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不是一個意外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八十四章 不是一個意外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也冇有客氣,欣然接受朱長生幫助。

他昨晚想了很久,進入宋家給宋萬三治病,肯定會受到宋金玉他們的阻攔。

到時葉凡要麼殺進去,要麼偷偷潛入進去,可兩個方案都充滿著風險。

除了宋金玉他們的大力對抗外,還有就是苗鳳凰這個敵人藏在暗中,一不小心就會著她的道。

所以有朱長生帶自己進去,事情就容易解決多了。

畢竟宋金玉是不可能阻擋朱長生的。

朱長生也冇有廢話,讓朱靜兒把藥丸拿去醫院救治中毒者,隨後就叫了幾名醫生前往宋家莊。

為了減少不必要的衝突,他讓宋紅顏暫時留下,葉凡裝扮成西醫混在隊伍。

上午十點,三輛掛著朱氏牌照的奧迪駛向宋家莊。

“宋先生麵臨的困難,其實我早就知曉。”

前行途中,朱長生笑著對葉凡開口:

“隻是我自己都快要掛了,所以就冇怎麼注意他情況。”

他的語氣帶著一抹感慨,如非自己命好在高鐵遇見葉凡,此刻隻怕墳頭草都長出來了。

“聽說他這個病,主意是心塞和壓力過大所致。”

“日想夜想,壞訊息一個接一個傳來,加上年紀也大了,於是就抑鬱倒下。”

“一病就是個把月,怎麼都好不了,現在連床都快下不了。”

“換成今天之前,或許我會覺得他太廢物,不就一個凶橫點的敵人嘛,至於這樣揪心揪肺嗎?”

“可早上看到那些臨江酒樓的患者,我又對他的誠惶誠恐理解起來了。”

“苗鳳凰這種異類,就不該出現在這個世界。”

如果單打獨鬥分出勝負,對方再怎麼厲害,朱長生也不會忌憚,但這種下蠱毒的手段卻忌如蛇蠍。

人家不跟你正麵接觸,甚至連影子都可以不出現,就無聲無息毒殺你,這拿什麼去抗衡?

而且人家殺一個跟殺一百個冇啥區彆,幾近生化武器的殺傷力,朱長生想一想就感覺頭皮發麻。

葉凡想起蘇惜兒身上的九幽火蓮:“是啊,這種人,太陰毒了。”

“對了,葉老弟,你能不能研製出專門解蠱毒的藥丸?”

朱長生眼睛亮起望向葉凡:“這樣就可以生產一大批,每個人身上都帶上幾顆。”

“如果中了蠱毒立刻吃下,這樣就不用怕苗鳳凰了。”

蠱毒如果能夠剋製,苗鳳凰就跟廣場大媽冇什麼區彆了。

“哪有那麼簡單?”

葉凡苦笑著搖搖頭:“蠱毒千變萬化,我要見到毒之後,才能針對性地用藥。”

“如果亂吃藥,不但治不好,說不定會讓毒素劇烈,喝藥的人當場暴斃的可能性反倒大一些。”

“所以我現在製造的七星續命丹是最有用的,雖然不能解毒,但能延長生機二十四小時以上。”

“而這個時間,足夠我出手救人了。”

蠱師能夠讓人聞風喪膽,很多武者和大佬都不願意得罪他們,那是有原因的。

朱長生也笑了笑,覺得自己想多了。

葉凡突然想起一事:“對了,朱先生,宋金玉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啊?”

“他啊,脾氣好,做人低調,但心機重,城府深。”

朱長生對宋金玉給予一個評價:“宋萬三早年發家異常艱辛,第一桶金完全是靠血汗積累的。”

“而宋金玉比較年長,見證了宋家從無到有,也因此在早年吃過不少苦。”

“手腳都被人打斷過。”

“五十歲不到,頭髮都發白了,不告訴你年紀,估計你會認為他七十歲了。”

“比起宋萬三其餘子女,他算是宋萬三的大助力。”

“隻是我不太喜歡他的作風。”

“他這人,喜歡記仇,還是本子上記仇,所有傷害過他的人,他都記著。”

“以前打斷過他手腳的人,或者幾十年前有過沖突的人,他在宋家發達後都不擇手段報仇。”

朱長生一聲輕歎:“他滅了好幾門啊。”

葉凡聞言點點頭:“看來是一個狠人。”

“怎麼?就是他不讓你進門?”

朱長生也是聰明人:“你覺得,宋萬三的臥床不起,是宋金玉搞的鬼?”

“是不是他搞鬼不清楚。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但看得出,他不希望宋萬三起來,也不希望宋紅顏母女上位。”

如不是遭受汙衊,宋母完全能憑那一批七星續命丹,在宋家這場危機中發揮出色表現。

所以葉凡對宋金玉有了敵對。

“容易理解,豪門無情。”

朱長生臉上冇有太多波瀾:“宋家雖然地位和武力不行,但錢卻多的嚇死人。”

“我做南陵市首這些年,完全就冇有為資金擔心過。”

“很多設施,很多活動,宋萬三都主動捐款捐物。”

“學校、福利院、大橋、保障房、城牆,處處都有宋萬三手筆,連全市公園的廁所都是他捐贈的。”

“我都笑稱他為宋半城了。”

他一語雙關:“這樣龐大的家財,又冇有武者或大佬庇護,彆說自己人,外人都動心啊。”

葉凡眼睛眯起:“還有外人動心?”

朱長生壓低聲音:“你難道冇有聽過,鄭家三少鄭俊卿,願意下娶宋紅顏嗎?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下娶,這鄭家口氣還真大啊……”

“人家知道宋家的難題,有能耐擺平苗鳳凰,前提是讓宋紅顏嫁給他。”

朱長生跟葉凡聊開了,也就不再隱瞞:

“目的很明顯,就是從宋紅顏處切入,吞掉整個宋家。”

“不,應該說鄭家想要通過下娶宋紅顏,吞掉宋家後,再藉助宋家在南陵的影響,把我也吞了。”

“鄭家人可是瞄著我這個南陵市首位置。”

“特彆是我重病後,他不僅來南陵來的勤快,隸屬於鄭家的南陵二把手,也一天到晚跟我叫板。”

“目的就是想要快一點把我氣死。”

“可惜我遇見了葉老弟,讓眼巴巴的他們期盼落空了。”

朱長生說不出的揚眉吐氣:“所以我病好了之後,特意去龍都轉了一圈,把想要我死的人氣了一遍。”

“這樣看來……”

葉凡望向出現視野的宋家山莊:

“朱先生當初的苗蛛之毒,可能就不是一個意外了。”

朱長生聞言動作一滯,下一秒,麵沉如水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