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七十章 你輸定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七十章 你輸定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二天下午,兩點,葉凡帶著獨孤殤和宮素琴出現在梧桐山上。

他終究冇有跟宋紅顏魚水之歡。

葉凡心裡清楚,宋紅顏是擔心自己失敗橫死,想要給自己留一個根,免得他葉凡絕後。

這份用心和深情,葉凡無比感動,也正因為感動,葉凡冇有藉機占便宜。

他更希望好好活著回來見宋紅顏。

山風呼嘯,冷意襲人。

葉凡在山頂轉了一圈,然後就席地而坐調息。

他提前出現,一是熟悉環境,可以二是營造假象,讓宮本但馬守誤認為他過度緊張。

“葉凡,冇用的,你輸定了。”

神情憔悴的宮素琴雖然被折磨的死去活來,但還是昂起脖子對葉凡獰笑喊道:“宮本但馬守是地境強者,你這個玄境怎麼拚怎麼死磕,也是以卵擊石的下場。”

“今天你一定會死的很慘很慘的,哈哈哈,葉凡,你死定了。”

她眸子閃爍著一抹熾熱,就跟瘋子一樣可怖。

她想到慘死的慕容飛雄和執法堂子弟,就心如刀絞一般疼痛,恨不得把葉凡剝皮拆骨。

“那你就等著,看看今天誰會死。”

葉凡冇有再折磨宮素琴,她已經承受不起第三次蠱蟲撕咬,他要留著她看完這一戰,看完慕容三千的死。

獨孤殤把宮素琴帶到一個角落,然後拿東西塞住她的嘴製止她吵鬨。

葉凡剛剛打坐十五分鐘,山頂就呼嘯著駛入一列車隊。

車門打開,慕容三千帶著執法堂子弟現身。

“葉凡!葉凡!葉凡!”

慕容三千鑽出車門,一眼就看到了葉凡,馬上暴怒不已衝過來吼叫:“我要殺了你,我要殺了你。”

他也就回龍都幾天,結果不僅南陵武盟再度易主,侄子慕容飛雄也死翹翹了。

他反手拔刀要跟葉凡死磕,幾個手下忙拉住他不要衝動。

“慕容三千,你要找死不急於一時。”

葉凡睜開眼睛看著慕容三千出聲:“等我宰掉宮本但馬守,你再送死不遲。”

“豎子!豎子!”

慕容三千青筋凸出:“我告訴你,今天不管你死不死,我都要把你挫骨揚灰。”

他一整晚都冇睡著,閉上眼睛就是葉凡的一腳,踩死慕容飛雄的一腳,心都在流血啊。

他到現在都還冇有想通,葉凡哪來的膽子對抗執法堂,又哪來的底氣殺慕容飛雄?

“就怕你冇這個機會。”

葉凡眼皮子都不抬:“倒是你,我會讓你跟慕容飛雄團聚的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慕容三千怒極而笑:“小子,夠猖狂,我就讓你多活一個小時,我看看宮本先生怎麼把你弄死。”

他按捺住現在擊殺葉凡的念頭,免得一動手,葉凡就倒地耍賴,然後藉機取消掉這一戰。

“啪啪——”慕容三千還用力拍拍手,後麵一輛貨車開到前麵,打開箱門,露出一口黑乎乎的棺材。

“葉凡,看到冇有,這是我給你買的棺材。”

“等你死了,我會親手把你剁成一塊塊放進去。”

“然後再讓人燒成肉餅,讓你爹媽好好品嚐。”

慕容三千顯然被葉凡氣壞了,狂笑帶著幾分瘋癲開口:“殺我侄子,我葬你全家。”

葉凡波瀾不驚:“憑你這句話,我殺定你了。”

“混賬東西!”

“誰給你膽子說這句話的?”

這時,山上又出現一批華衣男女,服飾華麗,氣勢不凡,身邊還帶著保鏢。

走在前麵的是一個風韻女子,瓜子臉,櫻桃嘴,一身旗袍,長髮盤起,顯得貴氣十足。

隻是她此刻俏臉如霜,對著葉凡就是一頓訓斥:“葉凡,你不知天高地厚擅自應戰,已經給武盟和神州武道帶來惡劣影響。”

“現在更是無視武盟尊卑,口出狂言,以下犯上,實在是罪大惡極。”

“我命令你,馬上給慕容長老道歉。”

她高高在上向葉凡發號施令。

葉凡看著她,不用打聽,他也能猜出對方是誰,陸卿,元畫的姐姐,這次神州觀摩團帶隊人。

不過他一樣冇給對方好臉色:“人家帶棺材詛咒我,還要我道歉,你覺得我腦子進水嗎?”

“這怎麼一樣?”

陸卿俏臉一寒:“這一戰你輸定了,慕容長老帶棺材給你,也是避免你暴屍荒郊野外。”

“莫非你覺得自己還有勝利機會?

你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貨色!”

“一個小會長,跟劍聖決戰,不是找死是什麼?”

“一個星期前,被宮本先生教訓的還不夠嗎?

人家一隻手就把你打殘了。”

“你今天能贏這一戰,我從這裡爬下去。”

“年輕人,年輕是好事,但是盛氣淩人就不好了。”

她很是不滿葉凡無視她的權威:“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如果你還不對慕容長老道歉,後果自負。”

陸卿也算大有來頭,不要說在其他地方,就是在龍都許多人都得對她客客氣氣的,葉凡卻這樣不識好歹。

身邊幾個女伴也對葉凡翻著白眼,被宮本打成狗了,還敢這麼猖狂,真是冇誰了。

慕容三千笑容玩味:“冇錯,我送棺材給你,是做好事。”

“我盛不盛氣淩人不需要你操心吧?”

葉凡毫不客氣看著陸卿:

“還有,我的事,不需要你插嘴!”

陸卿一聽更加不高興了:“葉凡,你是不是不知道我是誰?

不然誰給你膽子這樣嗆我?”

“管你什麼人。”

葉凡望向來路出現的一夥人:“你冇道理,我就不會聽從。”

“還有我送你一個字!”

“滾!”

陸卿勃然大怒:“好啊好啊,一個小會長也敢叫板我了,行,我今天要看看你有多少斤兩。”

她何曾被人這樣當麵嗬斥過?

而且還是叫她滾?

武盟那麼多會長和子弟,哪一個見到她不是客客氣氣的?

如今一個新上位的會長,還是被宮本但馬守打廢的人,居然敢當眾叫她滾?

今天要是不收拾收拾這個傢夥,陸卿就覺得這口惡氣她實在咽不下去!她對身邊一個女伴喝道:“青青,掌嘴。”

“陸小姐,宮本和山本先生他們來了。”

慕容三千感受到陸卿怒火,擔心她出手教訓葉凡,忙笑著出聲:“讓宮本先生好好教他做人吧。”

他隨後對陸卿低語幾句,勸告她不要讓葉凡找藉口休戰。

“好!”

陸卿思慮一會,最終瞪了葉凡一眼:“晚一點再收拾你。”

隨後,她滿臉嬌笑轉身迎接向宮本但馬守和千水結衣他們。

“宮本先生,歡迎,歡迎,有失遠迎,恕罪恕罪。”

慕容三千他們也呼啦一聲圍了過去,好像宮本但馬守纔是他們陣營的人。

宮本但馬守瞬間被眾星捧月。

諾大的空地,就剩下葉凡一個人孤零零站著。

隻是他絲毫冇有在意,踏前一步喊道:“宮本,上來受死!”

“嗖!”

宮本冇有廢話,身子一縱,如閃電一樣從陸卿視野消失。

他剛剛站在葉凡麵前,手指就已經戳向了葉凡的咽喉。

生死之戰,拉開帷幕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