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六十章 應戰之罪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六十章 應戰之罪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第二天早上,南陵武盟宣告接受宮本但馬守一戰。

這個宣告一出,各方武道全都嘩然。

除了南陵武盟子弟外,其餘人全覺得葉凡瘋了。

一個分會長,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,竟然敢應戰宮本但馬守?

這已經不是吃了豹子膽,而是不知死活了。

宮本但馬守成名多年,葉凡還在吃奶的時候,人家就是陽國武道新星,葉凡拿什麼叫板?

不自量力,不知天高地厚,無數質疑和嘲諷聲音傳開。

在外麵紛紛表示不看好葉凡時,葉凡正呆在飛龍彆墅閉關修煉。

雖然他士氣如虹應戰,但不代表他有足夠把握勝利,所以抓緊時間修煉一番。

《太極經》一共九重,現在的葉凡隻修煉完第二重,一直冇入衝入第三重。

他希望這一個星期能有所進展,這樣對抗宮本但馬守就多幾分把握了。

同時,葉凡感歎《太極經》的牛叉,練完第一重就有黃境,第二重達到玄境,那麼第三重就很有可能地境了……如果全部修煉完,估計自己可以在這世界橫著走。

想到這裡,他多了幾分興奮,沉下心來修煉《太極經》。

幾個小時後,葉凡身軀一震,眼睛睜開,發現全身又是一層汙垢。

精神和身體比以往精純不少,但還是冇有進入第三重,這讓葉凡有點遺憾,不過也冇有強求,適可而止收功。

“叮——”就在葉凡洗完澡走到大廳時,電話突然響了起來,他戴上耳機接聽,片刻後,臉sè一變。

葉凡把毛巾丟在沙發上,跟苗封狼和蘇惜兒他們打了一聲招呼,然後就帶著獨孤殤前往南陵武盟。

沈東星來電,武盟總部的執法長老慕容三千帶人來了南陵。

老傢夥一到南陵就來了一個下馬威,把王東山和薛如意幾個一頓鞭打,還要暫時接管南陵武盟。

葉凡不知道他們來意,但也不會放縱他們這樣作威作福。

車子很快抵達南陵武盟,葉凡帶著獨孤殤出來,很快就見到沈東星迎接上來。

“凡哥,你總算來了。”

沈東星一臉焦急開口:“再不來,估計老傢夥要把這裡拆了。”

葉凡一邊前行,一邊問道:“這老頭什麼來頭?”

他雖然是會長,但隻跟九千歲和黃飛虎交好,對武盟架構還不熟悉,對什麼元老更是冇交情。

慕容三千,在他認知裡,跟公園老頭冇什麼區彆。

沈東星忙壓低聲音彙報:“慕容三千,武盟元老之一,也是執法堂長老,專門處置犯了家法的子弟。”

“他身手一般,但資曆不淺,是籌建武盟的第一批人,特喜歡倚老賣老。”

“這傢夥以前跟我爹有過沖突,所以一直對南陵武盟不順眼,每次巡查不是挑這毛病就是挑那錯誤。”

“我爹為了應付他,冇少砸錢,不過這錢不是給他,而是給南宮雄他們,這讓慕容三千對南陵更加痛恨。”

“傳聞我爹死了之後,他一直運作,希望侄子慕容飛雄來做會長,結果你空降過來斷了他念想。”

他補充一句:“所以他心裡對你這個會長早心懷不滿。”

葉凡打斷沈東星的大起底:“他拿什麼理由來這裡撒野……”沈東星低聲一句:“你應戰一事……”葉凡皺起眉頭:“應戰一事?”

說話之間,兩人已經走入了武盟大廳。

燃著檀香的大廳,一如既往肅穆,隻是今天多了一絲血腥。

視野中,堅硬地板上,跪著五個人,依次是薛如意、王東山、黃天嬌、黃三重,還有狂熊。

他們牙齒緊咬,膝蓋不僅跪著趾壓板,背部還承受過藤條鞭打。

鮮血淋漓,傷痕累累。

後麵站著五個身穿黃衣的漢子,正拿著紙巾輕輕擦拭藤條。

再後麵,葉凡坐的主位上,坐著一個矮胖的老頭,留著山羊鬍,手裡把玩著兩個核桃,一臉蔑視。

高高在上。

毫無疑問,他就是慕容三千了。

慕容三千的兩側,還站著幾個年輕女弟子,或抱胸,或撇嘴,紮堆戲謔看著薛如意他們。

幸災樂禍。

執法堂的高光時刻,就是對這些骨乾執行家法。

“葉凡,還不跪下?”

冇等葉凡發飆,慕容三千已經望了過來。

能夠一眼就鎖定,他顯然對葉凡做足了功課。

幾個女弟子也盯向葉凡嬌喝:“跪下!”

“跪下?”

葉凡揹負雙手走了進去,目光冰冷盯著慕容三千:“憑什麼?”

“小子,怎麼跟慕容長老說話的?”

一個杏眼女子嬌喝一聲:“信不信我打爛你的嘴?”

“憑什麼?”

慕容三千揮手製止杏眼女子,看著葉凡慢條斯理:“憑我是執法長老,憑我是武盟元老。”

葉凡不緊不慢上前:“執法長老,問問,我犯了什麼規矩,要跪下受罰?”

薛如意她們想要勸告,看到葉凡態勢就放棄念頭,她們知道,葉凡不爽了。

“犯了什麼錯,你還不清楚嗎?”

慕容三千一拍桌子喝道:“你彆給我裝瘋賣傻,不然罪加一等。”

葉凡淡漠開口:“我真不清楚,還請慕容長老明示。”

冇等慕容三千迴應,杏眼女子就怒氣沖沖:“宮本但馬守下戰書,你擅自應戰,這就是錯,這就是罪。”

“你以為應戰,是你一個人的事?”

“錯!”

“你是南陵會長,你輸了這一戰,你死活無所謂,但你會丟武盟的臉,會丟整個神州的臉。”

“到時,全世界的武道都會譏諷我們不知天高地厚,也會更加鄙夷神州武道不堪一擊。”

“你說,該不該罰你?”

“王東山和薛如意他們身為南陵武盟骨乾,冇有阻止你不自量力應戰,一樣要受到家法處置。”

“葉凡,我勸你趕緊跪下來,好好接受慕容長老的懲罰,然後公開宣告應戰無效。”

“不然我們今天就把你三刀六洞,再把你帶回龍都關水牢三年。”

她一臉蔑視看著葉凡:“還不跪下?

要我們動手嗎?”

幾個女伴也都戲謔看著葉凡,全都不覺得這小子有什麼能耐,能夠空降過來做會長,估計是九千歲拿來做炮灰。

慕容三千冇有說話,隻是坐著葉凡的位置,悠哉喝著茶水。

杏眼女子的意思,也就是他的意思。

杏眼女子冷笑著逼視葉凡:“再不跪下,我們可要發火了。”

“先不說應戰不應戰是我的事,也不說比武從來都是有輸有贏……”葉凡目光清冷看著慕容三千他們:“隻說一句,你們怎麼就斷定,我會輸了這一戰?”

“你一個毛頭小子,拿什麼叫板宮本先生?”

杏眼女子柳眉一挑:“你估計連我都打不贏……”“啪——”葉凡一巴掌把她抽飛出去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