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二十七章 送葉凡回彆墅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二十七章 送葉凡回彆墅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血光之災?

全場一寂。

“葉凡,你什麼意思?”

宮豔君俏臉一變,柳眉一豎:“你在詛咒誰?”

王宗元也很是憤怒:“就是,憑什麼說我們血光之災?”

素質低,被人排斥,惱羞成怒,就胡言亂語……

這完全是小人物的可憐反抗。

周圍男女也對葉凡流露鄙夷。

葉凡看著王宗元和宮豔君淡淡一笑:“等著吧,你們不死也要脫層皮,很快就會應驗。”

“還應驗?明擺著裝神弄鬼。”

宮豔君冷笑一聲:“看在末末的份上,我給你一個道歉的機會,不然我撂一句話在這裡。”

“在南陵,你彆想混下去了。”

她語氣帶著一股子警告。

“發生什麼事了?”

這時,又有七八個男女聞訊趕來。

走在前麵的是李末末母親,柳月玲,她今晚也是裝扮時尚,一襲長裙,風韻、成熟,又不乏性感。

她聽完宮豔君控訴後,板起臉對葉凡喝出一聲:

“葉凡,雖然你也是李家客人,還是你勇叔邀請來的,但你也不能胡亂噴人。”

“豔君和王少也不是你一個小人物能得罪的起。”

“你讓他們生氣了,到時被人炒掉工作或者出意外,可彆怪叔叔阿姨冇幫你。”

她很是厭煩看著葉凡:“快向豔君和宗元說對不起。”

李末末神情猶豫了一下,想要給葉凡說幾句話,但又知道這樣一來,事態會更加不可收拾。

於是她輕拉葉凡衣袖:“葉凡,算了,大方點,道歉,再握個手和好……”

“等過了今晚再說吧。”

葉凡漫不經心回道:

“如果他們兩個今晚冇事,我明天跪著給他們道歉。”

葉凡看著兩人補充:“如果有事,那就說明我不是詛咒,自然不需要道歉。”

李末末微微失望,覺得葉凡太迂腐,對錯重要嗎?重要的是息事寧人。

宮豔君怒不可斥:“死鴨子嘴硬是不是?”

“宮小姐,王少爺,對不起,葉凡一時孟浪,還請你們多多包涵。”

就在柳月玲和王宗元也要發怒時,李大勇急匆匆出現在眾人麵前:

“你們都是大人物,也請你們給我一點薄麵,彆跟孩子一般計較,”

李大勇一邊打著圓場,一邊把葉凡拉在身邊:“這件事就算了吧。”

柳月玲止不住斥罵葉凡:“你看看你,正事不乾,整天讓你勇叔擦手尾。”

“怎麼說葉凡的?”

李大勇臉色一冷:“上次如不是葉凡找的華老,我腦袋現在怕是半廢了。”

看到李大勇出麵護著,宮豔君和王宗元隻好作罷,但還是重重哼了一句:

“行,這次給李先生麵子。”

“下次再敢詛咒我們,休怪我翻臉無情。”

宮豔君還多瞪了葉凡一眼,帶著一股毒蛇般的怨毒。

也就是這一眼,讓葉凡本能繃緊神經,目光銳利望向宮豔君。

他嗅到了一抹危險。

隻是宮豔君已經收回目光,帶著幾個女伴去前方閒聊。

王宗元也手指點一點葉凡,隨後跟李末末湊一起閒聊。

“葉凡,走,去大廳,給你介紹幾個人。”

李大勇帶著葉凡轉悠了一圈,然後把他帶進奢華亮麗大廳,想要給他介紹幾個武盟的人。

葉凡一度以為會撞見熟人,結果發現大廳坐的所謂武盟高層,他一個都不認識。

不管是薛如意、黃天嬌,還是王東山或者狂熊,一個都冇有出現。

而這些武盟高層也不認識葉凡,葉凡馬上判斷出,這些都是南陵武盟七級以下成員。

不過也是,扶持李大勇公司而已,哪用狂熊他們親自出馬?

“李總,不是我自誇我們會長,而是出於朋友提醒,有機會,你一定要結識我們新會長!”

“是啊,聽說他才二十多歲,但武力和智慧驚人,來南陵冇半個月,就把亂鬨哄局麵收拾了!”

“薛師姐、王會長全都服服帖帖,就連最霸道的狂熊也跪了。”

“他還把廢掉丹田的薛師姐救了回來,可謂是醫武雙絕啊。”

“傳聞九千歲對他也讚不絕口,可惜他一直掩飾著身份,不到狂熊級彆冇權限知道他真麵目。”

“而當初打擂台的幾百人也全都閉嘴……”

“李總,你如能交好我們會長,幾輩子都能富貴榮華。”

幾個武盟成員眉飛色舞介紹著新會長事蹟,還提醒李大勇要找機會好好巴結。

二十多歲?

半個月收拾南陵武盟局麵?

薛如意和狂熊他們全部俯首?

九千歲也讚譽?

一連串的訊息不僅讓李大勇和柳月玲驚訝,也讓李末末等女孩子熱血沸騰,很想看一看這個會長究竟什麼模樣。

年齡相仿,卻如此英雄了得,風光無限,李末末她們覺得,這纔是真正的白馬王子。

“宗元,你不是王會長侄子嗎?”

李末末忽然望向王宗元急切問道:“你看過新會長嗎?他長什麼樣子?”

“這個……”

王宗元神情猶豫了一下,隨後苦笑一聲:“我最近忙著公司的事,冇有找我叔,暫時冇見過新會長。”

“放心,哪天有機會我跟我叔叔說一下,我去見一見這種風流人物。”

“到時給合影出來給你們看一看。”

他故作鎮定,其實心裡慌的一比,他對外喊著王東山是親叔,其實就是七轉八轉的族叔,交情微乎其微。

李末末和幾個女孩很是高興:“那你有機會一定要跟他合影。”

“機會下週就有了。”

一個武盟成員笑著開口:“週五,南陵武盟要搞一個答謝酒會,讓王少幫你們搞幾張帖子帶進去。”

“是嗎?那太好了。”

李末末跳了起來,看著王宗元喊道:“宗元,這事拜托你了。”

柳月玲眼睛亮起:“王少,多弄幾張啊,讓我們一家都去見識見識。”

就算結交不到新會長,多認識幾個武盟大佬,李家也能獲益不淺。

李大勇也來了興致:“宗元,有把握嗎?”

王宗元笑容難看:“這個……”

葉凡神情猶豫問道:“勇叔,你們想要參加武盟酒會?”

“嘖嘖,這語氣,說的好像你能進去一樣。”

冇等李大勇出聲迴應,王宗元大手一揮:“大家放心,我跟我叔說一聲,到時帶你們進去。”

“太好了,太好了。”

李末末她們歡呼起來。

李大勇拍拍葉凡肩膀笑道:“你想進去的話,我再托托朋友,看能否給你弄一份請帖。”

葉凡一笑:“謝謝勇叔。”

看著王宗元的意氣風發,李末末眼中閃過一絲異彩。

王會長的侄子,始終是王會長的侄子,隨口就能答應帶大家去參加武盟酒會,而葉凡還要靠父親纔有機會蹭進去。

這差的太遠了。

想到這裡,李末末越發覺得,葉凡跟自己是兩個世界的人。

兩個小時後,賓主儘歡,生日晚會結束。

武盟等賓客相續離去,轉眼就少了一大半,隻剩下宮豔君等十幾人,葉凡也準備回家。

“葉凡,你回哪裡?”

李大勇喊出一聲:“我送你,這麼晚,彆墅區叫不到出租車。”

“勇叔,不用送了,我回飛龍彆墅。”

葉凡隨口一答:“繞半個圈就行……”

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。

不管是王宗元、宮豔君,還是柳月玲和張大勇他們,全都目光銳利盯著葉凡。

“你真住飛龍彆墅啊……”

王宗元冷笑一聲:“確定不是飛天彆墅?”

飛天彆墅是一個爛尾樓,拾荒者聚集之地。

李大勇神情也難看,還帶著失望:“葉凡,說過多少次了,做人要實誠。”

葉凡很是無奈,雙手一攤:“勇叔,我真住飛龍彆墅。”

“好啊,你住飛龍彆墅,行,那我們送你回去。”

不等李大勇說話,柳月玲就冷嘲熱諷:“反正我們吃飽了,走一圈無所謂。”

“對,送你回去,你敢讓我們送嗎?”

宮豔君他們幾個也都出聲附和,唯恐天下不亂,想要看看葉凡怎麼出醜。

“送我?”

葉凡笑了笑:“冇必要了吧?”

“當然有必要,我們看過那麼多彆墅,就是冇看過飛龍彆墅。”

宮豔君陰陽怪氣:“今晚讓我們沾沾光,見識一下,我明天可以跟人炫耀去過飛龍彆墅啊。”

柳月玲堵死葉凡的退路:“那是,跟人一說,我大侄子住飛龍彆墅,那多有排麵。”

李大勇尷尬的站著,臉色無比陰沉,都不知道說什麼好

李末末看著葉凡氣的直跺腳:

“葉凡,你還死要麵子?”

“那是你能擁有的彆墅嗎?”

“我們都是本地人,全都清楚那是朱家彆墅。”

“你要丟臉丟到什麼時候?”

她很是生氣,出身卑微就算了,還這麼虛榮,這些日子以為上班改進了,冇想到又打腫臉充胖子。

葉凡很坦誠:“真是我的彆墅,朱先生送給我了。”

“送給你了?”

宮豔君不壞好意笑道:“行,那讓我們送你回去。”

“你們非要送,那就送吧!”

葉凡乾脆利落迴應,隨後轉身走出了彆墅。

柳月玲和王宗元她們馬上跟了過去,顯然要讓葉凡無地自容。

李大勇也揹負雙手跟著,隻是臉色陰沉如水:

“無可救藥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