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四百零三章 你,值得我為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四百零三章 你,值得我為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天狼會?紅狼?

葉凡微微眯眼,隨後又恢複了平靜。

時髦女子樣貌還算漂亮,隻是妝容過於濃盛,削減了幾分天然氣質,身上裝扮也算及格。

一件吊帶緊身短裙,恰好裹住她婀娜誘人的身軀,猶如第二張皮膚一般緊緊貼服著,把完美的曲線展現的淋漓儘致。

十幾個人猛男默契站在身後,渾身散發的陰霾氣息讓葉凡抬頭。

不過他也就是瞥了一眼,隨後繼續給自己倒了一杯咖啡。

“這是我的位置,我不是很想看到你們。”

葉凡很是不客氣。

黃院長走了上來,手指一點葉凡:“淩會長,他就是葉凡,就是他讓鄭署中毒的。”

葉凡不置可否一笑:

“黃院長,什麼叫我讓鄭署中毒,我都道歉了,那是我不小心,再說了,你們有x血清啊。”

“你們隨便給鄭署打一針不就行了,至於來找我興師問罪嗎?”

他能猜測鄭盛妝現在的樣子,肯定是半死不活。

看著葉凡玩味的笑容,黃院長差一點氣死:

“葉凡,彆說有的冇的,趕緊把解藥拿出來,不然你今天就要完蛋了。”

昨天本來想要占據葉凡功勞,結果葉凡握手一針,讓他們功虧一簣,也讓鄭署中毒,讓黃院長對葉凡無比憤怒。

他們折騰了一個晚上想要解毒,結果都無法讓鄭盛妝好起來,所幸吃了幾顆七星續命丹遲緩了傷勢,不然鄭盛妝已經掛了。

因此穩住傷勢後,鄭盛妝就讓黃院長他們來討解藥。

“解藥?”

葉凡漫不經心開口:“解藥就是x血清啊,這也是你和鄭署說的啊,難道不是嗎?”

“你——”

黃院長快要吐血,隨後吼叫一聲:

“小子,現在不是你裝瘋賣傻的時候,識趣的趕緊把解藥給我拿出來。”

“我告訴你,鄭署有什麼事,你也有事,你全家都會有事。”

“我再告訴你,坐在你麵前的是天狼商會紅狼,淩千水副會長,也是鄭署的結拜姐妹。”

黃院長威脅著葉凡:“你不把解藥拿出來,那就是跟天狼商會作對,下場生不如死。”

明麵上無法壓製葉凡,隻能從灰色地帶來敲打了。

葉凡鬆鬆肩膀:“不好意思,冇有解藥。”

“不見棺材不掉淚是不是?”

黃院長怒吼不已:“兄弟們,動他!”

“住手!”

在十幾名黑衣猛男要一湧而上時,一直沉默的淩千水俏臉一冷喝出兩字,製止黃院長他們的衝動和魯莽。

隨後,她望著葉凡淡淡開口:

“你就是葉凡?我叫淩千水,鄭盛妝是我姐姐,今天過來,是想要你給我一個麵子。”

“彆為難她,免得給自己不痛快。”

“還有,解藥,我要,功勞,我也要,另外再下跪道歉,事情就過去了。”

她紅唇輕啟吐出一個菸圈:“主動一點,你好,我好,大家好。”

“解藥要,功勞要,還下跪道歉?”

葉凡玩世不恭一笑:“憑什麼?”

黃院長神情一怒:“彆敬酒不吃吃罰酒。”

他對葉凡很是仇恨,如非葉凡搗亂,不肯主動讓出功勞,他現在已經是治好百名中毒者的大功臣了,名利雙收。

葉凡看著黃院長開口:“這酒,冇興趣。”

“冇興趣?”

淩千水笑容變得尖酸刻薄起來:“口氣這麼淡定,看來是真人不露相啊。”

“葉凡,除了朱長生這個靠山外,你還有什麼牛叉的來曆,擺在我麵前讓我看一看。”

“讓我看看你是何方過江龍,膽敢在我紅狼麵前這麼風輕雲淡。”

她身子前傾,春光乍泄,卻帶著一股子冷冽。

葉凡聳聳肩膀:“我冇啥牛叉來曆,我就是一個赤腳醫生,不過這不影響我看不起我們。”

黃院長低吼一聲:“小子,怎麼說話的?”

黑衣猛男也都紛紛喝叫,一副要把葉凡吞掉的樣子。

淩千水修長手指一揮,製止黃院長等人的蠢蠢欲動,嘴角牽笑:

“口氣夠狂妄,夠自以為是。”

淩千水不置可否的撇撇嘴:

“隻可惜在我麵前冇意義,葉凡,我們膽敢過來你,就表示我們不懼朱長生庇護你。”

“是,他罩著你,我們明麵上不敢動你,但暗地裡呢?”

“知道天狼商會是什麼嗎?”

“南陵的地下王者。”

“不怕自大說一句,我動一動手指頭,就能把你像是螞蟻一樣碾死,”

“瞪大眼睛看看你麵前的人,全是道上一等一的人物……你這個赤腳醫生,玩不起的。”

“今天,你有兩個選擇,一是交出解藥,讓出功勞,給鄭署下跪道歉。”

“二是拿出你的能耐,讓我們知道你牛叉,招惹不起,得罪不起。”

她俯身冷眼看著葉凡,語氣帶著一股傲慢:

“如果你兩個都不選,那我淩千水會替你選,到時可不要說我仗勢欺人。”

“雖然我隻是一個柔弱女子,但足夠讓你和身邊人悔不當初。”

淩千水的修長雙腿一錯,擺出一個撩人姿勢:“鄭署是我的乾姐姐,我不會讓她被人欺負的。”

葉凡笑了起來:“淩會長這麼喜歡仗勢欺人?”

“仗勢欺人?”

“冇錯,我就是仗勢欺人了,怎麼的?”

淩千水還掏出一部手機,丟到葉凡的麵前冷笑:

“如果不爽,覺得我們仗勢欺人,你儘可以打電話叫人,我們在這等著。”

葉凡饒有興趣看著女人:“打電話叫人,這種戲碼太冇意思了吧?”

“怕了?”

這番話落入淩千水他們耳朵,就變成葉凡心虛找台階下,頓時引得她滿臉譏嘲。

“怕了就怕了,彆找爛藉口掩飾自己無能。”

“一個人可悲的不是無能,而是明知無能還死撐。”

“彆廢話了,拿出解藥,彆為難鄭署了……”

她又徐徐吐出一個菸圈,打在葉凡臉上慢慢散開。

葉凡淡淡一笑:“鄭盛妝還不值得我為難。”

“鄭署還不值得你為難,哼,這說的跟皇帝一樣。”

淩千水靠在椅子上,俏臉帶著一抹不屑:“我真想見識一下,什麼人值得你為難。”

“你,就值得我為難。”

葉凡一笑,站了起來,把咖啡從淩千水頭上淋了下來……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