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八十五章 深不可測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八十五章 深不可測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(主角名字葉飛更換為葉凡,請大家周知,前麵也會替換。)

被葉凡點透後,朱長生冇有再說話了,隻是靠在車上沉思。

毫無疑問,他要厘清一些東西。

葉凡也冇有打擾他,注意力落在前方的宋家莊,比起韓南華和朱長生他們的建築,宋家莊更加恢宏。

它占據了整整一座山,狹長圍牆把整座山包圍了起來,七十二棟建築,每一棟都有不少麵積。

最牛叉的是,這裡除了生活設施一應俱全外,還有一座寺廟。

梵音渺渺,宛如仙境。

一千多子侄聚居,兩千多保鏢和傭人伺候,還修有水陸空三路,豪車,遊艇,直升機應有儘有。

宋氏六族基本都在這裡了。

宋萬三住在最頂端的建築,麵朝大江,千帆過儘。

這裡還是南陵一張名片,不少遊客都會來山腳打卡。

看到這一幕,葉凡不得不感慨,有錢真好,也多少明白,唐三國為何想要打造雲頂山了。

這種居高臨下,確實有做王的感覺。

葉凡和朱長生出現宋氏山莊時,門口正車水如龍,幾十輛保姆車或房車慢慢駛入。

車子還懸掛著各地牌照,有雲城,有石城,有苗城,有中海,還有龍都,很多都風塵仆仆。

朱長生拿起電話詢問一番,隨後對葉凡笑了笑:

“宋家懸賞一百億,遍求名醫救治宋萬三。”

他語氣玩味:“於是有點名望的都過來了,還帶著隊伍和設備,就連龍都的華清風都出山了。”

“一百億?”

葉凡訝然出聲:“這也太大手筆了。”

雖然葉凡從霍摘瓜身上撈取了兩百億美金,但那是對方逼不得已的買命錢。

像宋家這種一砸就百億懸賞的,葉凡還是第一次見,怪不得各地名醫都趕赴了過來。

同時,葉凡流露一絲詫異,宋金玉怎會這樣懸賞救治宋萬三?

按道理,他應該是儘量拖延,直到宋萬三死亡啊。

不過葉凡冇有聲張,隻是靜觀其變。

看到朱長生的車,宋家守衛馬上去通報。

冇有多久,一夥華衣男女就迎接了出來。

帶頭的是一個白髮男子,身材瘦小,背還有點駝背,但走路虎虎生風,看得出是一個雷厲風行的人。

朱長生向葉凡低聲一句:“宋金玉。”

“朱先生,大駕光臨,有失遠迎。”

宋金玉大步流星迎接上來,笑容說不出的燦爛:

“老爺子重病臥床,無法遠迎,還請多多包涵。”

他還順勢掃過葉凡和幾個醫生一眼,神情熱切看不出半點城府。

朱長生帶著葉凡幾個下車,握住宋金玉的手一笑:“聽說宋家懸賞百億,我帶著醫療隊湊湊熱鬨。”

他不著痕跡把目的變得合理起來。

“朱先生說笑了。”

宋金玉爽朗大笑:“朱氏是神州五大豪族之一,區區百億怎能入朱先生法眼?”

“朱先生帶著醫療團隊前來,隻能說老爺子有個好朋友,南陵有個好父母官啊。”

宋金玉也是滴水不漏,接著還跟葉凡等人一一握手,很誠懇地喊著辛苦大家了。

“我前些日子也是重病,結果被這醫療團隊治好了。”

朱長生笑容溫潤:“現在聽到宋先生病情嚴重,我就帶他們過來看一看,希望可以幫上一點忙。”

“畢竟我跟宋先生交往多年,宋家更是給予我莫大幫助。”

他感慨一聲:“我如不儘點力,愧對這些年交情啊。”

“朱先生客氣了,你有這份心,老爺子和宋家都感激萬分。”

宋金玉微微側手:“請,裡麵請,今天各地神醫會診,老爺子在飛來閣呢,他一定很高興見到你。”

朱長生一笑:“走。”

在宋金玉的親自指引下,葉凡他們坐著巡邏車很快上到山頂,然後走入一處占地近千平方的飛來閣。

飛來閣屹立山頂,還靠著崖邊,推窗一看,就是茫茫大江,再遠處,就是南陵第一大橋。

風景極好。

葉凡走進大廳時,發現裡麵除了十幾名保鏢和傭人外,還聚集了幾十個各地有名的醫生。

大廳最裡側,擺著一張黃花梨鑄造的木床,床上攤著被子,上麵躺著一個虛弱的唐裝老頭。

老頭七十歲樣子,麵黃肌瘦,不僅臉頰乾癟失去光澤,眼眶也陷下去,落在外麵的手臂也瘦如竹竿。

一米八的個子,看起來也就一百斤,可見身體耗損嚴重。

他身周還擺著不少先進的醫療儀器,閃爍光亮監控著他身體指數。

顯然這就是宋萬三了。

此刻,幾十名醫生正排著隊給宋萬三把脈或檢查。

在宋萬三旁邊,還站著一個灰衣老者和一箇中年胖女人。

灰衣老者身子瘦小,臉上有著老人斑。

他一邊看著宋萬三的情況,一邊對診斷醫生致歉:

“真是不好意思,陳濟世無能,驚動各位了。”

顯然他就是宋家禦用醫生陳濟世了。

而胖女人戴著口罩一言不發,好像一根木頭一樣木訥,也不引人注意,但葉凡卻感覺她散發一股冷意。

“不過為了不浪費大家時間,我先給大家看一下宋老的直觀情況。”

在葉凡好奇時,陳濟世又抓起宋萬三的左手,小心翼翼掀起他的衣袖。

幾十名醫生開始不以為然,一看之下卻無比嘩然。

葉凡和朱長生看得也是眼皮直跳。

隻見宋萬三的左臂,有一副令人過目難忘的慘象。

上麵劃著幾十道刀疤,橫豎交錯,深淺不一,但都帶著一股狠厲,還有入肉三分。

怵目驚心。

從傷痕程度判斷,這些刀疤都是這幾個月留下的,有些纔剛剛結痂呢。

這得是什麼樣的痛苦或壓力,才能讓人如此自殘?

看到這病情,三十五名醫生瞬間退出二十人。

剩下的十五人雖然還排著隊,但臉上倨傲少了一大半,一邊給宋萬三診斷,一邊向陳濟世詢問。

看看自己診斷會不會漏掉什麼。

陳濟世也一一作答,還把這些日子病曆日誌拿出來分享。

葉凡冇怎麼聽他講述,更多是盯著陳濟世老人斑沉思。

“爹,朱先生……”

宋金玉準備上前給老人通報朱長生到來,結果卻被朱長生輕輕伸手拉住了。

朱長生淡淡出聲:“彆搞那些繁瑣禮節了,先讓醫生給老爺子看病吧。”

宋金玉輕輕點頭:“朱先生有心了。”

朱長生又望向前麵一個鶴髮童顏的老頭:

“想不到華神醫也來了,他收山好像都十年了。”

華神醫八十歲的樣子,一身長衫,戴著帽子,身上瀰漫淡淡藥香,很是仙風道骨。

昔日龍都頂尖名醫,華清風。

“足足十二年了。”

宋金玉笑了笑:“家父跟華神醫有點交情,而且他剛學了一套失傳針法,在我哀求下就出山了。”

朱長生揹負雙手開口:“有他老人家出手,宋先生這次一定能逢凶化吉。”

“今天有華神醫出手,估計用不上你們,不過來都來了,錦上添花吧。”

他對葉凡他們大手一揮。

葉凡腳步一挪,帶著幾個醫生加入隊伍。

十五名醫生,一次兩個人上去檢視,葉凡等了好一陣子才站在宋萬三前麵。

上一批檢視的是華清風等人,隻見華清風一邊皺著眉頭把脈,一邊向陳濟世瞭解其它情況。

陳濟世畢恭畢敬迴應他的問題。

足足十五分鐘後,華清風才起身離開。

宋萬三雖然奄奄一息,但還殘留一絲意識,所以醫生打招呼,他也微微頷首,偶爾還說謝謝。

陳濟世也儘心儘力伺候著他。

中年胖女人始終不動,隻是低著頭,好像一切都跟她無關一樣。

輪到葉凡了,他裝模作樣讓西醫記錄儀器情況,隨後不引人注意給宋萬三把脈。

也就幾秒鐘,葉凡臉色微變,目光變得不可思議。

他低頭死死盯著宋萬三。

宋萬三冇有說話,隻是微微睜大眼睛,也一動不動看著葉凡……

那眸子,宛如深淵,深不可測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