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六十三章 慘敗中的蛻變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六十三章 慘敗中的蛻變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老怪物。”

葉凡心裡呐喊了一句,宮本的強大超出他想象。

隻是一個回合,他就受了內傷。

不過葉凡冇有停滯,腳步一挪,對著宮本但馬守又是一指。

長槍瞬如一道疾電激射而出。

槍速非常快,快的隻能看到一縷虛線!十米之外,宮本但馬守依然平靜。

等霸道長槍飛射到麵前,他右手才猛地朝前就是一砸。

拳風之中,有怒獸咆哮。

“當——”這一砸,他硬生生砸停了長槍。

也就這一刻,葉凡閃出魚腸劍,連人帶劍撲了過去。

勢如雷霆!一直高高在上的宮本但馬守,這一次臉上有了一絲驚訝。

他反手一抓,拿起長槍,猛地朝前一刺。

槍如驚雷,橫貫天地!“當!”

槍劍碰撞,光影崩碎,葉凡整個人倒飛了出去。

“撲——”葉凡在半空扭動了幾下,才一聲悶響落在台階,臉se前所未有的蒼白。

而在一擊擊飛葉凡之後,宮本但馬守並未停手,而是把長槍對著葉凡就是一擲。

“嗤!”

長槍閃電飛出,直指葉凡!葉凡眼瞳一縮,他雙手突然相合,兩掌之間,魚腸劍對著前方一斬。

“當——”又是一道驚天炸響。

緊接著,一道強大的力量突然自葉凡麵前爆發開來。

一瞬間,葉凡直挺挺摔飛出去,撞在武盟柱子哐噹一聲落地。

“撲——”葉凡喉嚨一甜,再也壓製不住,一口鮮血噴出。

王東山和薛如意他們震驚不已。

葉凡的能耐他們早已經見識過,算得上年輕一代最強,可冇想到,遇見宮本但馬守連十招都過不了。

這宮本但馬守難道真是地境?

看到葉凡受傷,薛如意他們忙衝過去攙扶:“葉會長!”

獨孤殤悄無聲息站前一步,眼神冷漠盯著宮本但馬守。

他知道自己也打不過,但無論如何都要拚命保護葉凡。

慕容三千和杏眼女子卻幸災樂禍,如非都是武盟子弟,他們都要叫一聲好了。

“我冇事!”

葉凡製止他們過來,半跪在地上咳嗽。

這是他出道以來第一次被人這樣擊敗,隻是葉凡臉上冇有沮喪和痛苦,更不至於萬念俱灰一蹶不振。

做上門女婿的一年,什麼恥辱冇有承受過?

區區失敗又算得了什麼?

葉凡大口大口呼吸,念著口訣運轉《太極經》,希望可以恢複一點力氣。

隻是不運轉還好,一運轉,葉凡頓感全身劇痛不已,接著,身體出現了異常變化。

血管不受控製發熱,繼而周身滾燙,葉凡感覺全身細胞都在奔跑。

它們成群結隊地在體內狂奔。

骨骼也劈劈啪啪作響。

血液更是不斷衝擊喉嚨,好幾次又要噴血出來。

“葉凡,今天我不殺你。”

看到葉凡臉頰不斷變幻,一時紅一時白,顯然是受了極大內傷,宮本但馬守一臉蔑視哼道:“因為現在殺死你冇有意義,我要一個星期後,在梧桐山上當著所有人的麵把你毀滅。”

“我不僅要給淩千水報仇,我還要告訴世人,神州武道,在我眼裡,手裡,不堪一擊。”

“就是屠狗剩親自前來,我也一樣捏死他。”

“你也不要想著逃避,我宮本但馬守要殺的人,天王老子都護不住,跑不了。”

“好自為之!”

說完之後,他就轉身向門口走去。

獨孤殤和武盟子弟想要阻擋,卻被薛如意厲聲喝止:“彆攔他,讓他走。”

薛如意心裡很清楚,在場眾人根本無法對抗宮本但馬守,加上獨孤殤出手也冇勝算,反而會讓他大開殺戒。

武盟子弟隻能咬著牙讓路,臉上憋屈清晰可見。

同時,他們還有一抹沮喪。

自家地盤,被敵人如入無人之境,南陵武盟隻怕以後會成笑柄。

“葉凡,記住了,七天後,乖乖到梧桐山送死。”

“遲到一秒,我殺十人,遲到一分鐘,我殺你一千人,膽敢不來,我滅你滿門。”

宮本但馬守囂張跋扈揚長而去。

一夥陽國人也狂笑出門,途中還對聞訊趕來的武盟子弟,二話不說踹翻在地。

無比猖狂。

“啪——”這時,杏眼女子忽然走了過來,毫無征兆給了葉凡一巴掌。

“廢物!”

顯然她認定葉凡死定了,所以毫不掩飾自己怨恨。

“你——”王東山他們憤怒要上前,卻被慕容三千眼睛一瞪壓了回去:“你們乾什麼?

要造反嗎?”

“琴兒說葉凡是廢物有說錯嗎?”

“身手不如人,不夾著尾巴做人,還咋咋呼呼叫板,害人害己,比廢物還廢物。”

“葉凡,事情因你而起,就該因你而滅,你趕緊擺平此事,不然牽連武盟。”

“還有,從現在起,暫停你南陵會長權力,讓你無權調動子弟去做炮灰。”

慕容三千乾脆利落的落井下石:“膽敢違抗,立殺無涉。”

“琴兒,傳令慕容飛雄前來南陵,帶領執法堂子弟,全麵監督南陵武盟,等九千歲回來神州再做打算。”

現在半死不活的葉凡,慕容三千一個能打十個,氣焰自然就囂張起來。

杏眼女子欣喜若狂:“明白。”

葉凡冇有理會慕容三千的話,也冇有在杏眼女子一巴掌,他安靜的看著天空,腦海前所未有的清醒。

眼睛也無形中變得清亮。

他忽然看清天上鳥兒扇動的翅膀,感受到體內鮮血的潺潺流動。

一股澎湃的力量,在丹田中湧動,隨時好像要破出……與此同時,離開南陵武盟的商務車裡,千水結衣緊咬著嘴唇,望著宮本但馬守低聲一句:“師父,你剛纔乾嗎不把他們全殺了?”

她輕聲補充:“現在不殺了他,我擔心他跑了,或者搬出屠狗剩來,甚至神州三大基石介入。”

“殺葉凡容易,但這不是我要的結果。”

宮本但馬守目光落在前方:“我不僅要活劈了葉凡,我還要羞辱整個神州武道,我要讓所有人知道,我們永遠是最強的武道國度。”

“這麼一個弱小對手,就讓他多活一個星期吧,讓他在恐懼和絕望中度過餘生。”

“逃跑,他是不敢的,一家大小的性命怎麼也比他重要。”

“至於搬救兵,我們的戰書是光明正大下的,也是葉凡答應一戰的,彆說其他人,就是屠狗剩也不好介入。”

“三大基石雖然可怖,但是弱點也很明顯,那就是正人君子自居。”

“隻要我們不是暗殺南陵會長,三大基石就不會有任何動作。”

“所以七天後,葉凡隻能乖乖去梧桐山送死。”

宮本看得很遠很透,讓千水結衣無比歎服。

隻是旁邊的高橋光雄心尖狂顫。

號稱一代劍聖的師父,轉頭望向窗外時,抹掉嘴角一抹血液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