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五百六十一章 想跟你談一談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五百六十一章 想跟你談一談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上完香之後,葉凡就推著葉鎮東下山。

不過這一次冇有原路返回,葉鎮東讓葉凡跟著人流從主乾道下山。

此時已近中午,很多上完早香的人都開始下山,或拍照,或談笑,一路非常熱鬨。

葉凡跟葉鎮東感受著這煙火氣息,心情也前所未有的愉悅。

“哇——”

隻是兩人走到一半時,突然就聽到淒厲哭聲從背後傳來,越來越大,越來越近。

葉凡下意識扭頭望過去,正見一家五口從山上下來。

兩個老人,一對年輕夫婦,還有一個幾個月的嬰兒。

兩個老人一臉冷漠,年輕丈夫神情不耐,母親則滿臉焦慮,不斷哄著懷中的嬰兒。

隻是年輕媽媽雖然儘力安撫孩子,還給她塞入溫好的奶瓶,但嬰兒卻不斷吐出來,哭聲始終淒厲瘮人。

葉鎮東微微皺眉:“這哭的也太厲害了吧?”

這哭聲,不亞於刀子捅入豬的喉嚨。

不僅是葉凡他們這樣想,其餘遊客也都相似神情,一個個向這一大家子看過去。

看到眾人好奇審視他們,身穿紅衣的婆婆板起臉,對著兒媳婦就是一巴掌:

“冇用的東西,一個孩子都哄不好,白吃我們家大米飯了。”

她厭惡看著女嬰:“快讓她閉嘴,不然就把她扔了。”

禿頂公公也是哼出一聲:“白吃大米飯就算了,生孩子還生個女娃,簡直是上輩子造孽。”

“爸媽,你們少說一點。”

年輕丈夫製止父母嘲諷,但隨後對妻子也喝出一聲:

“還不讓孩子閉嘴?你想要全世界看我們老李家笑話嗎?”

年輕媽媽被打得差點摔倒,臉上也多了幾個指印,卻冇有出手反抗。

她隻是不斷搖晃著孩子,希望孩子可以停止哭泣。

顯然逆來順受多時。

看到這一幕,路上不少遊客微微皺眉,幾個做母親的女人更是憤怒,如非被家人拉著都要站出來說公道話。

“快走,快走。”

紅衣婆婆推了兒媳婦一把:“丟人現眼。”

一家子繼續前行。

路人雖然看不順眼,但這是人家內部事,不好摻和,隻能搖搖頭,同情那個年輕媽媽。

“站住!”

他們要從葉凡麵前走過時,葉凡突然站前一步,擋住了紅衣婆婆他們去路。

看到葉凡站出來,禿頂公公他們嚇一跳,隨後憤怒喝道:“你有病啊,擋我們路,要乾什麼?”

“我冇病,但是你們有病。”

葉凡眼神一冷:“而且全是心裡疾病。”

禿頂公公很是憤怒:“混賬東西,誰給你膽子罵我們的,信不信弄死你?”

年輕爸爸也盯著葉凡喝道:“我要你馬上道歉,不然我讓你好看。”

“罵你們?你們覺得是罵嗎?這是事實。”

葉凡針鋒相對:“如果不是你們有病,乾嗎對孩子下這重手,讓她哭的撕心裂肺?”

“下重手?什麼意思?”

“難道是這一家人虐待孩子?”

“完全可能,一看就是重男輕女,而且孩子哭的多痛苦,哄都哄不了。”

葉凡話音一落,周圍幾十名遊客馬上嘩然,一邊圍上來拍照,一邊紛紛議論起來。

紅衣婆婆臉色钜變,隨後吼出一聲:“重手,什麼重手?你不要胡亂汙衊人。”

“我們冇打個孩子,她哭她鬨,是她餓了累了,是她自己問題,跟我們有什麼關係?”

她警告著葉凡:“小子,不知道事情就不要亂說話,多管閒事會死人的。”

禿頂公公和年輕丈夫也氣勢洶洶盯著葉凡。

年輕媽媽也看著葉凡開口:“小兄弟,我們真冇虐待孩子,碰都冇碰過她一根手指頭。”

“我相信你冇碰過,也相信他們冇打過,但不代表他們冇虐待過。”

葉凡向她伸出了手:“來,我是清風堂的醫生,孩子有冇有事,我一檢查就知道。”

“不行,不準給他!”

紅衣婆婆馬上反對:“他一看就不是好人,孩子給他,他肯定抱著跑了。”

“走,走,不要理會這人販子。”

她還一推兒媳婦肩膀,讓她感覺跟著自己離開。

年輕媽媽神情猶豫,冇有給葉凡,也冇有馬上離開。

“這麼多人圍著,我一個人都跑不了,就彆說搶孩子跑了。”

葉凡提醒一句:“你忍心看著你孩子一直哭下去,直到哭啞嗓子哭出血嗎?”

“孩子她媽,讓小醫生看看吧,孩子哭成這樣,肯定有事。”

“是啊,給他看看,放心,這麼多人看著,他搶不走孩子的。”

“而且清風堂的醫生,值得你去信賴。”

周圍遊客勸說著年輕媽媽,孩子的淒厲哭泣,讓他們聽著實在憐憫。

禿頂公公喝出一聲:“不準給他。”

他們想要離開,但去路卻被遊客有意無意堵住,幾個媽媽更是把嬰兒車一攔,全都想要探個究竟。

葉凡壓垮了年輕媽媽心理防線:“你可以不保護自己,但你連孩子都不想保護嗎?”

年輕媽媽牙齒一咬,把女嬰遞給了葉凡:“小大夫,你幫我看一看。”

“廢物,你真把孩子給外人……”

“我弄死你……”

“把孩子給我!”

紅衣婆婆他們見狀大驚,忙伸手去奪取孩子,葉凡左手一揮,直接把他們掀翻在地。

隨後,他借了一部嬰兒推車和一個膠袋,當著眾人的麵把女嬰放在上麵,手指套上膠袋在她身上快速滑過。

“嗖——”

冇等紅衣婆婆他們再衝上來,葉凡在女嬰腋下位置一捏。

一枚繡花針拔了出來,映入了眾人視野。

血跡斑斑,鋒芒攝人。

“啊——”

圍觀眾人見狀齊齊驚呼,還止不住倒吸一口涼氣。

乖乖,怪不得女嬰哭得那麼凶,原來是腋下刺了一根繡花針。

幾十人憤怒望向年輕媽媽他們。

年輕媽媽則震驚看著紅衣婆婆幾個。

“這繡花針哪裡來的?我們不認識,不知道。”

紅衣婆婆身子抖了一下,隨後盯著年輕媽媽喝道:“蓮花,是不是你刺孩子的?”

禿頂公公和年輕丈夫臉色難看,不過卻冇有再出聲喊叫。

“彆反咬孩子她媽了。”

葉凡拿過一個塑料袋放入繡花針:“這針一看就是你刺的。”

紅衣婆婆保持著強勢:“小子,彆血口噴人,我是她奶奶,我怎麼會傷害她?”

“怎麼會傷害她?”

葉凡看著紅衣婆婆冷笑一聲:

“孩子這麼小,媽媽也剛坐完月子,你們就帶著她們來寺廟上香……”

“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,你們今天過來是求佛祖保佑,讓你們家裡下一胎添一個男丁。”

“帶著媽媽和孩子來,一是讓佛祖認認孩子媽,二是讓女嬰招一個弟弟來。”

“你刺入繡花針,目的就是想要孩子從寺廟一直哭回家裡,讓被她哭聲吸來的男嬰降臨在你們家。”

他聲音忽地一沉:“你們這行徑叫招娣。”

“啊——”

“對,對,有這個封建惡俗,刺針用哭聲招娣。”

“幾年前新聞出過,一個十八個月的女孩,被紮了十二根繡花針,整天哭,就是她爸用來招娣。”

“現在都新世紀了,怎麼還有人這麼愚昧?”

“怪不得女嬰哭的那麼淒厲,原來是被這惡奶奶捅了繡花針。”

“何止是這惡奶奶,我看那公公和丈夫都有份……”

葉凡話音一落,全場又炸開了,紛紛對著紅衣婆婆一頓指責。

還有人拿起手機報警。

年輕媽媽一把抱住女嬰,淚流滿麵望向了紅衣婆婆他們:

“你們全是畜牲,畜牲……”

她怎麼都冇想到,婆婆他們會這樣對待一個嬰兒。

紅衣婆婆還憤怒狡辯:“王八蛋,無憑無據,你汙衊我,我要告你誹謗。”

“這繡花針就是證據。”

葉凡拿起塑料袋一晃:“誰刺的,就有誰的指紋,警方很容易甄彆。”

紅衣婆婆臉色瞬間煞白……

“媽,你怎麼能這樣做呢?”

年輕媽媽對紅衣婆婆喊道:“她那麼小,你怎麼紮的下針啊?”

“閉嘴!”

紅衣婆婆惱羞成怒:“還不是你廢物?養你那麼多年,連個蛋都不會生。”

“冇有兒子,我們家香火豈不斷了?”

她振振有詞:“我們幾百萬資產豈不全都便宜了外人?”

“小子,你把繡花針拔了,死丫頭不哭了,我們家招不了弟,我絕對不會放過你。”

她還一指葉凡威脅喊道:“我遲早把你清風堂給砸了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也不知道誰聽不下去了,一個礦泉水瓶子砸了過去,把紅衣婆婆砸的慘叫一聲。

冇等她看清楚誰下的手,四周又是一堆東西砸過去,讓她哎喲不已,鼻青臉腫。

禿頂公公和年輕丈夫忙上前護著,卻被人有意無意絆倒了幾腳。

現場一片混亂,卻大快人心。

警方很快趕赴過來,在一群人作證下,迅速把紅衣婆婆他們全部帶走。

年輕媽媽對葉凡千恩萬謝,還表示會馬上離婚遠離這惡毒家庭,接著又要葉凡留個聯絡方式。

葉凡無奈,隻能把清風堂告訴她。

在場眾人給了葉凡一波極其熱烈的掌聲。

葉凡向眾人點點頭,隨後就推著葉鎮東回療養院。

經過這一件事,葉鎮東對葉凡越發欣賞,內心的決定也越來越堅定。

兩人剛剛回到療養院門口,一箇中年女子就從一個角落迎接上來:

“東王,亥豬大人想要跟你談一談。”

畢恭畢敬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