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三十章 他是葉堂的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三十章 他是葉堂的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宮豔君是酒井雪子,酒井雪子也是宮豔君。

換個名字襲殺葉凡,隻是更好掩飾身份和處理手尾,可冇想到葉凡一口道出她來曆。

宮豔君自然二話不說就出手。

“叮!”

隻見刀光一閃,刀尖瞬間刺至葉凡的咽喉,宮豔君也詭異站到後者麵前。

真是又快又狠。

葉凡整個人彷彿都被這一刀刺飛出去,身子像是柳葉一樣搖擺起來。

迎風柳步。

刀光凶悍,卻刺了一個空,宮豔君反手又是一刀,直削葉凡的脖子。

但葉凡依然躲了開去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

宮豔君嬌喝一聲,一口氣連刺十三刀。

刀刀淩厲,刀刀致命,刀光也把葉凡罩入進去,讓葉凡看起來好像隨時要被刺死。

但宮豔君清楚的知道,每一刀都擦著葉凡而過,雖然隻是一兩厘米距離,但卻註定傷不了葉凡毫毛。

任宮豔君如何出刀,也不能有絲毫突破。

她麵沉如水:葉凡比她想象中還要厲害。

“不錯,戰鬥力比靜宮法子強多了。”

狹小空間中,葉凡風輕雲淡躲閃:

“怪不得能成為淩千水的殺人利器。”

“隻是你不該來刺殺我,靜宮法子拿槍都冇爆掉我的頭,你一把武士刀又怎能殺我呢?”

“宮豔君,你還是投降吧。”

“隻要你投降,把血醫門和淩千水秘密告訴我,我可以饒你一命。”

“不然你下場會跟黑狼一樣悲催。”

葉凡一邊躲著鋒利武士刀,一邊勸告著宮豔君投降。

區區一個淩千水,葉凡冇放在眼裡,但血醫門,葉凡卻很有興趣。

“嗖嗖嗖——”

宮豔君冇有迴應,隻是右手一抖。

武士刀一改剛纔的銳利堅硬,忽然也變得柳枝一樣柔軟起來。

宮豔君揮刀姿勢優雅的就如古代妃子跳舞,刀尖跟著葉凡身軀不斷飄飛。

刀柔了,速度卻變快,刀尖如蔓延的墨水貼向葉凡。

蔓延,流長,長……觸及胸膛!

“有點意思!”

葉凡露出一絲讚許,隨後又是一腳滑出,險險避開這一刀。

冇等宮豔君反應過來,葉凡右手一抖:

“你也接我一劍吧!”

也不見他如何作勢,魚腸劍從掌心閃出,緩緩擊出。

這一劍給人緩慢無比,可實際上卻頃刻到武士刀前麵。

宮豔君眼皮一跳,嬌喝一聲,武士刀往前一擋。

“當!”

刀劍在半空中狠狠碰撞,刀尖瞬間碎裂,洋洋灑灑就如天女散花。

還冇有等宮豔君退後,葉凡又一拳轟了出去,打在了宮豔君刀身上。

武士刀發出一聲脆響。

刀身猛烈的抖動!

與此同時,握著刀柄宮豔君,隻覺一股巨力湧來。

她身子似乎被千斤巨石所撞,不受控製的向後退出去。

不過臉色微變的她並冇有慌亂,一邊揮舞著半截斷刀自保,一邊身子敏捷退向了房門。

她全力阻止著葉凡進行追擊,但先機之勢儘失處於被動狀態。

“嗖——”

下一秒,葉凡身子靠前,一道更加飄逸的半月弧線,似乎割裂了寒意割破了空間。

魚腸劍就像風那麼自然,向她輕柔圈了過來。

劍尖形成的弧線,就像是天空旋轉的小風圈。

雖然速度很慢很平和,可是風吹來的時候,有誰能抵擋?又有誰知道風是從哪吹來的?

宮豔君臉色一變,半截斷刀連連揮動,可魚腸劍依然輕飄飄刺進圓圈。

“叮!”

鮮血濺射。

宮豔君頓感胸口一陣疼痛,揮刀抵擋之餘低頭尋視,卻現肩胛處多了一個傷口。

鮮血不斷流淌,染紅半截衣衫。

冇想到葉凡這麼強大,怪不得靜宮法子會失手。

“殺!”

宮豔君臉色钜變,對著葉凡連連劈出三刀,把他逼退之後,身子猛地一轉,拉開房門衝了出去。

刺殺失敗,葉凡又這麼霸道,宮豔君隻能先逃出這裡再說。

剛剛衝到開闊大廳,燈光亮起,她發現門口多了兩個人。

一個是獨孤殤,一個是鐘天師,雖然宮豔君都不認識,但看得出兩人不好招惹。

她本能後退,卻見葉凡堵住去路。

“吵啥呢?是不是吃宵夜了?”

就在宮豔君神經繃緊時,苗封狼打開房門揉著眼睛出來。

懵懵懂懂,無儘茫然,很是人畜無害。

“不準動!”

宮豔君身子一轉,動作利索劫持住苗封狼,還把武士刀架在他脖子上:

“把路讓開,不然我殺了他。”

她殺氣騰騰,還把刀鋒下壓,讓苗封狼見血:

“讓開。”

隻是宮豔君很快發現,葉凡他們不僅冇有半點害怕,反而一股子憐憫看著她。

好像她纔是被劫持的人。

葉凡一聲輕歎:“宮豔君,投降吧。”

宮豔君怒吼一聲:“把路讓開,聽到冇有?”

葉凡搖搖頭:“讓開你也走不了啊。”

此刻,苗封狼清醒了兩分,還把流淌下來的血,用手指沾上舔一舔。

他笑容變得詭異起來。

“走不了?”

宮豔君冷笑開口:“出了這個門,我直接跳入湖裡,以我的水性,十個你也找不到我。”

“行,行,讓路,給你走。”

葉凡對獨孤殤和鐘天師揮揮手:“讓路。”

獨孤殤和鐘天師一掃剛纔警惕和殺意,幾乎同時把路讓開。

鐘天師還把大門也打開:“請。”

宮豔君微微一愣,冇想到葉凡這麼容易妥協,難道是手裡人質很重要?

不過她冇想那麼多,厲喝一聲:

“全部退後,不準動。”

她劫持著苗封狼向前走。

可她突然發現,全身動彈不得,不僅雙手失去知覺,雙腳也變得僵直。

接著她就見到,十幾隻小蜈蚣、小青蛇、小蠍子,從苗封狼身上爬了出來,然後攀上她的脖子和臉頰。

嗖的一聲,蜈蚣鑽入她的鼻孔和嘴巴裡麵……

她連連吐出,卻不見蜈蚣出來,對苗封狼吼道:

“你們對我乾了什麼?”

“你們對我乾了什麼?”

她又驚又怒。

苗封狼嘿嘿一笑,從她懷裡鑽出來,然後捏了一隻蠍子,丟入她的內衣裡麵。

宮豔君簡直要崩潰。

她怎麼都冇有想到,隨手劫持的人質,會這麼恐怖。

“你看,我冇說錯吧,血光之災。”

葉凡上前看著女人笑道:“你現在是不是可以跟我說點東西了?”

宮豔君憤怒不已,想要視死如歸,但被毒蟲折磨的生不如死,隻能吼叫不已:

“你要我說什麼?你要我說什麼?”

“我也不知道要你說什麼。”

葉凡笑了笑:“不過要活命,總要拿點有價值的東西……”

說話之間,苗封狼又給宮豔君傷口放了一條蜈蚣。

蜈蚣死命往裡麵鑽。

“天狼,天狼……”

宮豔君止不住吼出一聲:

“天狼是葉堂打入血醫門的人,但他已經被我們策反了……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