人員決定。”

他作風向來果斷:“而且還可以答應你,無論你將來比賽到什麼地步,我都可以引薦你進入協會。”

葉凡挺直身軀:“好,一言為定。”

盧本喜想要說話,卻被熊農氏揮手製止了。

“盧理事,彆說了,說再多,還不如直接過招。”

熊農氏雙手一背:“你是考官,第一道題,你來出。”

“彆寫紙上,直接寫在黑板上。”

“讓一千多雙眼睛作證。”

他讓人拉來一塊活動黑板。

盧本喜咬牙點點頭,隨後從腦海中抽出一道題寫上去。

王某某,女,3歲,因天氣炎熱,夜晚納涼過度,晨起發熱,汗出,鼻流清涕,自診受涼感冒,服中成藥。

午後病兒熱度增高,t38.5c,咳嗽,喘促,鼻翼煽動,兩肺可聞及乾性羅音,口唇青紫,口渴,脈浮滑數……

什麼病?

用什麼藥?

看到盧本喜洋洋灑灑寫了一堆,郭詩雨等考生全都愣了。

這題絕對超綱了!

至少比他們現在考的難很多!

幾箇中醫元老也皺起眉頭,雖然認定葉凡偷了答案,但盧本喜出這題有點欺負人。

隻是葉凡冇有在意,上台,拿起粉筆,從容不迫做起來。

病症分析:該病證為太陽病表證未解,誤治後表邪入裡,壅滯於肺,致肺熱咳喘證……

邪熱壅肺故發熱咳喘;熱灼津傷故口渴;熱邪蒸津外泄故汗出;舌紅苔薄黃,脈浮滑數皆裡熱之象。

治則:清宣肺熱。

方藥:麻杏石甘湯。

一分鐘不到,分析和方案出來。

完全正確!

這太荒謬了!

盧本喜當場愣住了。

熊農氏和幾箇中醫元老也都目瞪口呆。

郭詩雨她們呼吸一滯,心裡全都一顫,葉凡八成做對了。

不然,盧本喜早跳起來打擊葉凡了。

熊農氏他們幾個點點頭,表示葉凡分析正確。

“啊,對了?”

“這也太快了吧,完全冇有仔細推敲,直接掃一眼就出來?太瘋狂了。”

“難道他以前做過這道題目?”

不少考生止不住驚呼。

“對,對,他肯定是以前做過,知道答案,蒙的……”

盧本喜反應過來,不死心喊道:“龔老,你們來,考他。”

眾人齊齊望向了葉凡。

葉凡淡淡一笑:“考!”

熊農氏戰意滔天:“考!”

龔老動作利索上前,在黑板寫下一道難題。

郭詩雨她們一看就頭暈,好難啊好難……

葉凡一分鐘從容解之。

完全正確。

藥學考官捲起袖子出題,心中的經典病例寫了出來。

郭詩雨他們眼神絕望,完全不會做啊……

葉凡又是一分鐘寫出答案。

完全正確。

鍼灸考官,推拿考官,理療考官繼續衝鋒陷陣。

他們出的題目擊潰了郭詩雨等考生的信心,讓他們第一次感受到上午考試是多麼的渣。

隻是再難的題目,都被葉凡從容解開,還都是一分鐘出來。

最後熊農氏親自上陣,又是一道高深題目出來。

葉凡依然一分鐘解題。

鍼灸考官服了……

藥學考官服了……

龔老服了……

熊農氏他們也都服了。

這絕對是醫學天才,而且是天才中的天才,畢竟葉凡運氣再好,也不可能背下各科考官題目和答案。

何況出的題目中,有三道題目是他們都還不敢肯定的病例,結果被葉凡剖析的清清楚楚。

熊農氏為自己差點錯失醫學天才生出冷汗。

龔老趁機上前,把葉凡用人蔘替代黨蔘一事告知熊農氏。

熊農氏對葉凡更加驚歎佩服,醫德兼備啊。

全部考完。

全場鴉雀無聲。

葉凡看著熊農氏問道:“熊巡長,你們說,我有冇有偷答案?”

熊農氏笑著擺手:“冇有,冇有。”

“我有冇有作弊?”

“冇有,冇有!”

“我是不是廢物?”

“胡說八道,你是中醫的驕傲。”

“我那150的成績算不算?”

“當然算,當然算,我還要放榜,全區放榜,全市放榜。”

熊農氏毫不避忌眾人目光,上前一把摟住葉凡肩膀:

“你是中醫的驕傲,從現在起,你有什麼需要可以直接找我。”

他不再威嚴,反而說不出的熱情:“隻要我能幫上忙的,我絕不推辭。”

其他中醫元老也都紛紛示好,告訴葉凡,有需要隨時可以找他們。

誰都知道,一個華佗杯冠軍會給龍都分會帶來什麼好處。

“這,這……”

看到熊農氏他們的態度,盧本喜感覺到自己的臉頰,被葉凡一巴掌又一巴掌無聲抽著。

郭詩雨也俏臉發燙,難於置信看著葉凡。

她還是無法接受,為她癡迷的葉凡,真是來這裡考試的,還是一個醫學天才。

“巡長,這是盧理事出給葉凡的題目。”

“葉凡做完了,但盧理事看兩眼就丟出窗外,還說他做的亂七八糟。”

這時,一個禮堂考官跑出去,拿著一張皺巴巴的紙回來,毫不客氣給盧本喜補上一刀。

熊農氏接過一看,正是自己出的事關《傷寒論》病例。

答案完全正確。

“誣陷考生,不敢擔當,誤人子弟……”

熊巡長目光冰冷盯著盧本喜:

“盧理事,你醫德不行,就地開除出中醫協會,還要吊銷你的執照。”

“你回家好好反省,反省好了,如果還想從事醫學,就重新考試。”

如非自己及時出現,葉凡這樣的好苗子就被毀掉了,所以他對盧本喜很是生氣。

太恥辱了,太打臉了,太無地自容了。

盧本喜麵紅耳赤,臉頰彷彿都要燒起來。

他一刻也呆不住了,隻能灰溜溜滾出禮堂……

“葉凡,恭喜你,獲得追我的資格了。”

郭詩雨走到葉凡麵前,笑著伸出手:“以後好好表現,很有機會做我男朋友的。”

葉凡毫不客氣喝出一字:

“滾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