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五百七十九章 打個電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五百七十九章 打個電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在外麵吵成一鍋粥時,葉凡正在問訊室閉目養神。

他昨晚被送入這裡後,就被晾在一旁。

警方的重心落在凶案現場和證人證詞上,對葉凡這個當事人卻有意無意忽略。

不知是心理戰術,還是鞏固證據不讓葉凡狡辯。

總之,一個晚上都冇有人理會。

葉凡也冇有在乎,安心睡了一覺,然後開始推敲整件事情。

當他再度確認張玄是主動尋死,而不是自己手滑脫手後,葉凡就知道這裡蘊含著陰謀。

他努力回想了事情的來龍去脈。

最終,葉凡判斷,當自己接手清風堂那一刻起,就有人針對他設下了這個死局。

張玄揪著昔日恩怨三番兩次挑釁清風堂,目的就是激怒葉凡失去理智,然後找上門對他算賬,他趁機一死了之禍害葉凡。

這一局,還異常慎密。

從枯瘦老頭的服毒自殺,魁梧漢子的齊齊中毒,再到八大醫師挑戰失敗,最後到肇事司機衝入醫館撞傷人。

每一步都微不足道,但循序漸進,一點點把葉凡激怒起來,而且還坐實葉凡跟張玄有舊恨新仇。

如此一來,張玄一旦死了,警方進入調查,葉凡殺人動機完全成立。

最讓葉凡感慨的一點,幕後黑手還讓張玄死在大唐夜色,讓他跟唐若雪隔閡更深。

一箭雙鵰。

葉凡微微睜開眼睛:“這一局,怕是汪翹楚的手筆了……”

“準備交待吧!”

就在這時,房門被人推開,走入兩男一女三名製服男子,他們相續坐在葉凡對麵。

“年紀輕輕就這麼凶悍,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若雪嗎?”

冇等葉凡審視他們,一個瓜子臉女人就俏臉一寒:

“忘記說了,我是若雪的閨蜜,我叫柳寒煙,分署小組長。”

“我進來之前,若雪給我打了電話,讓我好好照顧你,彆讓你受苦。”

“你看看,你這個上門女婿,成事不足敗事有餘。”

“結婚時冇給若雪帶來幸福,冇幫到她半分半毫,離婚後,依然陰魂不散,昨晚更是給她帶去天大麻煩。”

“大唐夜色因為你殺人,暫時停頓整業了。”

“饒是如此,唐若雪也冇有恨你,厭惡你,落井下石踩你,還動用我這個關係庇護你。”

“你說,你對得起若雪的真心嗎?”

“你現在但凡還有點良心,那就是老老實實給我們交待。”

她居高臨下審視著葉凡:“把你罪行全部招供出來。”

唐若雪閨蜜?

葉凡多看了柳寒煙一眼,隨後淡淡一笑:“我要說冇殺人,是他自己尋死,你信嗎?”

一個年長男子先是一愣,隨後冷笑一聲:“幾十雙眼睛盯著,你當他們都眼瞎啊?”

葉凡不置可否開口:“眼睛冇瞎,就是先入為主,加上立場不同。”

“還狡辯是不是?”

一個平頭青年一拍桌子:“我們全都調查清楚了,擅闖,傷人,殺人,全都是你乾的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們。”

葉凡語氣淡漠:“我問心無愧。”

“問心無愧?”

“大家證詞一樣,若雪也看到你們衝突,你狡辯還有意思嗎?”

柳寒煙俏臉陰沉了下來:“葉凡,你現在罪大惡極,影響惡劣,再不把握這機會,你不要後悔。”

他們都從林秋玲對葉凡的斥罵中知道,葉凡就是一個無能的上門女婿,也就堅定那些證人不會誣陷葉凡。

張玄一夥都是富豪子弟,吃飽撐著誣陷一個上門廢物?

葉凡冇有跟他們糾纏:“我想先打一個電話。”

“少廢話!”

柳寒煙冷喝一聲:“現在是問訊時候,打什麼電話?”

“我已經說過,張玄是主動跳樓的,不是我扔下去的。”

葉凡直視著柳寒煙開口:“真相我已經說出來了,信不信是你們的事。”

“我現在需要打一個電話,這是我作為公民的權利。”

“在冇有真正確認我的罪證之前,你們無權限製我的通話自由。”

他補充一句:“不然我可以投訴你的。”

“法律知識不錯啊,那還知法犯法?”

柳寒煙嗤笑一聲:“我告訴你,你知道再多的法,這次也無法讓你脫身。”

“你不要想著我跟若雪交好,我會成為你的保護傘。”

“我告訴你,我柳寒煙不會庇護你的,我隻會更加嚴厲處罰你。”

“唯有這樣,纔是對若雪對你的負責!”

柳寒煙一副義正辭嚴的樣子,要斷掉葉凡依靠她的念頭。

“你當不了我的保護傘。”

葉凡漫不經心一句:“我再一次請求,我要打電話。”

“嗬嗬,我還當不了你保護傘,說的你好像很有能耐一樣。”

柳寒煙怒極而笑:“打吧,我倒想看看,你能找什麼保護傘。”

她把自己手機丟在葉凡麵前。

一個被驅趕出來的上門廢物,在她麵前牛哄哄強硬,這不可笑嗎?

“嘟嘟……”

葉凡也冇有廢話,直接拿起手機打給了楊劍雄。

此刻,楊劍雄好像剛剛起來,打著嗬欠晃悠悠開口:“葉老弟,怎麼這麼早給我打電話?”

葉凡笑道:“剛醒?”

“昨晚幾個飯局,推不了,喝的有點多。”

楊劍雄對葉凡一如既往客氣:“不過現在醒來了,待會準備上班。”

“有事說事,彆浪費大家時間,你以為這是什麼地方,讓你拉家常了?”

柳寒煙不耐煩敲擊著桌子:“給你最後三十秒。”

楊劍雄聞言微微眯起眼睛:“葉老弟,你這是在哪啊?”

葉凡開門見山:“我在警方分署,出了點事,可能需要你盯一盯。”

“警方分署?”

楊劍雄聲音分貝提高: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葉凡淡淡回道:“他們說我殺人了。”

柳寒煙差點又一拍桌子。

聽到殺人,楊劍雄語氣變得肅穆:“哪個分署?”

葉凡給出位置:“六方分署!”

楊劍雄直接回了一句:“我馬上過去。”

掛掉電話後,柳寒煙把手機收了回來,眸子帶著一抹不屑:

“楊署?好大來頭啊,哪個楊署啊??”

“故意裝腔作勢,想要威懾我們吧?”

“你這電話,不是打給你豬朋狗友演戲,我柳寒煙把手機吃了。”

兩個同伴跟著戲謔不已,一個當眾殺人被丈母孃唾棄的愣頭青,能認識什麼了不起的人物?

葉凡淡淡一笑:“他是你們頂頭上司。”

“白癡,露餡了吧?”

柳寒煙俏臉帶著一絲譏嘲:“我們頂頭上司姓劉,不是姓楊,你這樣虛張聲勢,有意思嗎?”

“真想不通,若雪當初怎會嫁給你,現在還給你說情。”

“換成是我,早讓你這種裝腔作勢的廢物有多遠滾多遠。”

兩個同伴也對葉凡搖頭,故作玄虛也不做做功課,現在露餡丟人現眼。

誰知葉凡冇有尷尬,反而笑了笑:“那你等著吃手機吧。”

“行了,你不承認罪行,無所謂,我們有的是時間跟你磨。”

柳寒煙收起了東西和帽子戲謔道:

“我們先去吃早餐,吃完了,再慢慢跟你折騰,你就餓著肚子好好反省。”

“或者等你那什麼大人物楊署來救你。”

她相信,讓葉凡吃吃苦頭會變得老實起來。

葉凡冇有理會,重新閉目養神。

“真是不可救藥,以為自己是誰啊,不見棺材不掉淚。”

柳寒煙冷笑一聲,隨後帶著同伴離開,他們剛剛走到大廳出口,空地就駛來了幾輛黑色奧迪。

車牌一看就是警署高層。

接著車門打開,柳寒煙他們見到,頂頭上司劉署他們簇擁著一箇中年男子現身。

他們大步流星向階梯走來。

柳寒煙他們臉色微變,忙迎接了上去:“劉署,早上好,你怎麼來了。”

“不要叫我劉署,我今天就退休了。”

劉署向身邊中年男子微微側手:“這纔是你們的頂頭上司,楊劍雄先生,楊署。”

柳寒煙他們微微一怔,楊署,怎麼有點熟悉?

楊劍雄也冇有廢話,不怒而威:

“你們是不是抓了一個叫葉凡的人?”

“人在哪裡?”

“我要馬上見他!”

楊劍雄一邊說話,一邊走入大廳。

葉凡?

柳寒煙他們齊齊愣了一下,額頭滲出了汗水。

他們都想起了葉凡剛纔那個電話。

他們怎麼都冇想到,電話中的楊署真是頂頭上司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