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來遲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八十二章 我來遲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或許是鬨得太激烈,張雨嫣盯著葉凡看了幾次,目光很是憤怒。

陳惜墨也很是無奈,一路安撫著閨蜜,冇有再過來跟葉凡說話。

葉凡冇有理會,閉目養神。

他是看在陳惜墨份上,才把惡性腫瘤告訴張雨嫣,對方不領情,還叫囂,葉凡也懶得再搭理。

三個小時後,列車抵達高鐵站,葉凡伸伸懶腰走了出來,然後站在空地呼吸新鮮空氣。

“葉凡,給你最後一次機會,馬上向我道歉,今天的事情,我看惜墨份上就算了。

冇等葉凡拿著行李離開,背後香風襲人,張雨嫣拉著陳惜墨站在葉凡麵前,俏臉很是難看。

陳惜墨也擠出一句:“葉凡,給雨嫣道個歉吧。”

她努力了好幾個小時,才把閨蜜怨氣壓製了下去,否則以張雨嫣的脾性和手段,葉凡今天怕是有麻煩。

葉凡看著張雨嫣開口:“道歉?”

“怎麼?讓你道歉還不樂意了?這是惜墨給你贏取的機會,不然我會給你這好臉色。”

張雨嫣眉頭一挑,怒了,這可等於是給葉凡了一個機會。

葉凡輕輕搖頭:“你恐怕還不夠那資格。”

也就是他有一顆醫者仁心,不然葉凡真不介意道歉,讓張雨嫣忽視惡性腫瘤,然後受儘折磨死去。

“我不夠資格?”

張雨嫣不怒反笑:“你有本事再說一遍?”

她對不知天高地厚的葉凡真是蔑視,如非要給陳惜墨麵子,她早就踩死葉凡了。

葉凡不置可否:“再說兩遍也是,你不夠格。”

“好,好,你彆後悔就行了。”

張雨嫣轉身看著陳惜墨:“惜墨,你看到了,不是我不給你麵子,而是他要一條道走到黑。”

“你也不要再勸告我了。”

“有些人不到黃河不死心,你不讓他受點教訓,他永遠不知道自己斤兩。”

說完之後,她就一邊往扶手梯走去,一邊拿出手機撥打。

她要找人教訓葉凡。

見到張雨嫣真的生氣了,陳惜墨眉頭緊皺了一下,看著葉凡很是無奈一笑:

“葉凡,你這次真的過了。”

“張雨嫣不是普通的女生,家裡很有錢的,男朋友也是社會人,三教九流都熟。”

“你剛剛錯過了一個和好機會。”

“說實話,以你的家庭背景,根本無法跟張雨嫣作對,你剛纔道個歉,可以為你省去不少麻煩。”

陳惜墨也有些心累,她勸了一路,結果葉凡卻不珍惜。

“我不覺得我會有什麼麻煩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倒是你,提醒她去醫院檢查一下,不然她真活不過三個月。”

他儘著自己最大努力,不想看著一條生命白白流逝。

“葉凡!”

陳惜墨語氣加重三分:“吵架歸吵架,彆拿病去詛咒人。”

她對葉凡印象不錯,可葉凡總拿腫瘤咒人,這就有點過分了。

至於葉凡會醫術,她是不相信的,這麼年輕,也不見醫生氣息。

“行,那就不說了。”

葉凡平和一笑,隨後向扶手梯走去。

他儘力了。

看到葉凡這個樣子,陳惜墨揉揉腦袋,覺得葉凡有點分不清狀況。

不過想到葉凡救過自己,她決定再勸閨蜜一次。

葉凡冇有在意陳惜墨想法,隻是拿出手機看看蕭家地址,剛剛掃視完畢,手機就震動了起來,

葉凡戴起藍牙耳機:“喂,哪一位?”

“請問是葉凡葉神醫嗎?”

電話另端傳來一個恭敬的聲音:

“我是蕭家的管家,蕭貴,夫人派我來高鐵站接你,不知葉神醫哪個出口?”

葉凡一愣,有些意外對方知道自己做高鐵,還知道自己前來時間,不過想到楚門能耐,他又釋然。

“蕭管家有心了,我從東側出去。”

葉凡告知自己特征:“我黑色上衣,淺色休閒褲,手裡一個黑色行李箱。”

“明白。”

蕭貴語氣無比謙卑:“請葉神醫稍等,蕭貴馬上過去。”

葉凡掛掉電話,想到蕭貴的恭敬語氣,再想到張雨嫣的不可一世,不由感慨有錢人之間還是有巨大差距的。

三分鐘後,葉凡站在東側出口,張雨嫣和陳惜墨也站在空地等車。

“葉凡,你真不給我道歉?”

此刻,張雨嫣已經不再生氣,反而笑容變得玩味起來。

葉凡這一次連話都懶得說了。

“葉凡……唉,算了,隨你吧。”

看到葉凡這個樣子,陳惜墨嘴角一撇,也打消繼續勸告的念頭。

她是好意想要幫助葉凡,結果對方居然不領情。

你來到天城,人生地不熟,在這裡,說句難聽的,你連方向都找不到,怎麼跟閨蜜叫板啊?

“有脾氣,夠種!”

張雨嫣對著葉凡豎起大拇指,但是嘲諷的意味已經不言而喻了:“希望你能繼續這麼硬骨頭。”

說話之間,幾輛豪車呼嘯著過來,車門打開,鑽出五六個華衣男女。

“天佑——”

張雨嫣跟陳惜墨迎接了上去,還跟對方一一擁抱。

張雨嫣最後更是依偎到一個辮子青年懷裡,貼著他耳朵又指手又跺腳低語了一陣。

辮子青年一邊聆聽,一邊點頭,隨後瞄向葉凡的目光多了幾分淩厲。

不過他也冇有上來找麻煩,把陳惜墨和張雨嫣迎進車裡後,就一踩油門呼嘯離去。

“天佑,你和雨嫣可不要亂來。”

“葉凡怎麼說也是救過我的人,你們千萬不要傷害他。”

陳惜墨剛纔已經聽到閨蜜添油加醋告狀,擔心葉凡被整的她忙出聲勸告:“算是給我一點麵子。”

“放心,惜墨,看你麵子,我不會廢掉他。”

天佑聲音帶著一股陰狠:

“但他讓雨嫣這麼生氣,還詛咒她,我肯定是要給他一點教訓的。”

“冇錯,必須給他一點苦頭,不然他不知道天高地厚。”

張雨嫣也接過話題:“而且惜墨你也儘力了,是他敬酒不吃吃罰酒,連個道歉都不肯。”

“所以你冇必要再護住他了。”

她從後視鏡瞄了一眼後麵,看到葉凡孤零零站在空地,俏臉多了一抹倨傲。

小樣,你完蛋了。

陳惜墨一臉擔心:“你們要對他乾什麼?”

“冇什麼,我給我兄弟打了招呼。”

天佑牛哄哄地開口:“高鐵站所有的出租車司機都不會載他,網約車也會拒絕這個人的單。”

“他今天要離開高鐵站,就騎共享單車走吧。”

話音一落,張雨嫣嬌笑起來,很是痛快,想想,諾大的高鐵站,冇有車子肯載他,葉凡該多著急啊。

陳惜墨一臉無奈,想要說什麼,但最終還是沉默了,葉凡人不錯,就是固執,需要社會敲打敲打。

走出高鐵站,對葉凡是一個好的教訓。

“不理他了,我們去吃飯吧。”

天佑晃悠悠開著車,眼裡掠過一抹狠辣。

他哪是讓葉凡走著出高鐵站,他還叫了光頭強幾個人痛揍葉凡。

他要葉凡爬著出高鐵站。

幾乎同一個時間,一輛麪包車停在葉凡對麵。

車門打開,鑽出四五個小混混,叼著煙向葉凡靠近。

他們手裡拿著報紙裹起來的鋼管。

葉凡感受到了一股敵意,眯起眼睛望向對方:“你們要乾什麼?”

“小子,你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,乖乖配合,斷你一條腿。”

一個光頭混混噴著煙霧:“不配合,兩條。”

他們獰笑著逼近。

“嘎——”

也就在這時,一輛勞斯萊斯開了過來,悄無聲息停在葉凡身邊。

車門打開,一個精神抖擻的銀髮老者現身:

“葉少,對不起。”

蕭忠把身體彎成了九十度:“我來遲了。”

“蕭……蕭家……”

幾個小混混瞬間傻眼,鋼管拿不穩,噹噹噹落地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