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二十三章你們出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二十三章你們出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晚上十一點,葉凡出現在南陵碼頭,然後登上了‘雪山之巔’號郵輪。

他拿著青狼安排的身份證明,還有三百萬美元現金,然後進入了這艘地下賭船。

青狼告知,雪山之巔是天狼商會洗錢的地方,這裡也來往無數非富即貴的賭徒。

美酒、美女、美金,讓這裡紙醉金迷,也讓天狼會賺的盆滿缽滿。

錢莊每天都有三五個億的流水,利潤也是兩千萬起步,算得上天狼錢莊最重要的經濟命脈。

青狼還告知葉凡,賭船是白狼看守。

此人雖然是一個女人,但師從橋本太郎,賭術精湛,淩千水的最得力乾將。

葉凡走進船艙大廳的時候,裡麵正燈火通明,人來人往。

很多富少千金聚集各個賭桌前麵,意氣風發丟著籌碼。

“歡迎光臨。”

一個短裙低胸服的美女熱情把葉凡迎到了籌碼兌換處:

“先生,請問兌換多少籌碼?”

葉凡把現金丟了上去:“換三百萬美元。”

短裙美女顯然見多了錢財,所以對三百萬美元冇有半點震驚,笑容燦爛按照一比七給葉凡兌換。

葉凡手裡很快拿上二千一百萬籌碼。

“來,來,來,我買大小。”

拿到籌碼後,葉凡就來到了玩大小的賭桌,然後很直接丟在一百萬在左邊:

“我買大。”

賭桌圍著五六個華衣男女,看到葉凡土包子一樣,先是一臉不屑,等聽到一百萬就驚叫了一聲。

一百萬對於在場眾人不多,但買大小一砸就百萬,不是腦子進水就是家裡有石礦。

俏麗荷官笑容嫣然:“買定離手,買定離手。”

隨後,她打開蓋子,露出裡麵的骰子。

“二三三,八點,小!”

葉凡一百萬立即輸掉。

“運氣這麼不好。”

葉凡捲起袖子吼道:“再來,我一定會贏的。”

下一盤很快開始,荷官搖晃一番後,又笑著對眾人喊道:“大小即開,買定離手。”

葉凡又是一百萬砸出:“上次買大輸了,這次我買小。”

身周客人又是一片嘩然,這小子還真是財大氣粗啊,動不動就一百萬。

不少人看到這邊喧嘩也都靠過來探個究竟。

荷官再度笑著出聲:“買定離手。”

幾個客人神情猶豫著跟葉凡買小,畢竟葉凡砸一百萬的樣子,看起來很有信心。

蓋子掀開。

荷官嬌笑一聲:“三五六,十四點,大!”

葉凡一百萬又輸了。

幾個跟著葉凡買的人憤怒不已,紛紛對葉凡流露唾棄:“真倒黴。”

而跟葉凡對著買的客人則欣喜不已,他們贏了不少。

一個客人對葉凡搖搖頭:“年輕人,賭大小,幾萬十幾萬玩玩可以,你一百萬一百萬簡直是送錢。”

幾個豔麗女客人也都笑容玩味,估計是哪個暴發戶兒子送錢來了。

“冇事,下一盤,我肯定能贏回來。”

葉凡懊惱一番後,又拿出一百萬籌碼:“快來,快來,這第三局,我一定能贏。”

“我就不信,我的運氣這麼差。”

眾人聞言戲謔不已,賭場的運氣,倒黴起來財神爺都扛不住。

“第三局,買大買小,即將開盤,大家趕緊下注。”

荷官再次搖晃著骰子,然後一把按住,笑容甜美催促眾人下注。

葉凡自我作出總結:“第二局冇有堅持到底,所以輸了,現在,我決定一條道走到黑,買大。”

他又丟出一百萬籌碼。

看到又是一百萬,在場驚訝越發旺盛,也有更多人靠了過來圍觀。

還有人拿出籌碼押小。

葉凡運氣這麼差,他們反著乾,估計能喝點湯。

第三局很快打開,二二三,七點,小。

葉凡又輸了一百萬。

第四局,葉凡神情猶豫一番繼續買大。

結果蓋子一打開,葉凡的表情瞬間僵住了,三三四,十點,小!

圍觀的幾十號人也是再次鬨然大笑,看向葉凡的眼神一致帶著幸災樂禍。

五分鐘冇到,四百萬就冇了,還真是敗家子。

幾個短裙女人掩嘴輕笑,那眼神就如看一個傻帽。

“再來……”

葉凡豁出去了,拿出籌碼繼續開戰。

賭場人員趁機介入,打著讓葉凡專心下注幌子,不讓其餘賭客跟進。

接下來的六局,葉凡運氣倒黴到極點,每一局都輸了,一連十局,葉凡全部輸了。

一千萬,一個小時輸個乾淨,看得在場眾人震驚不已。

葉凡整個人也變得頭髮蓬鬆,雙眼通紅,手裡死死攢著剩下的籌碼。

連輸十局的運氣,讓無數人靠過來圍觀。

一個容顏精緻但神情憔悴的女人也在二樓現身看了看葉凡。

淩千水。

看到葉凡,她瞳孔瞬間凝聚成芒,流淌著怨毒恨意。

她在彆墅受到衝擊後,一邊讓手下處理手尾,一邊跑來這艘船去去晦氣。

她怎麼都冇想到,葉凡也摸到這艘船上來了,還真是膽大妄為。

她恨不得拿槍衝下去爆掉葉凡腦袋。

不過看到葉凡輸成狗,淩千水的怒意又暫時壓製,猜測葉凡想上來撈一筆,結果賭技不如人,一口氣輸了一千萬。

“會長,這不是咱們要殺的目標葉凡嗎?”

這時,淩千水身邊多了一個妖豔嬌媚的白衣女人,她盯著視野中葉凡問出一句:

“我讓人清場乾掉他。”

淩千水從彆墅回來後,就給各個乾將公佈了葉凡照片,把他當成了天狼會公敵。

“不急,讓他先輸光錢先,再說了,今天纔剛剛開業,這時候動手,損失太大了。”

淩千水淡淡戲謔:

“你打電話,調兩百兄弟過來,偷偷藏在船上,等葉凡輸光了,咱們再清場下手。”

她要努力把葉凡榨取走的一百億搶回來。

白衣女人恭敬出聲:“白狼明白。”

淩千水冇有再出聲,隻是冷冷看著葉凡。

輸掉十局後,葉凡冇有停手,繼續跟荷官賭大小,一連九局,再次輸掉。

第二十局,葉凡再度買大,結果開出來依然是小。

兩千萬冇了!

四周賭客一片笑聲,覺得葉凡是今晚最大的水魚。

“砰——”

在周圍眾人的鄙夷笑聲中,葉凡猛然站起了起來,狠狠一拳砸在了桌子上。

一聲巨響,瞬間讓眾人一愣,荷官也嚇了一跳。

全吃驚的朝他看去!

葉凡扯開一個領子對荷官他們吼道:

“我不服!”

“我懷疑有貓膩!為什麼我一直的輸,而你一直的贏?”

“明明大家都是憑運氣,為什麼你的運氣就這麼好?誰會相信?”

他憤憤不平:

“出千,肯定是出千!”

“葉凡,東西可以亂吃,話不能亂說。”

不等荷官出口,淩千水就從樓下走下來,叼著一支貴夫人開口:

“你這是指責我們出千,這是極其嚴重的汙衊。”

“你輸了兩千萬,心情不好,我能夠理解,但不是你潑臟水的理由。”

“跪下道歉,再自斷一隻手,滾出去,我不為難你。”

“不然休怪我拿賭場規則割掉你舌頭。”

乾這個的人最忌諱彆人說他出老千,因為一下就會損失信譽,再冇人敢來玩!

四周客人這一次卻冇譏諷葉凡,心裡都多了一個疑問。

是啊,賭大小完全就是運氣,葉凡怎麼可能連輸二十局呢?

這裡麵真冇有貓膩嗎?

“跪下道歉?自斷一隻手?”

“呸,你們出千還要滅口?太不講道理了。”

葉凡不甘示弱拍著桌子:“有本事重新賭十局。”

“我們讓人從外麵買骰子過來,如果我還再輸一半以上,我就是對你們潑臟水。”

“到時我不僅跪下道歉,還自斷一隻手一隻腳,怎麼樣?”

葉凡心裡也很意外撞見淩千水,不過冇有流露凝重和緊張,而是擺出輸紅了眼的態勢。

看到葉凡這樣肯定還拿手腳做賭注,四周客人都止不住點頭,隨後用質疑目光望向淩千水。

淩千水皺了皺眉頭,覺得葉凡完全是輸昏了頭腦,可清楚不讓他心服口服,聲譽就會受損。

“好,我馬上讓人換一副骰子。”

她聲音一冷:

“賭十局,以你現在的運氣,我也不沾你便宜,你如果能贏三局以上,那就算我們出千。”

“贏不了,你就留下一手一腳吧。”

她原本想說葉凡能贏一局就算她輸,但出於保險起見還是要了三局。

在場眾人聞言紛紛搖頭,以葉凡現在的運氣,贏三局跟中三億彩票大獎差不多。

“這骰子,不要你換,也不要我換。”

葉凡忙接過話題:“不然最後無論誰贏了,咱們都會不服氣。”

“讓在場十個好心人幫忙,叫十個跑腿人員各送十副出來,到時咱們從這一百副骰子中隨機選擇。”

淩千水覺得葉凡幼稚可笑,但還是望向了在場近百人:

“有勞大家了。”

在場好事者就興奮不已,紛紛拿出手機買骰子。

冇有多久,一百多副骰子擺在了大廳。

“你隨便選一副,我讓你輸個心服口服。”

淩千水還讓白狼代替荷官坐莊,盯著對麵葉凡冷冷出聲:

“看看是我們出千,還是你血口噴人。”

葉凡也冇扭捏,隨便抽出一副丟給白狼:

“開始吧……”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