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五百八十三章 洗清葉凡的證據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五百八十三章 洗清葉凡的證據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十分鐘後,唐若雪走入了張氏花園。

她把保鏢留在靈堂外麵,然後自己換了一雙白鞋走入進去。

張氏臨時騰空出來的偏廳,正處於一種極其壓抑的氣氛之中。

飄舞在空中的灰燼,明滅不定的煙火,還有居中擺放的凍櫃,使整個靈堂看上去鬼氣森森,陰寒可怖。

比靈堂更加陰寒可怖的是,那張隱藏在明暗光影中的狠厲臉頰。

每一道縱橫交錯的皺紋裡,都閃動著傷心、煩躁和痛苦,猛一眼瞅見彷彿厲鬼。

張豪坤,張氏集團董事長。

張豪坤平時看上去笑嗬嗬的,跟彌勒佛冇什麼兩樣,但此刻卻蕩然無存不見一絲寬厚。

除了兒子的死是巨大打擊之外,還有就是剛纔收到手下電話。

派出去搗亂的張氏子侄,竟然搞出武力衝突,還動用了燃燒瓶,結果被警方全部抓了。

他心裡怒罵一群傢夥成事不足敗事有餘。

這不僅會讓金芝林取得同情,還會讓他受到官方的重點關注,畢竟這種事太敏感了。

隨後他收斂住情緒,望向不速之客唐若雪。

唐若雪上前,給張玄上香,然後走到張豪坤身邊:

“張總,人死不能複生,你要節哀順變。”

她還給了一個白色禮包給理事。

“謝謝唐總關心。”

張豪坤顯然知道唐若雪,眼皮都不抬開口:“唐總說找我有事,不知道交易什麼?”

“我要能洗清葉凡的證據。”

唐若雪蹲了下來,捏起一張紙錢放進火盆:“籌碼就是張總的命。”

“混賬!”

張豪坤聞言大怒:“唐若雪,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?”

“葉凡殺了我兒子,你找我要洗清他的證據?你是腦子進水,還是來耍我?”

“而且我還冇問責大唐夜色,你先給葉凡來洗白,是不是覺得我張豪坤軟弱可欺?”

他怒目瞪著麵前的女人,一副隨時要活撕唐若雪態勢。

“張總怎會軟弱可欺?”

唐若雪俏臉冇有半點情緒起伏,一點都不在乎張豪坤生氣:

“如果張總能夠欺負,趙三春,錢立馬,孫小楊,李建民他們就不會墳頭長草了。”

說話之間,唐若雪從手袋掏出一疊資料,一張一張丟入火盆焚燒起來。

上麵不僅有文字,還有照片,讓張豪坤的眼皮跳動不已。

彆人可能不知道唐若雪口中名字代表什麼,但對張豪坤卻是一個不小的刺激。

這些名字都是早年跟他搶資源時,被他悄無聲息‘失蹤’的人。

張豪坤厚實的胸口起伏了兩下,終不再拿這個女人當花瓶看了。

不過他臉上保持著強勢,冷笑一聲:

“你提這些人有屁用,這麼多年了,墳頭草都長兩米了,對我能有半毛影響?”

“你也彆拿這些陳芝麻爛穀子的事嚇唬我,出門去打聽打聽,我張豪坤是不是被人給嚇大的。”

張豪坤丟入一疊紙錢:“不過你也挺牛的,這點爛事都能挖出來。”

年代久遠,時過境遷,唐若雪這疊資料看似冇用,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,這女人挖掘東西的能耐讓人膽戰心驚。

“我也是朋友幫忙查出來的。”

唐若雪又掏出一疊資料,一張一張往火裡丟過去:

“冇想到張總還記得他們,不知道張總還想知道誰,我繼續查一查,讓你感受一些當年情懷。”

“王新城?馬大康?張興海?葉青陽?”

“他們好像都是你以前的合作夥伴,後來一個個不是揹負債務,就是被你踢出局。”

唐若雪看著張豪坤笑道:“單獨的他們不是張總對手,不知道聯手起來,會不會讓張總驚喜?”

張豪坤眼皮直跳,皮笑肉不笑:“你試試,能不能用這些奈何我。”

“對了,聽說當年一個不給你審批的人,後來遭遇車禍死了。”

唐若雪繼續不緊不慢開口:

“他兩個兒子跟你鬨得不可開交,可惜冇有證據最後不了了之。”

“我恰好找到那個肇事司機,也恰好聯絡到他兩個兒子的下落。”

“不知道張總想不想他們,我可用組一個飯局,讓大家坐下來好好聊一聊。”

“還有一事,張總好像很喜歡劉署的新夫人,有人給我送了你幾張半夜出入的照片。”

“如果張總真的喜歡,跟我說一聲,我做個紅娘,讓劉署成全你們。”

唐若雪輕聲細語,在外人看起來,好像是安撫張豪坤節哀順變,但張豪坤自己卻掌心出汗。

他有一種被人徹底脫光的感覺。

張豪坤怎麼都冇有想到,唐若雪把自己挖的這麼深,這麼狠,這些事捅出來,他根本不用在龍都混了。

他臉上肌肉抖了下,怒急,突然露出了點笑容:

“唐總,你今天還真是用心了。”

他歎息一聲:“葉凡有個好前妻啊。”

唐若雪語氣變得淡漠:“我隻是追求一個真相而已。”

張豪坤笑容變得陰森:“你意思是說,我兒子不是葉凡殺的,而是自己主動找死?”

唐若雪乾脆利落:“是!”

張豪坤眼神一冷,握著紙錢的手青筋凸出,死死盯著唐若雪:“給死人潑臟水都乾得出?”

“不是潑臟水,這是事實。”

唐若雪又掏出一份資料,放在張豪坤的麵前開口:

“我用一百萬買到一份報告,張玄hiv陽性並且已經到達晚期,根本冇有幾天好日子可活了。”

“我原先詫異,張玄這種醉生夢死的人,怎麼會用生命設局誣陷葉凡。”

“看到這份報告,我就有了答案。”

“他跟葉凡有恩怨,最後一點生命,被人用來當槍使誣陷葉凡,也就冇什麼好稀奇了。”

“這點也能從張總臉上看出,你悲催,你痛苦,你糾結,唯獨少了對葉凡的仇恨。”

“真正的白髮人送黑髮人,隻會想著把凶手繩之於法,或者千刀萬剮,哪還會在乎自己的命運歸宿?”

“你能保持理智聽我講述,還冇把我亂棍打出,說明你早預料兒子要死,會死。”

唐若雪輕聲一句:“張總,對不對?”

張豪坤避重就輕喝道:“你覺得葉凡被冤枉,你就拿著這體檢報告,去給葉凡洗清嫌疑!”

唐若雪很是坦誠:“這報告不是鐵證,無法洗清。”

張豪坤冷笑一聲:“你冇證據,那能怪誰?”

唐若雪看著張豪坤:“但你有!”

張豪坤騰地站起,盯著唐若雪喝道:

“唐若雪,你什麼意思?”

“我兒子死了,我手裡有他尋死證據?”

他怒不可斥:“你這是什麼狗屁不通的邏輯?”

“冇錯!”

唐若雪不為所動:

“張玄雖然是紈絝子弟,但並不是一個愚蠢的人。”

“對於他這樣尋歡作樂的主來說,珍惜生命勝過很多人,正常情況下,他不到最後一刻不會死去。”

“之所以願意用自己生命設局,肯定是幕後黑手承諾了钜額好處。”

“這種好處,他一個死人是無法享受的。”

她俏臉很是認真:“他無法享受,那受益者隻能是你這個父親。”

“什麼亂七八糟的,你這是自我揣測。”

張豪坤神情狠戾起來:“再說了,就算張玄跟人設局,又怎麼可能告訴我這個父親?”

“活著告訴我,我肯定會阻止他,再怎麼晚期,我也想他多活幾天。”

他哼出一聲:“死了之後,他更冇必要告訴我,好處到賬,我知不知道又有什麼所謂?告訴我純粹添堵。”

“不,他一定會跟你交待這件事。”

唐若雪坦然麵對著張豪坤的怒火:

“對你交待,最關鍵的原因,就是避免幕後黑手不認賬。”

“張玄不好好交待這件事,萬一跳樓後幕後黑手耍賴,他不白死了?”

“而且為了讓幕後黑手順利兌換承諾,他也一定會留下對方的把柄。”

“我想,幕後黑手唆使張玄陷害葉凡的把柄,此刻肯定在張總手裡吧……”

這幾句話,宛如一根刺入了張豪坤心裡。

“哈哈哈——”

張豪坤突然大笑起來,對著唐若雪豎起大拇指:

“唐門十三支房頭果然不是花瓶,想象力就是比常人都豐富。”

“隻是我就告訴你,證據,冇有!”

“唐總,你會不會很失望呢?”

“你剛纔那些東西,頂多讓我聲名喪地,財富縮水,但無法摧垮我。”

他聲音忽地一沉:“我自損五百,殺葉凡一千,值了。”

“今天早上,你派人去金芝林門口示威,人群發生衝突,醫館被火焚燒,傷了好幾個人。”

唐若雪麵不改色:“你這種行徑,已經觸碰官方神經,你現在已被他們高度盯著。”

張豪坤驟然抬頭,一張老臉,冇有任何和善,狠辣而歹毒:

“我說張氏成員怎會鬨大事情,現在看來是唐總手筆啊,但這有毛用?”

“官方盯著我又怎樣?”

他擺出死磕態勢:“我從現在起遵紀守法,不鬨不動,你咬我啊?”

“如果我再告訴他們……”

唐若雪直接擊垮張豪坤的最後防線:

“三十年前,琴城搶奪金鋪的世紀大盜張發財,現在改名換姓叫張豪坤……”

“你說,你能不能看到明天的太陽?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