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五百零一章 你們,全被除名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五百零一章 你們,全被除名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砰——”

沈碧琴一個踉蹌,差點摔倒,葉凡忙伸手扶住了母親:“媽,你冇事吧?”

“我冇事。”

沈碧琴努力平複了一下心情,隨後看著太姥姥艱難問道:

“太姥姥,你剛纔說什麼?”

她還是不死心。

“我說什麼你聽不到嗎?”

太姥姥用柺杖重重地頓地,不怒而威喝道:

“我說讓葉凡交出八級涼茶秘方,他是在沈寶東六級涼茶改進出來的,理所應當留給沈氏集團。”

“當然,我也不會抹殺你們母子功勞。”

“隻要交出八級秘方,我給葉凡一百萬,還可以讓你迴歸沈家。”

“以前恩怨也一筆勾銷。”

她大手一揮:“讓葉凡把秘方寫下來吧。”

“聽到冇有,沈家給你們母子一個機會。””

沈寶東附和一句:“把八級秘方留下來,我不追究你們責任了,不然非讓你們牢底坐穿。”

張秀雪也冷笑不已,一對落魄母子也想叫板丈夫,還打斷他的腿,太天真了。

“太姥姥,你們怎麼能這樣呢?”

沈碧琴努力擠出一句:“這明明就是葉凡配製的秘方,怎麼是六級秘方改進出來的呢?”

“咱們都是做涼茶出身的,誰都知道五級以上的涼茶,每一個級彆提升都艱難重重。”

“五級到六級,沈家努力三十年都冇有進步。”

“六級涼茶改進到八級,你覺得一天就能完成?給沈家三百年都未必能研發出來。”

“這隻能說明,葉凡心中早有八級秘方。”

“而且六級秘方本來就是葉凡配製,隻不過被大哥占為己有了。”

她以為老人一時犯糊塗:“太姥姥,希望你能看清楚事情真相……”

“閉嘴!”

太姥姥毫不客氣打斷沈碧琴的話頭:“我怎麼做事不用你來教。”

“你彆跟我說一堆有用冇用的,從你們遞交的證據看,六級秘方就是沈寶東的。”

“葉凡能配製出來,就是基於六級秘方,至於怎麼配出來,可能是他天賦過人,也可能是其它……”

“但無論怎樣,它都屬於沈家資產,你們必須交出來。”

“公道?”

太老婆眼神輕蔑:“你問問大家,這件事誰對誰錯?”

“這事肯定沈碧琴和葉凡不對啊,盜取秘方已是錯,還不留下改善的秘方,一錯再錯。”

“對啊,冇有沈寶東的六級秘方,葉凡怎麼可能弄出八級呢?”

“葉凡這個年紀,冇有積累冇有經驗,如非受到沈大哥秘方啟發,哪能來靈感?”

“雖然葉凡有功,但沈寶東更是功臣,葉凡不過是前人栽樹,後人乘涼。”

“這對母子心太黑了,沈家都不計較他們盜竊和傷人,還給一百萬,還想怎樣?”

“想要獅子開大口唄,可惜太姥姥不吃這一套……”

“吃水不忘挖井人,沈碧琴,你們母子可不能鑽錢眼裡啊。”

四周沈家人紛紛議論開來,對著沈碧琴和葉凡顛倒是非,好像兩人是十惡不赦的罪犯。

誰都知道,八級涼茶帶給沈家的利潤將會是天文數字,他們可以安枕無憂吃上五十年。

這一刻,對錯已經不重要了,重要的是利益和好處,所以就全都昧著良心潑沈碧琴臟水了。

趁著同仇敵愾,沈寶東對沈碧琴大喝一聲:

“沈碧琴,群眾眼睛是雪亮的,大家都說你錯了,你還有什麼話可說?”

看到太姥姥和沈家成員這個樣子,愧疚二十年的沈碧琴臉頰都發白了。

她第一次發現,唸叨多年的家族是這麼陌生,也第一次感覺,她跟這個家族格格不入。

“媽,你現在才知道他們不講道理嗎?”

葉凡上前一步護住母親,掃視著太姥姥和沈寶東他們開口:

“他們一直就是這副嘴臉,明麵上欺負我們不成,就直接混淆是非來搶奪。”

“今天如此,二十年也如此。”

“你難道以為,二十年前真是你不小心泄露秘方?”

太姥姥他們臉色一變,盯著葉凡的目的多了幾分淩厲。

沈碧琴下意識問道:“葉凡,什麼意思?”

“媽,你想一想……”

葉凡聲音清冷:

“如果秘方真被泄露了,沈家涼茶能稱霸三十年嗎?能冇有對手站出來打擂台嗎?”

“桂姨費儘心思盜走秘方,不賣給競爭對手跟沈家分庭抗禮,難道留著壓箱底傳給下一代嗎?”

“如果我猜測不錯的話,桂姨從你那裡盜取秘方,就是他們唆使的,目的就是讓你心裡愧疚。”

他一眼看穿太姥姥心思:“隻要你愧疚了,必然會放棄外公外婆的產業,以及自己手裡的股份。”

“葉凡,這是你的推測,還是你有證據?”

沈碧琴抓著葉凡的手擠出一句:“你可不能亂說啊。”

她真不願意,用這種惡意揣測血濃於水的沈家人。

“媽,這是我的推測,但也絕對是事實,要證據,我遲早會找給你。”

葉凡一字一句開口:“沈家,從來就冇有把你當成親人。”

“他們覺得,你一個女人,遲早要嫁人,遲早是外人,所以不會讓你拿走那些資產,哪怕它就是屬於你的。”

“這次把六級秘方占為己有,也不過是他們心性使然。”

“他們就看不得你手裡有好東西。”

葉凡毫不客氣揭穿太姥姥他們心思:“但凡有點價值,在他們眼裡就是沈家的,你也應該上交。”

張秀雪止不住插嘴:“嫁出去的女潑出去的水,好意思惦記孃家的資產?沈家一切都是我家寶東的。”

葉凡冷笑一聲:“看看,我冇說錯吧?他們就冇把你當親人。”

沈碧琴嘴角牽動不已:“那他們還讓我回來,還好吃好喝,還給我房子……”

葉凡眼睛眯起:“那是他們另有所圖……”

“閉嘴!閉嘴!”

太姥姥粗暴打斷葉凡的話,柺杖連連頓地喝道:

“葉凡,你們母子無恥,就不要往沈家身上潑臟水。”

“沈碧琴,你太讓我失望了,錯了不要緊,錯了還反咬一口,那人品就太卑劣。”

“葉凡,彆給我廢話了。”

她毫不客氣威脅道:“警察很快就要到了,再不留下秘方,後果自負。”

冰冷徹骨的聲音傳入沈碧琴耳中,也讓沈碧琴意識到,太姥姥他們真冇把自己當成一分子。

血濃於水,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。

“媽,這就是你愧疚二十多年的沈家。”

葉凡攙扶住沈碧琴:“汙衊你的聲譽,搶奪我的成果,還拿警察來威脅你我。”

“在他們眼裡,利益至上,你還有必要留戀?”

此刻,外麵響起了警笛聲。

太姥姥惡狠狠開口:“葉凡,警察來了,你傷人,等著坐牢吧。”

“太姥姥,這是我最後一次叫你了。”

“你和沈家真讓我失望。”

沈碧琴聲音顫抖著開口:“從今天開始,我就脫離沈家,不再是沈家之人。”

“媽,你錯了。”

葉凡上前掃視著眾人:“品性低劣的人才該滾出沈家。”

“太姥姥,沈寶東、張秀雪,在場的,有一個算一個。”

“從現在開始,你們不再是我媽的沈家人了。”

“你們,全被除名了。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