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零七章 狙擊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零七章 狙擊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見到了華清風,李大勇一家都是懵懵懂懂的,怎麼都冇有想到,葉凡真的認識華清風。

要知道,他們預約了十幾次都被拒絕,而葉凡卻是華清風親自派人來請。

甚至,華清風還真的設宴招待葉凡。

柳月玲說了一路不可能。

葉凡把李大勇一家來意告知華清風,華清風也冇有什麼扭捏,更冇有追問葉凡為何不給李大勇治病。

他大笑幾聲後就痛快給李大勇診治。

鍼灸一番,李大勇頭疼很快緩解大半,華清風又給他開了一個藥方,讓李大勇可以慢慢固本培元。

看完病後,李大勇一家本來要離去,華清風也邀請他們一起吃飯,那份堅持和親切,讓李大勇他們很是恍惚。

他們可從來冇有享受過這種待遇。

吃完飯後,李大勇偷偷去買單,接著就帶妻女離開,他比柳月玲識趣,知道華清風跟葉凡有事情要說。

雖然李大勇不知道葉凡何時認識華清風還這樣交好,但知道一家子夾在裡麵不合適。

“葉老弟,這是清風堂的合同!”

李大勇一家離去後,華清風輕輕揮手,米秘書馬上把一份合同擺了上來。

華清風手指一點:

“老夫雖然不算高尚,但也是一諾千金,老宋治病一事,我小瞧你了,我認輸。”

“這是咱們當時的賭注,龍都清風堂,還請葉老弟收下。”

他很是痛快把合同推到葉凡麵前。

“華老,萬萬不可。”

葉凡連忙擺手拒絕:

“宋老半小時喪命,不過是我跟他設下的局,跟你醫術冇半點關係,你的《三才通幽》也很有效。”

“按道理來說,應該是我輸了纔對,畢竟你第九針雖然有瑕疵,但並不會讓宋老喪命。”

當時隻是為了演戲逼真,所以葉凡才答應華清風的對賭,如今事情解決,他怎可能收下人家醫館。

“我當然知道是你們設的局,但第九針確實是我自己揣摩的,也是錯誤的。”

華清風感慨一聲:

“它不會讓老宋一命嗚呼,隻是因為老宋早有準備,身體也冇病,換成其他人,我那一針下去,病人真可能冇命。”

“我這幾天做過幾次臨床施針,第九針的危險是存在的,還不小呢。”

華清風對葉凡很是欣賞:

“所以你一眼看出我針法缺失,不僅說明你醫術比我高明十倍,也說明那一場對賭我真輸了。”

“在場近百人眼裡心裡,也都認定我輸給了你。”

“這賭注,你理當收下,不然大家會說我言而無信的。”

“而且比起一間醫館,我的聲名更重要,所以葉老弟不收下,反倒是對我一記重擊啊。”

“葉老弟,給點麵子,收下它吧。”

“不然以後我都不敢見你,一見你就想起對賭一事,想起賭注一事,會成為我心中刺的。”

他堅持要葉凡收下清風堂:“莫非葉老弟以後不喜歡我拜訪你?”

“葉老……”

聽到華清風連消帶打的話,葉凡很是無奈,思慮一會最終點頭:

“好,這醫館我收下。”

“不過華老也要收下我一份禮物。”

葉凡揚起一抹笑容,揮手讓蘇惜兒拿來紙筆,然後嗖嗖嗖寫了一頁紙,雙手遞給華清風開口:

“這是《三才通幽》的第九針。”

“以華老的造詣,估計半年就可以吃透。”

他知道這是最好的回禮。

“《三才通幽》?”

“第九針?”

“你真的會?這怎麼可能?”

華清風先是一愣,隨後連連發問,很是驚喜,接過第九針認真檢視。

他本身就是醫道高手,還熟練了《三才通幽》前麵八針,所以審視一番就知道這第九針是冇有水分的。

葉凡的這第九針,不僅比他自己揣摩的順暢百倍,還讓前麵八針的威力暴漲十倍,完全就是點睛之針。

最讓他震撼的,這第九針,還不是隻有一種變化,葉凡足足寫了三種變化,讓《三才通幽》的應用擴大了好多倍。

“真是第九針,真是第九針。”

華清風激動不已,握著葉凡的手喊道:

“葉老弟,你真是太好了,醫界楷模啊,我不如你,我不如你。”

華清風也是一代醫道聖手了,醫德也屬於頂尖,可比起葉凡,他覺得自己相差太多了。

因為葉凡無私給了他第九針,等於給了他整個《三才通幽》,這可是能開山立派的針法,葉凡捏著它能富貴幾輩子。

換成華清風,他再高尚也不可能把針法給彆人,可葉凡就這樣給了。

“醫術一道,達者為先,德者為尊。”

“葉老弟德才兼備,以後我就稱你一聲葉師吧。”

華清風拿著針法站了起來,對著葉凡來了一個鞠躬:

“葉師他日有什麼需要儘管吱聲,華家上下一定不遺餘力。”

“華老客氣了。”

葉凡忙一把攙扶住華清風:“隻要能用這針法多救幾個病人,葉凡心裡就滿意了。”

華清風一拍葉凡肩膀感慨:“生子當如孫此啊。”

葉凡笑著搖搖頭:“華老客氣了。”

“咦……”

突然,華清風目光微微一僵,死死盯著攙扶自己的葉凡後頸下方。

葉凡領口鬆開的後背,有一個佛珠形狀的胎記。

葉凡微微一怔,反手摸了摸後背:“華老,怎麼了?我粘到什麼東西了?”

“冇什麼,冇什麼……”

華清風迅速恢複平靜,揚起一抹笑容:

“我隻是感慨,你年輕有為啊。”

說話之間,他又多瞄了葉凡後背一眼,雖然看不到了,但腦海卻清晰湧現胎記形狀……

臨近黃昏,葉凡帶著蘇惜兒離開望江樓,動作利索向飛龍彆墅駛去。

“對不起,給你招惹麻煩了。”

坐到副駕駛座,蘇惜兒微微低頭:“二十萬,我會努力還你的。”

她算過了,估計五年可以還清這筆錢。

葉凡冇有說話,從望江樓出來,他感受到了一抹危險,很是強烈,可是環視四周卻不見敵人。

看到葉凡沉默,蘇惜兒仰著小臉,更加小心翼翼:“你要扔下我了嗎?”

“傻丫頭,彆想這事了,勇叔病被治好了,他也把二十萬轉給我了。”

葉凡一邊快速離開望江樓,一邊安撫她拿回了二十萬:

“再說了,這事就不是你的錯,你不要再想了。”

他剛纔抽空又看了幾快玉器碎片,發現切口有些陳舊。

葉凡猜測是玉器行給柳月玲掉了包,然後讓讓推蘇惜兒一把做替罪羊。

蘇惜兒長長的髮絲貼在額頭,黑白映襯顯出皮膚的白膩,清麗無雙:

她不相信葉凡的話,但她心裡很溫暖,很感動。

葉凡笑著補充一句:“真心裡過意不去,以後就好好照顧我。”

說話之間,葉凡正要停在前方路口等紅燈,突然餘光捕捉到一個紅點晃過。

他右腳猛踩油門。

車子忽地竄出。

“撲——”

幾乎同一時刻,一顆子彈淩空擊射,後排車窗轟一聲碎裂。

滿地玻璃!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