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們,全要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六十四章 你們,全要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葉凡慘敗?”

宮本但馬守撂翻千名武盟子弟,一舉擊敗薛如意和黃天嬌高手,再重創獨孤殤和葉凡,最後帶走被囚禁的弟子。

當這個訊息在南陵上流圈子傳開時,所有認識葉凡的人都震驚了。

拍賣會上、鄭氏酒宴上,很多人早就見識過葉凡能耐,所以聽到他如此不堪一擊,一個個震驚的難於置信。

隻是事實擺在了麵前,不僅葉凡躲起來閉關療傷,慕容三千還宣告南陵武盟進入緊急狀態。

他代表元老會,暫時剝奪葉凡會長一職,由他侄子慕容飛雄帶領執法弟子接管。

看到南陵武盟這種變動,南陵圈子不得不相信:葉凡敗了。

這個訊息得到確認後,葉凡的仇家們,彈冠相慶。

“太好了,太好了,惡有惡報,葉凡這個兔崽子,終於栽了。”

“是啊,囂張了那麼久,現在倒大黴了。”

“聽到他受傷,我就心情愉悅啊。”

“再過一個星期,咱們怕是要敲鑼打鼓,慶賀葉凡人頭落地。”

“年輕,年輕,終究是太年輕啊,不懂韜光養晦,不懂木秀於林啊。”

“跟宮本先生決鬥,簡直不知天高地厚,哪是他能叫板的人嗎……”逃到陽國的天狼會餘孽當天就舉行了宴會,殺豬宰羊,一邊祭祀死去的淩千水,一邊慶祝葉凡被打成狗。

鄭乾坤也找藉口暫停龍都八號地的交接,還勸告宋萬三和宋紅顏要識時務者為俊傑。

鄭盛妝也打著整治醫療界的幌子,不向朱靜兒他們交出手中權力。

被撤職的黃院長大搖大擺去疾控醫院上班,被抓進去的洪大祥也著手取保候審。

鄭俊卿更是不忘記讓唐若雪交出雲頂山的產權。

就連絕望的陳飛狼和王宗元也重新煥發鬥誌,一座壓在他們頭頂許久的大山,終於倒塌了。

而訊息傳到中海雲頂會後,黃飛虎和韓南華他們一聲輕歎,幾個人湊在一起喝了個大醉。

朱長生和宋萬三也是連連苦笑,背對背坐在南陵大橋下麵,釣了一天的魚。

南陵武盟子弟更是痛哭流涕。

一盤散沙的南陵武盟,好不容易來了一個強者統帥,結果被宮本但馬守重創,一個星期後還會丟掉小命。

曾經有過希望有過憧憬的他們,麵對看不到的未來,都陷入了深深的絕望。

“葉凡,你終究是不如我的。”

“你的風光,曇花一現,而我,前程光明。”

不知哪裡得知訊息的李末末,站在天鵝彆墅陽台,眺望著飛龍彆墅嬌哼了一聲。

唐若雪和宋紅顏前去飛龍彆墅探望,卻被鐘天師毫不客氣擋了回去:“這一週,葉凡不見任何人。”

這個訊息傳出,大家再度確認葉凡重傷,不見客,是想要努力療傷,讓梧桐山一戰多扛幾招。

一時之間,整個南陵蠢蠢欲動,暗流洶湧。

在外麵風雨飄搖的時候,葉凡卻冇有半點理會,躲在飛龍彆墅地下室閉關修煉。

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,跟宮本但馬守激戰一番後,受了重傷的他卻感覺境界驚人提升。

於是葉凡最快速度治療好自己內傷,然後靜下心修煉《太極經》。

相比以前,這一次修煉前所未有的痛苦,每一次運轉心法,葉凡都感覺到了十八層地獄淬鍊。

隻要一轉《太極經》,骨骼就跟活撕亂扯一般痛苦,神經也彷彿被火燒火燎過一樣,葉凡彷彿垂死的魚一樣,咬牙拚命忍著,每一條肌肉都抽顫著,每一條血脈都彷彿爆裂開來。

他渾身冒汗,張著嘴,卻疼痛的發不出絲毫聲音……一天……兩天……三天……一次,兩次,十次,一百次……葉凡自己也不知道過了多久,修煉了多少次,隻知道運轉《太極經》的速度越來越快,越來越流暢。

雖然每一次都被折磨的死去活來,但他也發現每一次淬鍊過後,精氣神都得到了蛻變。

葉凡還能感覺到,丹田深處的力量,越來越接近臨界點。

一晃六天,下午,天se昏沉。

沈東星、鐘天師、葉無九和沈碧琴他們圍坐在客廳餐桌前,臉上都帶著一股凝重。

距離決戰就剩下二十四個小時了,他們不知道葉凡有冇有治好傷,但知道,給葉凡剩下的時間不多了。

無論是跟宮本但馬守死戰,還是找機會逃離南陵,葉凡都必須要儘快作出定奪。

“砰——”就在沈東星想讓蘇惜兒找葉凡時,門口忽然傳來一聲巨響,接著,十幾輛黑se商務車子衝了進來。

車門打開,鑽出幾十名執法堂子弟,手持武器,殺氣騰騰。

他們動作利索包圍了飛龍彆墅。

隨後,被稱為琴兒的杏眼女子英姿颯爽現身,帶著十幾名執法堂好手大搖大擺闖進大廳。

呆在門邊的蘇惜兒下意識喊道:“你們找誰?”

“啪——”杏眼女子看都冇看蘇惜兒,反手就是一巴掌把她抽飛。

沈東星見狀勃然大怒上前:“宮素琴,你怎麼打人?”

“啪——”杏眼女子二話不說,也直接給了沈東星一巴掌。

她身手不如葉凡和慕容三千,但比起沈東星和蘇惜兒卻強十倍,所以當無可擋。

鐘天師臉se一沉:“你們來這裡撒野?”

沈東星怒不可斥:“你敢打我?”

幾個沈氏保鏢要動手,卻被執法堂子弟一腳踹翻,然後拿劍抵在脖子上威懾。

杏眼女子不屑看著鐘天師他們:“彆廢話,把葉凡給我叫出來。”

沈碧琴攙扶起蘇惜兒開口:“葉凡受傷了,你找葉凡乾什麼?”

“受傷了,嗬嗬,活該,不知天高地厚,冇被當場打死算他命好。”

宮素琴嘴角上揚,不可一世:“慕容隊長有令,明天就是梧桐山決戰。”

“為了避免葉凡怯戰或者跑路,從現在開始,他必須由我們監控看管,直到明天下午三點一戰。”

“所以你們趕緊讓葉凡滾出來,好好接受我們的看管,不然我們就拿你們這些廢物開刀。”

她環視四週一眼:“葉凡,滾出來。”

冇有人迴應。

沈東星擠出一句:“凡哥不在這裡……”“搜——”宮素琴一聲令下,十幾號執法堂子弟馬上動作,簡單粗暴踹開各個房門檢視。

廚房、洗手間、雜物房也被翻個底朝天。

葉無九本能要阻攔,結果被執法堂子弟推翻,差一點撞中尖銳的桌角。

沈碧琴焦急喊道:“你們乾什麼?”

鐘天師也憤怒不已,想要動手,卻清楚自己玄術一流,但打架遜se了一點。

而且對方這麼多人,一旦混戰,沈碧琴和蘇惜兒她們勢必遭殃。

這時,十幾個執法堂子弟跑回來,紛紛搖頭表示冇有找到葉凡。

飛龍彆墅一共有兩個地下室,一個是外麵車庫下麵,一個就是大廳樓梯下麵。

前者三十平方米左右用來儲存雜物,後者是兩室一廳可以躲難。

執法堂子弟隻搜車庫,自然找不到葉凡、獨孤殤和苗封狼。

“說,葉凡在哪裡?”

宮素琴一把抓過蘇惜兒,長劍架在她的脖子上喝道:“不說,我就割花你的臉。”

蘇惜兒長這麼漂亮,她早看著不順眼。

“你們太過分了。”

沈東星吼出一聲:“凡哥也是武盟的人,你們怎麼可以這樣對待他?

而且明天一戰,他肯定出現。”

“砰——”宮素琴又是一腳踹飛沈東星:“我不管,我今天就要帶他回去,找不到他,你們就要倒黴。”

“葉凡,給我滾出來!”

她一直派人盯著這座彆墅,所以知道葉凡冇有外出,肯定是藏在某個角落。

她懶得再翻,直接拿人質來威脅。

“不出來是不是?”

冇有得到迴應,宮素琴冷笑一聲:“來人,把沈東星給我打殘。”

她玉手一揮,幾個執法堂子弟一擁而上。

沈東星剛要還手,一隻腳立刻踹在他身上,他踉蹌著倒地被人猛踩。

拳打腳踢。

沈東星的腦袋頃刻多了幾道血跡。

葉凡都要死了,沈東星也是秋後螞蚱。

拳打腳踢,讓沈東星悶哼不已,也讓他腦袋流淌出鮮血。

鐘天師要上前,卻被七八名執法堂高手盯住,還有人拿長劍指向了葉無九夫婦。

“葉凡,我給你們十秒鐘。”

“十秒鐘不出現,就休怪我辣手無情了。”

宮素琴對著大廳上方喝出一聲:“我的劍,可是不會認你女人,認你爹媽的。”

還是冇有人迴應。

“好,好,葉凡,你還不出來是吧?”

宮素琴忽然殘忍一笑:“行,我把這丫頭的眼睛戳瞎,看你能躲到什麼時候。”

她一點都不怕葉凡,慕容三千說過,葉凡被宮本打得幾近廢人,彆說她了,連普通子弟都打不過了。

說完之後,她就抬起利劍,對著手裡的蘇惜兒眼睛紮去。

蘇惜兒驚恐不已,但死死咬住嘴巴。

她就是死,也不會尖叫擾亂葉凡。

沈碧琴憤怒吼道:“你們不能傷害她——”宮素琴牛哄哄哼道:“本小姐要弄她,天王老子都保不住。”

“轟——”突然,地下室轟然炸開,一道白se光影騰空而起。

“你們,全要死!”

葉凡低沉而冷漠的聲音猶如神袛響徹全場。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