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五百七十八章 汪少援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五百七十八章 汪少援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瘸子?

林秋玲拔的針?

唐風花的怒吼,不僅讓眾人安靜,也衝擊著唐若雪他們心靈。

唐若雪下意識拉住唐風花喝道:“大姐,究竟怎麼回事?”

“白眼狼,你不要血口噴人!”

林秋玲色厲內荏否認:“我什麼時候拔掉你的針?明明就是葉凡醫術不到家……”

林七姨也喝出一句:“風花,不要胡說八道,你媽怎麼做這種事?”

“那天我要截肢,葉凡把我雙腿保了下來,還叮囑一個小時後拔針。”

唐風花憤怒的俏臉,突然變得淒然,聲音帶著一股顫抖:

“而你偷偷溜入了手術室,提前把我左腿的銀針拔掉了。”

“我當時雖然躺著不能動,但我已經醒了過來還有意識。”

“我親眼看著你拔針。”

“我想要出聲製止你,但想到我親生母親要毀掉我雙腿,我留下這腿乾什麼呢?”

“而且你整天說我和韓劍鋒欠你的,那麼我就用雙腿給你換翠國地契吧。”

“隻是當你拔針的那一瞬間,咱們母女情份就儘了,養育之恩也還給你了。”

“今天如不是你給葉凡潑臟水,我就是死也不會說出來,給你歹毒的心保留最後一層紙。”

“但你卻汙衊葉凡治瘸了我腿,我不能忍。”

“一個救我雙腿的外人,一個毀我雙腿的母親,我就是再冇有底線,我也不能昧著良心。”

“林秋玲,我今天再說一遍,也是最後一遍。”

“我成為瘸子,就是你拔掉的針。”

她對著林秋玲吼出一聲:“你我從今天開始,恩斷義絕!”

說完之後,她就推開唐三國他們,徑直走入了警方大廳,柺杖一頓一頓的,卻無比堅決,無比義無反顧。

林秋玲掙紮著坐回輪椅,卻發現唐三國他們全都盯著她。

唐若雪也一沉俏臉:“媽,大姐說的是不是真的?”

唐三國也喝出一聲:“她是你女兒,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呢?”

“是又怎麼樣?不能拔嗎?”

被丈夫和女兒這樣質問,加上臉頰火辣辣的疼痛,林秋玲惱羞成怒吼道:

“隻是瘸一條腿而已,又不是兩條腿都不能走路。”

“我是她媽,養了她那麼多年,廢她一條腿有什麼?”

“再說了,一條腿換幾十億,前所未有的劃算,彆說這輩子,下輩子打斷腿都不用愁了。”

“我告訴你們,不管葉凡死不死,他都要把翠國地契交出來。”

“反正他當時自己說的,冇治好唐風花的腿,就把地契全還給我……”

林秋玲完全不要臉了:“不給我,我就告他,讓他罪上加罪!”

林七姨皺起眉頭:“你這乾得什麼事啊,怎麼也該跟風花提前說一聲……”

“夠了!”

唐若雪聽不下去了,對著母親喝叫一聲:

“你太無恥,太冇底線了,我冇你這個媽!”

看到母親這個樣子,唐若雪心裡有了掙紮。

也行大姐說的是對的,母親為了翠國地契,連大姐的腿都能犧牲。

東來順農莊的借刀殺人,隻怕也是母親扭曲葉凡本意。

而那一刀,葉凡估計也不是要殺她。

昔日的所有質疑,被唐風花當頭棒喝後,特彆是摒棄母女情感後,唐若雪的情緒漸漸平穩下來。

她整個人也開始變得冷靜。

如果葉凡在東來順農莊是真心想救母親,那就說明葉凡是絕對可靠也一直冇撒謊。

他現在否認丟下張玄,這話不是狡辯的話,張玄就是自尋死路。

這一跳,怕是蘊含著不為人知的陰謀了。

“若雪!你冇事吧?”

就在唐若雪轉動著念頭時,空地又開來了幾輛車子,車門打開,汪翹楚他們鑽了出來。

原本怒氣沖沖的林秋玲見狀馬上綻放笑容:“呀,汪少,你來了。”

林七姨也迎接上去:“汪少,有心了,若雪很好冇事,就是被葉凡那王八蛋嚇了一嚇。”

“阿姨,七姨,伯父,你們好。”

汪翹楚彬彬有禮跟唐三國他們打招呼,隨後站到唐若雪麵前歎息一聲:

“事情我都聽說了,也瞭解了整個現場情況。”

“都是我的錯,不該讓張玄這些人去唐門場子捧場。”

他一臉歉意:“結果不僅冇有幫到你,反而給你帶去麻煩。”

“汪少這是什麼話,這完全不關你事。”

林七姨忙接過話題:“這根本就是葉凡天生暴力狂,是他無法無天搞出這事。”

林秋玲連連點頭:“冇錯,都是葉凡的錯,是他殺人,害了若雪,害了會所。”

“閉嘴!”

唐若雪嗬斥了母親一聲,隨後看著汪翹楚淡淡開口:

“汪少,這事跟你無關。”

“張玄他們是因我去大唐夜色消費,鬨出這件事,無論如何,我都有責任。”

汪翹楚向警方大廳微微偏頭:“所以我做出了彌補。”

“張玄已死,活人還要繼續,我知道你對葉凡還有感情,不想看著他牢底坐穿。”

“十分鐘前,我擺平了在場全部人證,包括張玄的保鏢,他們都會更改口供,不再指認葉凡殺掉張玄。”

“張玄是自己掙紮過度從葉凡手裡掉落的。”

“現在就剩下你這一份口供,改天警方再問訊你時,你告訴他們,你當時受到衝擊太大,什麼都記不起來了。”

“冇了人證這一塊,葉凡就不會被認定當眾殺人,至於是丟下去,還是滑落下去,看警方掌握的證據。”

“我估計他們也無法判定張玄是被殺還是不小心滑落。”

“這樣一來,根據疑罪從無的原則,葉凡頂多是過失殺人,運作一番,三五年就能出來。”

他聲音輕柔補充一句:“這樣一來,你也可以給葉凡一個交待了。”

“啊——”

聽到這話,林秋玲和林七姨全部震驚不已,難於置信看著汪翹楚。

似乎冇有想到他會這樣運作。

她們原本以為,汪翹楚就算不趁機踩死葉凡,也會袖手旁觀看戲,誰知卻不惜代價幫助葉凡脫身。

林七姨豎起大拇指:“汪少真是仁義啊,葉凡曾經那樣對你,你卻以德報怨。”

“這份心胸,當世冇幾個人能有啊。”

“若雪,要好好珍惜眼前人啊。”

林秋玲跟著點頭:“汪少這樣的好人,過了這村冇那店。”

唐若雪也微微一愣,汪翹楚的操作,讓她也出乎意料。

“阿姨,過獎了,舉手之勞,冇什麼,何況我也有責任。”

汪翹楚謙卑擺擺手,隨後深情看著唐若雪道:“若雪,你點個頭,葉凡就能逃過這一劫了。”

林七姨很是唏噓:“若雪,趕緊點頭吧,不然葉凡死定了。”

“是啊,汪少這份心胸,不要辜負了。”

林秋玲哼出一聲:“本來我希望葉凡死的,現在被汪少感動了,我也就不阻礙你救他了。”

“不用了。”

唐若雪稍微思慮後拒絕:

“天子犯法,與民同罪。”

“葉凡是死是活,就讓法律來製裁。”

“汪翹楚溫和眸子突然迸射一抹寒芒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