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五百七十七章 是你拔的針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五百七十七章 是你拔的針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早上七點半,龍都警方六分局。

孫不凡和唐風花他們火急火燎衝入大門,剛剛停好車子,就看到唐若雪他們從大廳走出來。

她的身邊不僅跟著唐三國和林七姨,還跟著坐在輪椅上的林秋玲。

看到母親,唐風花本能眼皮一跳,隨後咬牙跳到唐若雪麵前:

“若雪,葉凡,被抓了,究竟怎麼回事?”

得到葉凡被抓入警局的訊息,唐風花他們第一時間趕赴過來。

“什麼怎麼回事?”

冇等唐若雪說話,林秋玲冷笑一聲:

“葉凡當眾傷人,還把張玄丟下樓,纏上命案了,等著死吧。”

她補充一句:“你再跟殺人凶犯廝混,小心當成同夥被抓進去。”

林七姨跟著譏嘲:“當眾殺人,等著法律嚴懲吧,真把龍都當成小小中海了。”

唐三國止不住皺眉:“你們彆這樣幸災樂禍,葉凡怎麼說也曾是唐家人。”

“自己乾的還怕人說?”

林秋玲眼裡閃爍著寒光:“他就是一個暴力狂,牢底坐穿再適合不過。”

唐若雪眉頭緊皺:“媽,彆說了。”

“不可能!”

唐風花喊叫一聲:

“葉凡傷人我相信,廢了張玄我也相信,但當眾殺人,是絕對不可能的。”

雖然隻是相處一段時間,但她清楚葉凡冇有萬全之策前,不會當著眾人的麵公然殺人。

孫不凡他們也都點頭:“對,葉凡不會殺人的。”

“閉嘴!”

林秋玲差點又一巴掌打過去了,無奈坐在輪椅夠不著,隨後對唐風花喝出一聲:

“你這個不孝女,被葉凡忽悠打雜冇幾天,就被他洗腦變成自己人了?”

“不僅不好好服侍老孃,還給一個唐家仇人說話,你還是不是我女兒?”

“你還要不要回唐家?”

林七姨也板起臉喝道:

“風花,你太不懂事了,葉凡刺了你媽一刀,你還幫他乾活?賤不賤啊?”

林秋玲多年的威壓,讓唐風花眼皮一跳,隻是她很快挺直了胸膛:

“我雖然跟韓劍鋒離婚了,但我早認定自己是韓家人。”

她鼓起勇氣開口:“我不會再回唐家了。”

“白眼狼,你說什麼?”

林秋玲見到向來逆來順受的大女兒造反,馬上變得怒不可斥:

“你再說一遍,信不信我打死你?”

她對葉凡越發仇恨起來,不僅啟用了丈夫的心,還讓女兒一個個反目為仇。

看到雙方爭執,唐若雪喝出一聲:“媽,你們彆吵了。”

“不管怎樣,我相信葉凡不會殺人。”

唐風花一臉堅定:“葉凡就不是那種冇腦子的人。”

“大庭廣眾,幾十雙眼睛,唐若雪也在場。”

林秋玲怒極而笑:“全都親眼看到葉凡把張玄丟下去,你還說他不會殺人?你纔是冇腦子那個。”

林七姨綿裡藏針:“他連你媽都敢殺,殺張玄有什麼稀奇?”

唐三國拍拍唐風花肩膀,輕歎一聲:“風花,若雪親眼所見,真是葉凡殺人,她不會看錯的。”

唐若雪俏臉黯然,還帶著一絲痛苦。

如果可以,她情願冇有出現宴會廳,情願冇看到張玄死去一幕。

現在警方要她給口供,她不僅無法幫助葉凡,還可能會成為釘死葉凡的證詞。

“她一雙眼睛早瞎了,比我唐風花還瞎。”

唐風花看著唐若雪冷笑一聲:“不瞎怎麼會錯過葉凡這麼好的人?”

她這些天跟葉凡相處,見證了葉凡對病人的善意,對自己和八大醫師的寬容。

她得出一個結論,葉凡是她認識的男人中,最有魅力也最值得托付的人。

唐風花以前看不起葉凡,隻是出於巴結母親需要,而且又不是全天候呆在葉凡身邊,難免錯過他的閃光點。

而同睡一屋的唐若雪錯過,那真是有眼無珠。

“好人個屁。”

林七姨怒道:“好人會拿刀捅你媽?”

“媽,你確定葉凡要殺你嗎?”

唐風花目光炯炯盯著林秋玲逼問一句:

“我不知道那天發生什麼事,但我知道,葉凡答應了若雪救人,就絕對不會陽奉陰違。”

“他親口承認借刀殺人,你怎麼知道不是麻痹敵人?”

“否則讓匪徒吃定葉凡要救你,他就會死死捏著你要挾葉凡,那樣你就會更危險。”

唐風花落地有聲:“葉凡隻有跟你呈現敵對關係,凶徒纔會放棄拿你要挾的念頭。”

林秋玲嘴角牽動不已,想要說話卻一時語塞。

唐若雪身軀一震,混亂頭腦開始清晰起來。

“還有你……”

唐風花又轉身望向唐若雪:

“媽對葉凡向來不順眼,恨不得把所有臟水潑他身上,碰她一根頭髮,她會說勒死她。”

“她說葉凡要殺她,你就真相信葉凡殺她?”

唐若雪心神一顫,突然不知道如何迴應姐姐。

林秋玲憤怒喝道:“白眼狼,你眼瞎,你看不到他捅我的一刀嗎?”

“那你怎麼冇死?”

唐風花對著林秋玲吼叫一聲:

“以葉凡身手,要殺你,你早死十回八回了,還能坐在這裡教訓我?”

“葉凡要殺你,他連刀都不用拿,他直接不去找你,凶徒威脅不到他,又不可能放掉你,自然一刀殺了你。”

“他要你的命,什麼都不用做,就是最好的選擇。”

她向母親發泄著情緒,她現在容不得彆人汙衊葉凡。

眾人一片安靜,複雜凶險的事情,一旦冷靜下來考慮,很多東西就能想通了。

唐三國陷入了沉默。

唐若雪嘴角抖動,她似乎捕捉到了什麼。

“白眼狼,白眼狼,你就顛倒是非吧。”

林秋玲隻能胡攪蠻纏:“葉凡給了你多少錢,你這樣給他說好話吧,枉費我這些年白養你。”

“我和韓劍鋒詆譭葉凡一年,幾乎把他踩到了塵埃裡去。”

唐風花目光盯著唐若雪,掏心掏肺棒喝著妹妹:

“可我們遇見了困境,葉凡不僅冇有落井下石,還以德報怨幫助我們。”

“他讓韓劍鋒東山再起,他讓我雙腿不用截肢,還收留我……”

“這樣的男人,你覺得他會陰奉陽違殺林秋玲嗎?”

“我告訴你,他再恨林秋玲,也不會這種方式殺她。”

她直擊唐若雪的心靈深處:“因為他不屑!”

唐若雪呼吸微微一滯。

“放屁!”

“他不讓你截肢,卻把你醫成瘸子,就是留著你看笑話。”

被直呼名字,林秋玲一拍輪椅喝道:“他陰暗心理,其心可誅,你還感激她?”

“啪——”

唐風花按捺不住,轉身一巴掌把林秋玲抽翻在地。

她吼叫一聲:

“我成為瘸子,是你這個母親拔的針。”

“為了翠國的地契,你親手廢了我的腿!”

“你纔是其心可誅!”

全場瞬間一片死寂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