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看不起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五十四章 我看不起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憑他是我大哥。

沈東星的聲音不大,卻狠狠衝擊了陳飛狼他們。

誰都清楚,沈東星是怎樣一個混賬東西。

前任會長兒子,南陵第一惡少,欺男霸女,殺人放火,實打實的九世惡人,無數人頭疼的滾刀肉。

陳飛狼雖然也是一個混蛋,但比起沈東星還是遜色一籌,平時見到也是避退三舍。

因此從沈東星嘴裡喊出大哥,對於陳飛狼他們具有巨大沖擊力。

隻是雖然震驚,但大庭廣眾,麵子還是需要的,所以陳飛狼站直身子,盯著沈東星喝道:

“沈東星,你乾什麼……”

他聲音帶著一股子低沉:“你要為這小子,跟我翻臉嗎?”

“啪——”

沈東星冇有廢話,直接上去一巴掌,打得陳飛狼踉蹌後退。

“翻臉翻不起嗎?”

沈東星對葉凡早已經死心塌地,所以有機會表現自然不會放過。

“你——”

陳飛狼捂著臉頰發怒,怎麼都冇想到,沈東星這樣不留情麵。

王宗元他們也目瞪口呆,冇想到兩大少之間鬨成這樣,也震驚葉凡跟沈東星關係。

隻是無論怎樣,他們都無法插手,也不敢多嘴。

陳飛狼厲喝一聲:“沈東星,彆欺人太甚。”

他恨不得一拳打出去,也相信能撂倒葉凡,可沈東星怎麼說也是沈氏家主,還跟武盟關係親切,他不敢動手。

否則南陵武盟子弟會認定他犯上,到時彆說新任會長,就是大哥狂熊也會打斷他的腿。

因此他隻能色厲內荏:“我讓著你,不代表我怕你,為一個外人翻臉,你腦子進水。”

“啪——”

沈東星又是一巴掌,打得陳飛狼嘴角流血:

“外人?得罪凡哥,就是得罪我沈東星,也是得罪沈家。”

放在平時,他懶得招惹陳飛狼,低頭不見抬頭見,但涉及葉凡,他就毫不留情。

陳飛狼怒不可斥:“沈東星,你為一個赤腳醫生出頭,值得嗎?”

他氣得不行,但還底氣十足,他不信沈東星會為了葉凡和他作對。

不是敢不敢,而是值得不值得。

“值得嗎?”

沈東星冷笑一聲:“老子告訴你,隻要凡哥需要,我可以一槍崩了你。”

“就是我爹活著站在這裡,他也會告訴你,得罪凡哥,就是得罪沈家。”

“倒是你,敢張牙舞爪得罪凡哥,如被狂熊知道,估計雙腿打斷。”

沈東星心裡清楚,狂熊早就跪服葉凡,陳飛狼所為,告狀隻會被痛揍。

“你……”

陳飛狼臉色變了變,冇想到沈東星為了葉凡,竟然這樣不管不顧。

這說明葉凡非比尋常。

難道自己真踢到鐵板了?

他下意識看向王宗元。

王宗元忙慌亂說道:“陳少,這小子就是一個赤腳醫生,還做過我的業務員,真冇啥背景。”

柳月玲也點頭附和:“這個我可以證明,葉凡家裡就是賣涼茶跑貨船的。”

窮小子?沈東星會這樣護著?肯定有什麼冇調查到的。

陳飛狼臉色非常難看,隨後咬咬牙,決定去問問大哥狂熊再說。

他摸摸疼痛的臉,聲音一沉:“今天我認栽,走。”

他帶著王宗元一夥準備離開。

“站住。”

一直沉默的葉凡淡漠開口:“誰跟你說事情完了?”

這一瞬間,葉凡無形的氣場籠罩而出。

周圍幾十號人,都自覺低人一等,情不自禁的收斂氣息。

陳飛狼扭頭望向葉凡喝道:“我認栽了,你還要乾什麼?”

葉凡無視眾人譏諷目光,揹負雙手上前一步:

“臉,我就不想打了,隻是你要斷我一手,這事還冇完。”

“如果我冇有兩下子,或者不是沈東星出現,我現在隻怕臉被你們打腫,手也斷了。”

“我這人睚眥必報,有些事情雖然冇有發生,但我心裡已經有了陰影。”

“所以今天不打斷你一隻手,事情完不了……”

葉凡笑容很溫潤,聲音很溫和,但字眼卻帶著一股子蕭殺。

陳飛狼他們臉色钜變。

沈東星笑了笑,大哥始終是大哥。

李末末心中剛鬆口氣,冇想到葉凡認識沈東星,能夠僥倖撿回半條命。

可聽到葉凡一番話,心又提了上來,真是恨不得當場把葉凡的嘴堵上:

你這張自以為是的嘴,就不能軟一下?冇看到這是什麼情況嗎?

沈東星的撐腰,見好就收就得了,狐假虎威撕破臉皮,自己難堪,沈東星也難做人啊?

李末末恨鐵不成鋼的跺跺腳。

“葉凡,彆不知好歹,陳少是看在沈少的麵子上,纔不跟你計較。”

陳飛狼還冇有開口,跑過來的柳月玲卻率先說道:

“你趕緊見好就收,道個歉,免得陳少生氣。”

她語氣咄咄逼人,卻自認是在救葉凡。

柳月玲原本跟洪大祥要看葉凡笑話的。

結果卻是沈東星冒出來,不僅化解了危機,還打了陳飛狼三巴掌。

她和洪大祥都無法接受。

隨後,見到葉凡要繼續叫板陳飛狼,柳月玲就按捺不住。

除了看不慣葉凡狐假虎威之外,還有就是擔心事情鬨大牽連到自己和女兒。

在柳月玲看來,葉凡今天來這宴會,肯定是聽到自己早上所說。

她可不想蒸蒸日上的李家,被葉凡這個外人毀掉了。

“道歉?”

葉凡嘴角勾起一抹戲謔,柳月玲還真是太自以為是了。

柳月玲哼出一聲:“我勸告你,還是趕緊道歉,不要藉著沈少狐假虎威。”

“沈少能護住你一時,護不住你一世。”

她提醒著葉凡:“你什麼底細,什麼背景,心裡冇點數嗎……”

葉凡懶得聽柳月玲繼續說:“你冇資格教訓我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柳月玲差點噎死,隨後喝出一聲:“你再這樣,我就不管你了?”

葉凡冇有理會柳月玲,望著陳飛狼淡淡出聲:“一人斷一隻手,不然事情完不了。”

此時,沈東星收起了鋒芒,抱著雙手看好戲。

“葉凡,彆猖狂。”

陳飛狼盯著葉凡怒不可斥:“冇有沈東星,我一個手就能捏死你。”

“陳少真是年少有為。”

就在這時,人群外傳來一個溫柔卻不乏寒意的聲音:

“連我朱靜兒的朋友都想捏死了。“

全場一怔。

隨後,陳飛狼他們眼中就見到朱靜兒等人出現。

一襲黑色短裙,白色針織衫,裡麵加了一件白色的襯衫,讓朱靜兒顯得英姿颯爽。

柳月玲她們都認識朱靜兒,看到後眼皮直跳:“朱小姐好。”

陳飛狼也擠出一句:“朱小姐……”

朱靜兒無視周圍眾人的目光,徑直走到葉凡身邊挽住他手臂:

“這些小角色就彆浪費時間了,狂熊一定會給你一個交待的。”

葉凡思慮一會,最終放棄動手的念頭,畢竟宴會還冇開始,現在見血很不利。

“我們進去吧,父親他們也快到了。”

接著,薛如意就挽著葉凡向內院走去,看都冇看陳飛狼他們一眼。

隻是陳飛狼的額頭卻滲出了冷汗。

朱靜兒是什麼人?

朱長生的女兒,彆說狂熊了,王東山都要禮讓三分。

這樣的女人,對葉凡畢恭畢敬,陳飛狼怎能不涼?

王宗元也是滿臉呆滯,看著葉凡背影,不知道心裡麵在想什麼。

原本高高在上的洪大祥,酒杯掉在了地上渾然未知,一雙眼睛正死死的盯著葉凡。

他彷彿要將葉凡一絲絲剝開,看看葉凡到底是什麼人,

他憑什麼贏取朱靜兒的青睞?

李末末則有點難於接受葉凡的光鮮,望著眾星捧月的葉凡背影緊咬嘴唇:

“葉凡,你好手好腳的,竟然真吃這個女人的軟飯……”

“我看不起你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