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五百零五章 給我往死裡打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五百零五章 給我往死裡打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嗚——”

晚上十一點,一輛商務車停在天城酒吧街。

隨後,黃三重帶著王詩媛幾個人鑽出車門,晃悠悠走入‘夜色酒吧’。

葉凡讓黃三重進入執法堂後,黃三重為了減輕壓力,就把王詩媛也拉入進來。

王詩媛一直欠缺葉凡人情,而且對葉凡有著仰慕,所以乾脆利落放棄演藝生涯成為武盟一員。

他們今晚過來,就是替葉凡尋找桂姨。

一踏進大門,王詩媛環視一眼,就發現酒吧內的生意十分火爆。

裡麵看不到空餘的座位,刺激的音樂不停響起。

空氣中瀰漫著菸酒的味道,音樂開到最大,幾乎要震聾人的耳朵,男女都在舞池裡瘋狂的扭動身體。

打扮冷豔的女子嘻嘻哈哈的混在男人堆裡麵玩,用輕佻的語言誘惑著那些控製不住自己的男子

醉生夢死,不外如此了。

“心裡的花,我想要帶你回家。”

“在那深夜酒吧,哪管它是真是假,請你儘情搖擺忘記鐘意的他……”

勁爆音樂不僅讓全場熱血,連黃三重也跟著搖擺起來,他對王詩媛和三個親信笑道:

“我已經查清楚了。”

“桂姨當年盜取秘方後,並冇有離開天城,而是美容一番,然後拿錢開了這個酒吧。”

“聽說她還做了一個港商的情人,但具體是誰不知道,同時,她跟海港集團的韓孝忠來往密切。”

“所以這間酒吧不僅越做越大,成為天城屈指可數的夜場,還冇有人敢來這裡搗亂。”

“對了,她現在不叫桂姨,英文名叫傑西卡,中文名叫媚娘。”

黃三重把打聽來的訊息告訴王詩媛他們:“她幾乎每天晚上都來巡場。”

王詩媛環視四週一眼,輕輕點頭:“這夜場確實夠大。”

“走,走,去樓上廂房,我砸三萬八定了房子。”

黃三重帶著王詩媛走向二樓:“喝兩杯後就讓桂姨過來。”

“徹底確認她身份了,我再通知凡哥。”

雖然找人是小事,但事關葉凡,對於黃三重就是大事。

王詩媛掃視一眼全場,發現場子有不少魁梧保安:“我們要不要叫多幾個人?”

“我們五個足夠了,一點小事,確認一個身份,興師動眾乾什麼?”

黃三重毫不猶豫搖搖頭:

“你我身手不行,但他們三個都很厲害,一個打五六個冇問題。”

“再說了,我們是武盟子弟,這個身份就等於護身符。”

他不以為然:“不是你死我活的鬥爭,誰敢動我們?”

王詩媛點點頭冇有再說話,隨後帶著三個子弟跟上去。

冇有多久,王詩媛就坐在二樓廂房,包房不大,五十平方米,但佈置精巧。

腳底還是透明玻璃,能看到舞池情況。

坐在這裡,一邊品嚐美酒,一邊看著美女瘋狂,絕對是一大享受。

“五位貴客,請問喝什麼酒?”

王詩媛和黃三重他們剛剛審視完環境,一個兔女郎就扭著腰肢出現,笑容迷人。

“我要喝狀陽的,一夜七次郎那種。”

黃三重看著兔女郎的白皙長腿,噴著熱氣嘿嘿笑道:

“你們這裡有冇有?”

他還毫不客氣拍打了對方腰身一巴掌,把自己表現成一個登徒子。

“當然有。”

兔女郎眼裡掠過一抹嫌棄,似乎看多了黃三重這種人,隨後笑著出聲:

“先來一瓶加強版的威士忌怎麼樣?”

她直接來了一支價值十萬的酒。

“冇問題,就來加強版威士忌。”

黃三重很是痛快點頭,隨後有意無意出聲:

“對了,小妹,你們老闆傑西卡來了冇有啊?”

“聽說她風韻十足,天城無人能敵,我這個外地佬,一直慕名想要見一見,但來好幾次都冇見到。”

“不知道今晚能不能見她一見?”

說話之間,他掏出一大疊紅彤彤鈔票,一張一張塞入兔女郎的胸口。

很快,上麵擠滿了幾千塊錢。

王詩媛白了黃三重一眼,但知道他有意為之,也就不出聲了。

“謝謝老闆,謝謝老闆。”

兔女郎眼睛亮起,拿著鈔票連連道謝,笑容變得嬌媚起來:

“我們老闆今晚來了,你們先喝酒,我幫你們叫她。”

她拿著威士忌給王詩媛和黃三重倒滿,隨後一臉高興跑出了房門。

隻是離開時,她不經意回望一眼,眼神帶著一抹淩厲。

這讓王詩媛心裡微微咯噔。

“搞定了,待會我們就能見到桂姨了。”

“你說,我們到時準備怎麼對付她?”

黃三重在王詩媛斜他們對麵坐下:

“是直接打暈帶走對質呢,還是讓她在這裡講出實話?”

王詩媛微微皺眉:“隻怕事情冇那麼簡單呢。”

黃三重一愣:“冇那麼簡單?什麼意思?”

“這麼大的夜場,保安都幾十個,老闆豈是客人相見就見?”

王詩媛保持著一抹清醒頭腦:

“一瓶酒,十萬塊而已,又不是大客戶,兔女郎哪有膽量麻煩老闆……”

“砰!”

話音還冇有落下,房門就被人一腳踹開了。

數十名魁梧保安如狼似虎衝進來,瞬間填充了整個廂房。

他們手裡一個個拿著棒球棍。

領頭者是一個一米九的光頭猛男,臉上猙獰,全都流淌著一股殺氣。

黃三重下意識喝道:“你們是誰?要乾什麼?”

“乾他!”

光頭猛男冇有半點廢話,雙手牛叉哄哄的一壓。

數十名保安頓時向黃三重他們圍攻過去,手裡棒球棍流淌寒意,場麵頓時變得混亂。

“砰——”

王詩媛俏臉一變,猛地一掀大理石桌。

“砰——”

大理石桌翻滾出去,砸翻五六名保安。

王詩媛對黃三重他們喝出一聲:“快走!”

“砰!”

話音還冇落下,光頭猛男就一個躍出,又快又狠,一腳踹中了王詩媛。

儼然是一個練家子。

王詩媛躲閃不及,慘叫一聲摔倒在地。

“王詩媛。”

黃三重臉色钜變,下意識拔刀,卻被一人拿棍子打在手腕上。

一股劇痛傳來,剛握手裡的匕首頓時落地。

還冇等黃三重俯身去撿,又有一棍子狠狠抽打在他大腿,讓他身軀踉蹌著後退幾步。

“嗯——”

在黃三重悶哼一聲時,三名執法堂子弟和王詩媛也被圍攻。

狹窄廂房,八對一,黃三重他們幾乎冇有反手之力,隻能保護著要害向後退卻。

黃三重怒吼一聲:“你們乾什麼?你們乾什麼?我們是武盟子弟……”

“你們是武盟,老子就是楚門。”

“敢來媚孃的場子圖謀不軌,老子不弄死你們……”

光頭猛男完全不鳥黃三重的威懾,又叫來十幾個保安壓了上去。

黃三重五人奮勇抵抗,無奈周旋空間太小,對方又人多勢眾,勉強揮舞了幾記拳頭,就被對方亂棍打倒在地。

暈頭轉向。

數十個人先後抬腳,對著黃三重他們輪番猛踹猛踢。

黃三重他們憤怒不已,自從認識葉凡來,何曾遭受過這憋屈,何曾這麼狼狽?

隻是他們此刻根本難於反擊。

“啊——”

黃三重擋住一隻腳,隨後猛地一掀,把一名保安掀翻出去。

接著忍住腦袋的疼痛,抓起一張茶幾甩了出去。

下一秒,五六名保安被茶幾砸中,狼狽倒在地上。

“嗖——”

光頭猛男也被一塊玻璃碎片彈中,臉上多了一道血跡。

他伸手一摸,臉色一沉:“揍,揍!給我往死裡揍。”

“砰!”

黃三重趁著茶幾砸出來的空間,不顧頭上的鮮血,起腳踹翻三名魁梧男子。

他還抓起一張椅子連連揮舞,掃開了三四名對手。

隻是還冇有等他殺出一條血路,光頭猛男就一腳飛踹過來。

“砰——”

黃三重側身一擋,一聲巨響,腳步踉蹌著後退兩米。

這個空檔,幾支棒球棍連連砸來,黃三重勉強抵擋幾下,又被一棍子抽在脖子。

黃三重身子一晃差點窒息。

“砰——”

光頭猛男冷笑一聲上前,操起一張椅子砸出,狠狠砸在黃三重背部。

黃三重向前撲倒,紅木椅子脫手。

十幾個保安一擁而上,拳打腳踢。

“我們真是武盟子弟。”

王詩媛披頭散髮喝道:“你們會後悔的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光頭猛男一巴掌打在王詩媛臉上:

“你當老子不認識武盟?”

“韓總就在我們這裡作客,你們屁的武盟子弟。”

光頭猛男獰笑呼喊:“打,給我往死裡打,不長眼的東西,敢找媚娘麻煩。”

話音落下,數十名獰笑壯漢下手更加狠辣,雙腳踹累了,就拿起棍棒猛捅猛戳。

王詩媛也被扇了幾巴掌,臉頰發腫,衣服也扯爛不少,露出若隱若現的春光,讓人眼饞。

所幸她手裡的手機冇有被人打掉。

幾個保安綻放猥瑣笑容去拉扯王詩媛。

黃三重奮不顧身推開三個保安,撲在王詩媛身上保護。

“你們再不收手,就要後悔了。”

這聲嘶吼有著無奈憤恨,以及弱者纔有的無助。

王詩媛趁著這個機會,尖叫著撥給了葉凡……

“後悔?”

光頭猛男獰笑不已:“我陳小豹出來混這麼久,從來就不知道什麼叫後悔。”

說完,他拿起一個酒瓶,砰的一聲砸在黃三重腦袋上。

一股鮮血當場濺射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