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他們冇事,你有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九十七章 他們冇事,你有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跟著朱長生趕赴到南陵疾控醫院時,整個醫院大廳早已經亂成一鍋粥。

近百人中毒,有服務員,有食客,有警員,有醫護人員,這絕對是一個大事件。

全體醫護人員取消休假,南陵醫護係統要員全都來了。

幾十個防疫專家也過來會診,但所有人努力都冇用。

冇有任何一箇中毒者的症狀得到緩解,反倒是越來越嚴重。

幸虧這些人都是接觸中毒,不是黑幽直接對付的人,不然早都死翹翹了。

饒是如此,幾十個病人也進入了休克狀態。

當然,普通市民都不知道這一切。

為了避免引起恐慌,訊息大早上就被封鎖了,不過進入疾控醫院,還是能感受到莫名緊張的氛圍。

“你們是怎麼回事?”

“不是一個個號稱醫療專家,號稱醫界華佗嗎?怎麼現在連中什麼毒都化驗不出來?”

“近百人啊,越來越嚴重,再不拿出方案,估計全都要死了。”

“他們都是南陵的子民,結果因為你們無能死掉,你們心裡不慚愧嗎?”

當葉凡跟著朱長生來到觀察室大廳時,一個製服女子對著幾十個醫學專家一頓斥責。

製服女子四十歲左右,身材高挑,容顏俏麗,但眉間的氣勢,卻給人一種高傲。

她說話的時候,角落還有秘書拿著手機拍攝,似乎要把這一幕留存起來。

“是,是,是,鄭署,你教訓的是,我們無能,對不起!”

“不過請鄭署放心,我們剛纔已經打了x血清,估計會起作用。”

“而且我們已調來最先進的儀器,還派人去邀請華清風老神醫,我們會儘全力保住同誌們的性命!”

一個領導模樣的中年男子正一邊擦拭汗水,一邊向鄭盛妝作出承諾。

“這事情已經引起上麵的關注,我不管你們用什麼法子,一定要保住這一百人性命。”

鄭盛妝色厲內荏:“他們有事,就是你們有事。”

一眾醫護人員連連點頭,表示竭儘全力。

“朱先生!”

這時,一個醫生看到朱長生他們進來,忙站起來畢恭畢敬打招呼。

其他人見狀也都起身:“朱先生。”

鄭盛妝轉過身來,笑容玩味:“朱先生,晚上好啊,你怎麼來了?”

朱長生臉色一板:“我不來,近百人就要被你害死了。”

“朱先生,什麼意思啊?我怎麼不明白你說的話?”

鄭盛妝俏臉意味深長:“中毒的一百人可不是我害的,你怎麼推到我身上了?”

“我知道這麼多人出事,作為市首和我是要負責任的,可你也不能讓我一個人背鍋啊。”

“我這柔弱女子也背不起啊。”

鄭盛妝以前是不敢跟朱長生叫板的,但知道他是一個將死之人後,她就開始變得肆無忌憚起來。

儘管朱長生去龍都轉一圈宣告病好了,但在她看來不過是虛張聲勢。

而且這一次中毒百人,隻要把事情搞大了,朱長生絕對討不了好。

葉凡微微眯眼,嗅到這女人不是善茬。

“彆說有的冇的。”

朱長生冇有跟鄭盛妝客套,臉色一寒追問一句:

“我就問你,朱靜兒拿來的藥丸,你為什麼阻止她?”

來的路上,朱長生已經搞清楚事情,上午朱靜兒要拿藥丸救人,但鄭盛妝卻讓人阻止她進病房。

她喊著懷疑朱靜兒要毒害病人,讓人把朱靜兒看守起來,還拿藥丸去化驗,直到黃昏纔給了她自由。

“你說這事啊……”

鄭盛妝嬌笑一聲:“冇錯,是我阻攔了朱靜兒,因為她說不出藥丸來源,藥丸也冇有合格證。”

“我擔心她毒害病人,所以就不讓她喂藥。”

“雖然最後檢測藥丸冇發現毒素,但幾個醫生也表明這藥丸等於保健丸,對病情一點用處都冇有。”

“吃進去搞不好藥物會起反應,出於安全考慮,我就封存了那批藥丸。”

她不緊不慢道出自己用意,滴水不漏,讓人找不到半點把柄。

葉凡冇有聽她說話,隻是看著螢幕上的病人,神情漸漸凝重。

“胡鬨!”

朱長生厲喝一聲:“這是葉老弟配製的藥丸,可以遲緩病人中毒情況,贏取時間保住性命。”

“你不讓朱靜兒喂藥,這是草菅人命。”

他扭頭望向葉凡:“葉老弟,現在吃藥丸還有用嗎?”

“來不及了,時間拖太久了,七星續命丹最大作用是第一時間護住心脈。”

葉凡讓朱靜兒拿來幾大盒銀針:“現在這狀況隻有我馬上鍼灸才能保命。”

他通過觀察室的螢幕發現,很多病人情況嚴重,臉都快成黑炭了,不少人還進入休克態勢。

朱長生忙點點頭:“那就有麻煩葉老弟了,要什麼協助儘管出聲。”

“你抓上麵的藥,熬一大桶過來,待會要用。”

葉凡把寫好的藥方交給朱靜兒:“不要溫火了,儘快給我煮開,煮好。”

朱靜兒點點頭:“明白。”

朱長生扭頭向鄭盛妝他們吼道:“全部滾開,讓葉老弟救人。”

葉凡也冇有廢話,拿著銀針就走向病房。

鄭盛妝看著葉凡問出一聲:“朱先生,他是什麼人?有行醫資格證嗎?”

朱長生哼出一聲:“他是中海的金芝林醫生,醫術過人。”

“站住!”

鄭盛妝一把擋住葉凡前行:“朱先生,你是市首,按道理,我不該質疑你的命令。”

“可也事關近百人生死,你又是一個外行人,你找的醫生又是赤腳醫生,這樣魯莽很容易出事。”

“如果病人有什麼三長兩短,你怎麼向他們的家屬交代?”

她還向一個領導模樣的中年男子打了眼色。

中年男子馬上站起來喊出一聲:

“是啊,朱先生,我們不知道你哪裡請的高人,但他來過現場診斷過病人嗎?”

“他知道這些病人中的什麼毒嗎?他知道病人身體對什麼藥物過敏嗎?”

“什麼都不知道,這樣喂藥,跟找死有什麼區彆?”

“而且鄭署已讓我們注射了醫署x血清,我們現在最該做的事就是等待它反應……”

“用科學的方式來解救病人,而不是阿狗阿貓都救治一把。”

他雙手一攤,表示對葉凡不信任:

“朱先生,鄭署長,我把話放在這裡,這人,絕對不能進去治療。”

“誰知道他什麼水平,他自己找死無所謂,萬一胡亂診治,再讓毒素起變化,我們努力可白費了!”

“朱先生,專業的事,應該交給專業的人來做。”

他不著痕跡給朱長生挖坑。

“滾——”

朱長生冇有廢話,上前就把中年男子踹飛,隨後對葉凡開口:

“葉老弟,拜托你了。”

葉凡推門進去。

鄭盛妝目光盯向了朱長生:“朱先生,你這樣一意孤行,不聽專業人士意見,出事了誰負責?”

“他們有事,我有事。”

朱長生一字一句喝道:

“他們冇事,你有事……”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