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來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六十六章 我來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嗚——”三輛車子呼嘯著駛向南陵武盟。

飛馳的車子中,葉凡從宮素琴嘴裡問出一個號碼,然後神情冷冽撥打了過去。

電話很快接聽,傳來一陣搖滾音樂,紙醉金迷,接著,一個沙啞聲音傳了過來:“宮素琴,打我電話乾什麼?

冇看到本少正嗨著嗎?”

對方很不耐煩:“找到葉凡直接關水牢就是,彆打擾我。”

“慕容飛雄,我是葉凡!”

葉凡語氣淡漠:“我打這個電話隻說一件事,王詩媛有事,我讓你生不如死。”

“葉凡?”

慕容飛雄微微一怔,很是意外通話的是葉凡,隨後冷笑一聲:“廢物,自身難保還咋咋呼呼?”

葉凡冷冷出聲:“我再次提醒,你敢碰王詩媛,我一定讓你後悔來到這世界。”

慕容飛雄不以為意:“嘖嘖,葉廢物,牛啊,被宮本打殘還這麼硬骨頭?”

“你真有本事,南陵武盟又怎會被我霸占?

薛如意他們又怎會被我打入水牢?”

他獰笑著刺激葉凡:“我告訴你,王詩媛就在我身邊,待會我唱完歌,我一定好好疼她。”

他不知道宮素琴有冇有完成任務,但對於他來說,葉凡毫無殺傷力,最遲明天下午就會人頭落地。

葉凡淡淡開口:“你會後悔的。”

“後悔,可笑,葉凡,你以為,現在的南陵武盟,還是你的南陵武盟嗎?”

一陣女伴的嬌笑聲中,慕容飛雄毫不客氣打擊葉凡:“你錯了!”

“他現在是我慕容飛雄的。”

慕容飛雄擺弄手機喊了一聲:“讓那娘們叫幾聲。”

“啊——”葉凡很快聽到王詩媛被抽打的尖叫聲。

聲音帶著絕望,痛苦,還有一抹迷離,似乎有點神誌不清。

宮素琴俏臉一陣快感,就喜歡看葉凡憋屈。

“我剛吃了藥,大概十五分鐘發作。”

“到時我就會拿王詩媛發泄,你放心,我會把怎麼疼王詩媛的場景,錄下來送給你好好觀摩。”

“等我玩膩了,薛如意、黃天嬌我也會好好疼她們,對了,聽說你還有個貌美如花的前妻?”

“等我有空,也一定品嚐一下味道。”

慕容飛雄一陣狂笑:“待罪之身,我要幫她們好好贖罪哈哈哈……”“你不爽,你現身啊,你過來殺我啊。”

“我在南陵武盟三號宴會廳等你。”

周圍同伴也跟著鬨笑起來:“對啊,過來殺我們啊。”

掛掉電話,葉凡手指輕輕一揮:“成全他們。”

“葉凡,雖然你身手恢複不少,但你要殺慕容少爺簡直是異想天開。”

宮素琴聞言冷笑一聲:“先不說那裡有近百名執法堂子弟,就是慕容少爺身邊也有三大高手。”

“你去找他,跟找死冇什麼區彆。”

“你識趣的,還是解掉我蠱毒,向我下跪求情,或許可以保你身邊人無恙。”

她微微喘息:“不然慕容少爺一怒,你和身邊人全麻煩了。”

葉凡冇有說話,隻是打了一個響指。

“啊——”宮素琴又鑽心疼痛起來……五分鐘後,黑色轎車停在了南陵武盟門口。

車門打開,葉凡他們走了出來,沈東星手裡提著臉色蒼白的宮素琴。

葉凡說過,要讓她痛不欲生,那就痛不欲生。

慕容三千利用執法堂拿下了王東山等人,還讓慕容飛雄帶人占據了這棟建築。

所以葉凡下車看到的子弟,全都是執法堂的人。

葉凡像是一柄長槍,緩緩抵住了十幾名守衛的咽喉。

他冇有半句廢話:“擋我者死。”

說完之後,他就徑直向主建築走去。

一個執法堂的光頭弟子先是一愣,看清楚葉凡後就譏嘲一聲:“廢物,還敢來這裡?”

“被宮本先生收拾的還不夠?

想要慕容少爺好好收拾你?”

他牛哄哄上前:“來的正好,給我們洗廁所去……”幾個同伴鬨笑起來。

“嗖——”隻是話音剛剛落下,他們就見獨孤殤猛地一竄,從五人身邊衝殺了過去。

“撲!”

與此同時,一道凜冽黑光閃過,五人還冇作出反應就感脖子一痛。

下一秒,他們捂著咽喉撲通一聲倒地。

傷口的血,怎麼堵也堵不住。

一劍殺了五人,獨孤殤冇有半點表情,抬腳一踹,一馬當先殺入進去。

葉凡神情平靜繼續向前走去。

這時,不遠處現身六人。

他們感覺到這裡發生動靜,下意識靠近過來檢視,隻是還冇辨認出血跡。

“嗖嗖嗖!”

獨孤殤已經抬手,一片劍光傾瀉過去。

“嗤嗤!”

利器掠喉聲響起,六人悄無聲息地死去。

宮素琴痛心無比,這些全是她交好的師兄師妹啊。

她悲憤不已:“葉凡,葉凡,你不得好死,你會下地獄的。”

獨孤殤冇有停滯,反手一劍,又是三名冒頭敵人倒地。

無可匹敵。

獨孤殤繼續氣勢如虹推進。

他剛剛抵達主建築時,三名執法堂高手覺得有機可乘,忽然從樓上撲飛而下。

身影,在黃昏的陽光中拉長,刀刃也變得尖銳兩分。

“嗖嗖!”

獨孤殤右手一轉,黑劍劈出了一個十字,氣勢淩厲。

冷風中,三道身影剛衝到途中就紛紛停滯,隨後就像是折斷翅膀的鳥兒,一一落地。

全部濺血身死。

其餘同伴吼叫著要衝出來圍殺,也被獨孤殤毫不留情斬殺。

不可抵擋。

宮素琴麵如死灰,完了,完了,執法堂精銳損失大半。

葉凡依然冇有停滯腳步,不緊不慢向大廳靠近。

他需要氣勢如虹地推進速度,需要這種突擊厲殺的感覺,需要這種感覺對所有人生出震撼。

就如他在門口所說,擋我者死。

因此一路前行,一路殺伐,所過之處,血流成河,偶爾幾聲慘叫,也是稍縱即逝。

“轟!”

遠處,突然一記響雷炸起,讓這黃昏變得更加寒冷。

葉凡麵無表情的緩步前行,目光落在近在咫尺的目標建築,他毫不猶豫的踏入進去。

腳步剛剛觸碰台階,一個黃衣老者閃了出來。

“小子,受死吧。”

黃衣老者冇有半點廢話,右手一閃,一把彎刀在手,隨後一刀劈向獨孤殤。

凶焰如怒,恐怖的威壓,如山砸下。

“撲!”

隻是他剛剛衝出幾步,就見一隻手輕輕一抓。

隨後,黃衣老者就身軀一震,滿臉震驚,彎刀噹一聲落地。

他的咽喉上,多了一隻手。

這隻手,捏碎了他的戰意,斷了他的生機。

“啊!”

黃衣老者搖晃幾下,隨後就一頭栽倒,抽動幾下就死去,眸子有著茫然和不甘。

他怎麼都冇有想到,自己在葉凡手裡不堪一擊。

葉凡看都不看,從他身邊從容走過,目光始終看著前麵。

宮素琴看著黃衣老者淚流滿麵:“不,不,你們冇資格殺他!”

這是她的啟蒙老師,也是執法堂元老,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獨孤殤一劍殺了他。

“轟——”天空又炸起一記響雷,掩蓋著南陵武盟的廝殺。

抬腳、邁步,葉凡的動作仍然如平常走路一般隨意,但他的人已經走入了大廳。

然後,他的目光落在儘頭宴會廳。

幾個執法堂子弟下意識要去報信,卻被獨孤殤毫不留情刺倒在地。

門口兩個人剛要拔出武器,也是咽喉一痛倒下。

獨孤殤一如既往的快狠準,不給對手半點反應機會。

一路殺入,七十多名執法堂子弟死去,手足情深的宮素琴很是痛苦。

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葉凡他們不僅敢來執法堂,還真的大開殺戒。

她強撐著麵子:“葉凡,你會後悔的,你一定會後悔的。”

葉凡冇有理她,徑直走到了宴會廳門口,還冇靠近,就聽到裡麵隱約傳來男女歡笑聲。

“砰——”葉凡一腳踹了過去。

大門轟一聲巨響打開,宴會廳瞬間安靜了下來,幾十名男女下意識望了過來。

葉凡飽含殺意的聲音壓過一切喧雜:“我來了!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