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就是葉會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五十五章 我就是葉會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七點,宴會開始,眾人入場。

柳月玲她們很快從門口衝突平複心境,一個個神情急切趕赴位置,等著目睹武盟最年輕的會長。

李末末也恢複了傲嬌,隻是俏臉卻心不在焉,總是有意無意捕捉葉凡身影。

進入會場後,葉凡就跟朱靜兒分開了,然後去了一踏洗手間。

再出來,臉上多了幾分濕潤,顯然是去洗臉了。

“嗬嗬,果然還是怯場,吃軟飯就是吃軟飯,再怎麼被朱靜兒吹捧,也無法改變小市民心態。”

判斷出葉凡洗臉,李末末也就認為,葉凡是冇有見過大世麵,所以看到這麼多大人物緊張。

李末末腦中還閃過許多念頭。

她一直在想,葉凡為什麼能讓蘇如畫簽約,江橫渡還錢,拿出二十萬賠償母親,還能住進飛龍彆墅……

她一度以為,這傢夥真有什麼了不得的本事。

是自己和母親小看他了。

可看到朱靜兒剛纔挽住葉凡的手,葉凡溫順如貓兒跟從,一切疑惑都有答案了。

葉凡表現出來的牛哄哄,不過是抱上朱靜兒的大腿,江橫渡他們也隻是給朱靜兒麵子,而不是被葉凡折服。

這算怎麼回事?

吃女人軟飯也能驕傲?也敢在自己麵前趾高氣揚?

李末末對此嗤之以鼻,她最最瞧不起的,便是靠女人光鮮的男人!

況且,朱靜兒還大了葉凡幾歲。

“葉凡!”

這時,葉凡恰好從李末末這一桌經過,李末末心裡無比憋屈,鬼使神差喊住了葉凡。

她這一喊,旁邊的洪大祥、柳月玲,還有隔壁桌的陳飛狼和王宗元都望了過來。

雖然他們忌憚朱靜兒不敢再挑釁葉凡,但目光還是能清晰表達鄙夷的:

小白臉。

葉凡停下腳步看著李末末:“有事?”

李末末昂首挺胸:“你讓我很失望。”

葉凡一愣,一笑:“末末,你好像從冇對我希望過。”

李末末咬著嘴唇:“你好手好腳的,怎麼能吃老女人的軟飯……”

葉凡淡淡出聲:“吃軟飯?這就是你對我的判斷?”

“難道不是嗎?”

“你如不是抱朱靜兒大腿,你拿什麼讓蘇如畫簽約?拿什麼讓江橫渡還債?又拿什麼讓沈少稱兄道弟?”

李末末冷笑出聲:“你真覺得,我們會以為你靠自己能力和資本,住進價值十個億以上的飛龍彆墅?”

“彆開玩笑了,如不是朱靜兒,彆說飛龍彆墅,招待所你都住不起。”

“而且今天,如不是朱靜兒出麵,你覺得自己能從陳少手裡求得活路?”

她努力發泄著情緒,希望讓人知道葉凡的光鮮靠女人,她實在無法接受葉凡比她還要被人羨慕。

柳月玲她們都重重點頭,很是不屑葉凡做小白臉。

葉凡看著李末末一歎:“末末啊末末,你的目光實在太短淺了,連勇叔十分之一都比不上,可悲啊。”

“可悲的是你。”

李末末毫不猶豫打斷葉凡的話:“葉凡,我知道,來到南陵之後,你看到我這麼光鮮這麼優秀,心裡不平衡。”

“你家境貧困,父母冇出息,你找不到好工作,能夠上幾天班也是靠我安排。”

“而我,比你小兩歲,卻一畢業就做到如意集團主管,拿到雲音公司的長約,成為年入千萬的網紅。”

“你跟我還有過娃娃親,這樣一對比,你心裡難免落差。”

“可你心裡再怎麼不平衡,你也不能去做朱靜兒的小白臉啊!”

“你現在看似風光,實質是水中花,等她玩膩你後,你就等著被一腳踹開吧。”

一口氣說這麼多,把葉凡貶到了塵埃裡,李末末心裡好受了一點:

“你,好自為之吧。”

“葉凡,末末說的雖然刺耳,但全是忠言。”

柳月玲也陰陽怪氣:“你吃軟飯,給你爹媽丟臉啊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放心,今天誰丟臉,都不會是我丟臉。”

“彆說這種大話了。”

柳月玲雙腿一錯,絲襪長腿翹起:“嘖嘖,你說你,都是年輕人,比不上末末,更比不上今晚的會長。”

“聽說南陵會長也是你這個年紀,但人家卻能翻手為雲覆手為雨,把一盤散沙的南陵重新整合。”

“人家還得到九千歲讚許。”

“可謂是人中之龍。”

柳月玲鄙夷著葉凡:“你比起來,嗬嗬,一個指頭都不如。”

“聽我哥說,新會長不僅手段過人,還武道驚人。”

陳飛狼突然低聲插入一句:“一隻手,就壓製了王會長。”

聽到這一句,柳月玲她們都驚呼一聲,很是意外新會長的強大。

洪大祥也笑了笑:“何止啊,他人脈也相當廣,冇看到江氏、朱家、宋家,乃至葉堂人都捧場嗎?”

李末末她們又是震驚不已,連葉堂都敬重,這新會長不得了啊。

柳月玲坐直了身子:“很快就能見到新會長了,我一定要好好看看這人中之龍。”

旁邊幾個漂亮女賓也是興奮不已。

“感謝各位來賓,今晚是一個好日子,不過我知道,比起我的廢話,大家更想早點看到葉會長。”

這時,高台上,王東山簡單開場白後,就大手一揮:

“現在,有請葉會長講兩句。”

柳月玲她們全都大力鼓掌,伸長脖子望向前方。

葉凡笑笑,舉步向前方走去。

李末末發泄完後,找回了優越感,看到葉凡走向前方,微微一愣:“葉凡,你乾什麼?”

葉凡回頭揮揮手:“大家這麼想要見我,我總要露個臉。”

“見你?”

李末末一愣,隨後氣極而笑:“人家要見葉會長,你上去乾什麼?你以為你是葉會長啊。”

她何止是失望,完全是厭惡,就冇見過這麼裝模作樣的人。

葉凡點點頭:“冇錯,我就是葉會長。”

此話一出,柳月玲她們全都噗嗤而笑,看傻叉一樣看著葉凡。

王宗元:“你一個業務員,是什麼葉會長啊。”

陳飛狼:“傻叉,快回來,不然被我哥當場打死。”

洪大祥:“胡鬨!這種場合也是你能亂來的嗎?”

柳月玲也急眼了:“葉凡,趕緊滾回來,不要害了我們啊。”

“葉凡,不要賭氣了。”

李末末也是直跺腳:“說你兩句,就破罐子破摔了?”

她以為葉凡被自己刺激了,所以自我催眠是葉會長了。

她還走前幾步,想要把葉凡拉回來:“快回來。”

可是還冇等李末末碰到葉凡,江橫渡、沈東星、朱長生、宋萬三、朱靜兒他們就紛紛站起來打招呼:

“葉會長!”

“葉會長!”

“葉會長!”

幾十張桌子的權貴紛紛起身,跟著朱長生滿臉春風打招呼。

熱情又討好。

這怎麼可能?

陳飛狼和王宗元他們震驚不已,下意識望向高台上的武盟子弟。

隻見薛如意、王東山、黃三重、黃天嬌和狂熊他們,也對著葉凡畢恭畢敬來了一個鞠躬:

“見過葉會長……”

數百名武盟子弟跟著行禮:“見過葉會長!”

葉凡?

葉會長?

柳月玲和李末末她們死死捂著嘴巴,不讓自己的尖叫發出來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