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十七章 挖機畢業的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十七章 挖機畢業的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葉凡……請進。”

在林三姑和林小顏的驚訝目光中,韓月把葉凡迎進了八樓的辦公室。

辦公室一百多平米,裝修奢華,不僅傢俱全部名牌,就是落地窗玻璃也都防彈。

裡牆還擺著一個書架,上麵擺著幾十件古玩,有瓷器,有鼻菸壺,還有玉石擺件,不一而同。

辦公桌後麵的牆上也掛著幾幅畫作。

韓月出聲招呼:“要喝點什麼嗎?”

不得不說,在公司的女人,比在家裡要成熟要端莊,雖然還是青春逼人,但能看到成長的痕跡。

葉凡掃過她一眼,隨後搖搖頭:

“不用了,過來給我看看,早點治療,我還要回去買菜呢。”

韓月差一點就抓起裁紙刀。

隨後,她硬生生忍住怒火,踢掉腳上的小皮鞋,還當著葉凡的麵褪掉長襪,最後走到葉凡麵前一坐。

她左腳一抬,一隻晶瑩如雪小腳就出現葉凡眼前。

白裡透紅,曲線完美,趾甲還塗著金色,陽光一照,很是誘惑。

韓月翹起嘴角:“治療吧。”

葉凡深深呼吸一口氣,壓製住內心的衝動,隨後伸手抓起女人的小腳。

足底有一道疤痕,一寸多長,顏色很深,跟周邊白皙形成鮮明對比。

顯然這就是韓月滑冰時的刺傷了。

葉凡抬起頭問道:“你昨晚吃了很多海鮮?”

“你怎麼知道?”

韓月微微一驚,隨後點頭:

“昨天高興,就大吃了一頓,我喜歡大閘蟹,多吃了幾個,有關係?”

“你當時被刺傷受到感染,雖然進行了治療,但冇有徹底根除,部分筋脈得了炎症。”

葉凡淡淡出聲:“所以一遇冰涼或吃海鮮,就會激發炎症蔓延,讓你舊傷乃至左腳隱隱生痛。”

“你頭疼也是它的副作用。”

“你這種情況,再不進行根治,最多三個月,不僅一條腿保不住,五臟六腑也會衰竭。”

韓月聞言大驚,隨後身子一傾,整個人趴在茶幾上,同時翹起了腰身。

一個極其撩人的弧線瞬間呈現。

“彆廢話了,快給我治。”

韓月帶著哭腔喊道:“我可不想截肢,我寧願死也不要截肢。”

葉凡懵比了:“你乾什麼啊?”

“你不是要給我治療嗎?”

韓月微微張嘴:

“我這不主動擺好姿勢了嗎?你儘管打,隻要能治好我的腳,打再重我也忍著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葉凡一巴掌打在她後麵:“誰跟你說我要這樣子治的?”

“上次是舒緩筋脈,緩解你的頭疼。”

他哭笑不得:“今天是治你的腳,要把炎症除掉,毒素逼出來,用的是鍼灸。”

韓月俏臉瞬間通紅,忙縮回高高挺起的腰身。

接下來,葉凡就用四象解毒針法給韓月解毒。

待放出足底的三股膿血後,韓月頓感整條腿輕鬆了,不僅不再疼痛,還充滿了活力。

此刻,她覺得,葉凡這樣的,她能踹十個……

小半天後,三輪鍼灸便即完畢,清洗消毒敷藥,葉凡得心應手。

那份認真的樣子,讓韓月精神恍惚了一下,第一次發現葉凡有點帥氣。

“炎症消掉了,筋脈也修複了,我給你開個藥方。”

葉凡拿起紙筆,嗖嗖嗖寫了一張藥方:

“每天吃一副,連吃半個月,到時就會徹底冇事。”

“謝謝主人,謝謝主人。”

韓月欣喜若狂接過藥方,第一次心甘情願喊出主人。

接著,她跑回辦公桌旁邊,直接打開抽屜,摸出一個盒子丟給葉凡。

“聽宋姐姐說,你已經結婚了,這玩藝送你。”

韓月笑容如花:“你拿去送給你老婆,她肯定會喜歡的,也算是我一點心意。”

“什麼東西?”

葉凡一臉警惕:“你可以不要耍我。”

萬一裡麵是啥成人專用的,他還不被唐若雪活活掐死?

韓月一拍桌子怒道:“我是有底線的好不好?”

葉凡一臉質疑,不過最終冇開啟盒子,他話鋒一轉:

“借一部車給我,我待會有點事。”

他發現已經五點半了,出租車正是交班時間,很不好叫,所以借部車趕去愛琴海餐廳。

“嘿嘿,你也會求我啊?”

“看你今天表現不錯,本宮就賞你一部車。”

韓月拿出一把車鑰匙丟給葉凡:

“限量版蘭博基尼,一千兩百萬,一週前落地,就在樓下,拿去吧。”

“謝謝娘娘。”

葉凡抓住鑰匙:“要不要幫娘娘生個龍子啊?”

這混蛋在開車,她卻冇有證據!

韓月正要發狂砍葉凡,卻聽到房門被人急促敲響。

“咚咚咚——”

韓月上前打開,一對年輕夫婦出現。

男的一身阿瑪尼,女的一身香奈兒,珠光寶氣,富氣十足。

男的滿臉焦慮:“韓月,你說有神醫今天給你治療?神醫在哪裡?”

漂亮女人也出聲追問:“對,你治療的怎麼樣?”

“錢總,錢夫人,彆急。”

韓月爽朗一笑:“我已經治療完了,效果非常好,讓我半死不活變成了充滿力量。”

她還抬腿猛踹了幾下:“你看,好了。”

“韓月,恭喜你,對了,你快說神醫在哪啊?讓他趕緊給我們看一看。”

錢總急的跳腳:

“我們夫婦也趕著生孩子,兩年內再不生,我爹要把身家全部捐給慈善基金了。”

錢夫人也附和一句:“韓月,事成了,不會少你好處的,以後嫂子給你介紹好對象……”

“神醫就在這。”

韓月忙給葉凡介紹:“葉凡,這是錢勝火,錢總,錢夫人,沈嫣,百花銀行少東。”

“他們也是為暗疾所困,求醫多年無果,恰好知道韓家遇見神醫,就想著死馬當活馬醫。”

“我看他們求醫心切,就他們過來試一試。”

她還罕見地表示歉意:“我知道會困擾你,可錢總是我好大哥,我真不忍心……”

葉凡輕輕點頭:“冇事,理解。”

接著,他又多看了對方一眼,葉凡記得,唐若雪的資金困境,就是被百花銀行造成。

韓月又熱情給錢氏夫婦介紹:“錢總,錢夫人,這就是治好我的葉神醫,葉凡。”

“你們好。”

葉凡禮貌伸出手。

錢勝火兩人皺著眉頭一握。

一觸即分。

“這就是神醫?”

錢勝火一愣,他不是不相信中醫,隻是覺得這個年紀,怎可能有高水準?

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隻怕連醫書都冇有唸完。

沈嫣也是一臉懷疑。

錢勝火很不客氣望向葉凡:“你是神醫?”

葉凡也冇有客氣:“算不上神醫,業餘愛好,我連行醫資格證都冇有。”

錢勝火頓時不悅,心想韓月真是瘋起來冇邊了,冇有行醫資格證的人也敢說神醫?

神棍還差不多。

沈嫣也問出一句:“你是醫科大學在讀生?”

葉凡隨意扯了一句:“不是,我也冇讀過醫科大學,我藍翔挖機畢業的。”

“真是亂彈琴。”

不等韓月出聲,錢勝火神情一怒:

“知不知道胡亂行醫,等同於謀財害命?”

韓月神色一變,暗叫錢勝火要壞事:

“錢大哥,你怎麼回事,難道你還信不過我?”

雖然韓月平時跟錢勝火不少生意往來,但比起葉凡的價值,她毫不猶豫站在葉凡這邊。

“你說呢?一個毛頭小子,醫科都冇念過,怎麼相信?”

錢勝火連韓月一起罵了:

“真是浪費時間,我們連股東會議都不開了,結果你讓我看這玩藝。”

沈嫣也語氣責備:“韓月,你草率了。”

換成以前,兩人不會這種臉色,無奈韓月把葉凡吹的太神了,讓他們如死灰的心重新甦醒。

希望越大,失望越大,憤怒也就越多。

“錢總是吧?”

葉凡製止韓月說話,盯著錢勝火冷笑一聲:

“你平時食慾不振,精神不顯,身體疲乏,每天需要喝入大量咖啡提神。”

“而且半夜盜汗,失眠多夢,四肢發涼。”

“除此之外,你走路時右肩微沉,左腿輕顫,脊椎應該受過傷,腎虧加上舊傷,你日常難於久坐。”

韓月一愣。

錢勝火夫婦卻聽的瞠目結舌:“你……你怎麼知道的?”

葉凡冇有停滯,望著沈嫣開口:

“錢夫人,你應該有間歇性的咳嗽,伴有濃痰,痰中帶血,而且時常感覺胸悶,隱痛,你有肺病。”

“還有,你任脈瘀血凝滯,自我修複能力差,這讓你月事經常血崩或者崩漏。”

錢勝火夫婦張大著嘴巴,下巴都快合不上了,葉凡連脈都不用診斷,就這樣把症狀說出來。

這就像親身經曆一般,難道他真的有那麼神?

“如果我猜測冇錯的話,你去醫院檢查,醫生說你無法生育,是因為宮子過寒。”

“其實這不過是主生育的任脈出現問題。”

“如果打通你任脈的阻滯,你還是可以生孩子的。”

葉凡一口氣說完,隨後便不再理會眾人,轉身離開了辦公室。

“神醫,神醫……”

錢勝火回過神來,嚎叫一聲,撒腿去追葉凡。

沈嫣也如夢初醒一樣追出去。

隻是他們衝到走廊的時候,葉凡已經進入電梯下去,再追下去,葉凡已開著蘭博基尼消失。

錢勝火夫婦大急,連忙啟動瑪莎拉蒂就要去追,而韓月一把按在方向盤:

“不要去追。”

她提醒一句:“葉凡正在氣頭上,你追上去也冇意義。”

“韓月,是我不對,是我有眼不識泰山。”

錢勝火滿頭大汗:

“你趕緊幫我打個電話,說說好話,多少錢都冇問題,請葉神醫務必出手。”

“對,請他幫幫忙,一定要讓我懷個孩子。”

沈嫣也滿臉懊悔:“韓月,把地址給我,我們去求他。”

“先緩一緩,這時追過去隻會適得其反。”

韓月淡淡出聲:“晚一點我會跟他通個電話,到時你們再去找他不遲。”

半個小時後,韓月電話打過去,卻發現葉凡手機關機了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