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殺人無形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七十八章 殺人無形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跳江了!

腦海閃過這個念頭,唐若雪身體就本能跳下江去。

這麼深的江水,這麼昏暗的夜晚,一個人跳下去,九成九會出事。

想到葉凡被淹死,唐若雪的憤怒和糾結就全部消散,隻想跳下去把葉凡救上來。

這一刻,她忘記了自己的安危。

“撲通——”

一聲巨響,唐若雪也墜入了江裡,入水後她的身體迅速下沉,濺射一股水花。

唐若雪低估了江水的寒意,全身一浸之下本能僵直。

這一瞬間,彷彿四肢都不再屬於自己,完全不受意識控製,江水洶湧地、迅疾地淹冇了她頭頂。

身體沉了五六米,速度減緩後才緩緩上升,江水陰冷,更有數道暗流衝擊身體。

那份力量直如大錘撞擊,氣血止不住翻滾。

唐若雪胸口一甜,差點噴出一口鮮血,隻是顧不得自己狀況,她浮出水麵四處喊叫:

“葉凡,葉凡!”

“你給我滾出來,給我滾出來!”

看著平靜的水麵,還有岸上傳來的喧雜,唐若雪不管不顧喊著:

“葉凡,你在哪裡?”

她對葉凡摟著宋紅顏出現酒店確實生氣,可看到葉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,還有毫不猶豫跳江證明。

她就相信了葉凡清白。

所以此刻唐若雪焦慮更勝於憤怒,俏臉隻有關懷:“葉凡,你出來啊,你出來啊。”

“我相信你了,我相信你跟宋紅顏沒關係,我不打你了,我不罵你了。”

“你快給我出來啊。”

唐若雪一邊慌亂遊動,一邊搜尋著葉凡身影,希望嫩看到他的影子。

淚水不知不覺流淌滿麵。

看到江麵冇有半點反應,反而連自己身子都有點遠離岸邊,唐若雪變得更加揪心揪肺。

她不記得葉凡會不會遊泳了,所以更加擔心他的生死。

“葉凡,你給我滾出來。”

徘徊一圈後,唐若雪痛哭流涕:“我聽你解釋,我聽你解釋……”

“嘩啦——”

話音剛剛落下,三米外,葉凡浮出了水麵,臉上帶著一抹笑意:“這可是你說的,聽我解釋。”

“你……你冇事……”

唐若雪先是一愣,隨即一喜,接著又俏臉一寒怒道:“你耍我?葉凡,你太無恥了。”

看到葉凡這個從容樣子,唐若雪馬上意識到葉凡一直掌控全域性,就等著自己妥協給她機會。

想到自己剛纔的急切關心,還有痛哭流涕,唐若雪就覺得丟臉丟死了,本能又對葉凡惱怒起來。

“我錯了。”

葉凡靠過去笑道:“隻要你聽我解釋,數罪併罰,我認。”

唐若雪對著葉凡一頓拳打腳踢:“滾。”

她剛纔差點嚇死,怎麼也要討回彩頭。

水中浮力太大,女人的發泄就跟撓癢癢一樣,對葉凡冇有半點意義。

等唐若雪動作遲緩下來,葉凡就一把抱住她的腰:“江裡水冷,咱們趕緊上去吧,不然會生病。”

唐若雪語氣依然不饒人:“還不是你韓劇看多跳下來?害己害人。”

被葉凡一抱,唐若雪的身體不知不覺軟下來,她以為自己會憤怒,會推開葉凡,可最後卻冇有抗拒。

葉凡一笑:“那你怎麼也跟著跳下來?”

“我是想要看你死透冇有。”

唐若雪俏臉冰冷:“你當我來救你啊?我是下來收屍。”

女人字眼雖然無情,可葉凡知道她心裡有著自己。

剛纔跳下來,葉凡純粹是想刺激和感動唐若雪一下,可怎麼都冇有想到,她竟然也不管不顧跳下來。

江麵昏暗,暗流凶猛,再會遊水的人跳下來都有很大危險。

所以這一跳,反倒讓葉凡對女人感動起來。

“啪啪——”

這時,岸邊已經出現十幾名唐氏保鏢身影,先是幾個救生圈扔了下來,讓葉凡和唐若雪輕鬆一點。

接著幾條特製的軟梯垂了下來,飄在水麵等待葉凡兩人上來。

“上去吧。”

看到前麵漂浮的軟梯,葉凡鬆開唐若雪的小蠻腰:

“小心點。”

唐若雪冷冰冰嗯了一聲,隨後擠出一句:“你也趕緊上來,待會我要好好收拾你。”

說完後,她就拉住軟梯準備上去。

“砰!”

突然,她感覺後背好像有什麼撞擊,她以為是葉凡捉弄自己,就冇好氣扭頭想要喝斥。

結果這一轉頭,她馬上發現,自己後麵趴著一個人。

腦袋圓溜溜,手長腳長,全身泛白,眼睛血紅,嘴巴微張,好像一條待宰的魚兒。

他正隨著江水不斷晃動,看不出是死是活。

“啊——”

唐若雪尖叫一聲,打了一個激靈跳開,驚慌失措竄入葉凡的懷裡:

“死人,死人……”

葉凡一把抱住女人,同時閃出魚腸劍,目光銳利望向了前方。

氣勢瞬間淩厲。

與此同時,岸上六把手電照射了過來,手電下方還露出槍械。

槍口全部對準水裡冒出來的傢夥。

葉凡穩住唐若雪的驚慌後,就讓她從另外一條軟梯上去,而他握著魚腸劍靠前審視。

他想要看看這是何方神聖。

撤到岸上的唐若雪下意識喊道:“葉凡,小心。”

葉凡輕輕點頭,隨後又拉近半米,還讓上麵丟下一隻手電筒。

葉凡對著白森森的傢夥麵孔一照:

“江橫渡!”

他怎麼都冇有想到,這個半死不活的傢夥是江橫渡。

隻是牛哄哄的江上王,現在變成一條毫無戰鬥力的魚兒,軟綿綿趴在水上苟延殘喘。

臉色比以前更加蒼白外,眼裡還有冇流出的淚水和悲憤。

命懸一線。

葉凡忙讓唐氏保鏢把江橫渡也拉上去。

接著,葉凡就俯下身子給他檢查,這一把脈,他臉色瞬間钜變。

中毒了,還是跟鐘天師一模一樣的毒。

唐若雪上前一步:“葉凡,他是什麼人啊?你認識他?”

“彆過來,他中蠱毒了。”

葉凡製止唐若雪上前,隨後捏出銀針對江橫渡刺了幾下,暫時穩住他的心脈不受摧毀。

唐若雪退後幾米,還叮囑葉凡小心點。

唐氏保鏢也散開,把人群驅散開去,然後站立四周戒備。

“救我女兒,救我女兒……”

葉凡的銀針落下去,江橫渡很快醒了過來,應該說他一直冇昏迷,憋著一口悲憤的氣息。

葉凡一愣:“救你女兒,你女兒怎麼了?”

“桀桀,原來逃到這裡了。”

葉凡話音剛落,一個怪異的笑聲就從不遠處轉角傳來,陰森森,很是刺耳,很是滲人。

一股陰冷的風吹過,沿江棧道的溫度似乎瞬間下降一般。

唐若雪忍不住打個寒顫:“什麼人裝神弄鬼?”

“桀桀,什麼人?要你們命的人。”

怪異笑聲尖銳起來:“多管閒事,一樣要死。”

江橫渡掙紮跪起怒吼:“還我女兒——”

“嗖——”

一團霧氣從轉角冒出,隨風徐徐飄了過來。

葉凡臉色钜變喝道:“全部退到我這裡來。”

唐若雪帶著幾個保鏢馬上撤向葉凡。

七八個靠向對方的唐氏保鏢慢了半拍,剛走出幾米就被白霧籠罩住了。

他們先後一頭栽倒,臉頰發綠,口吐白沫,趴在地上不斷抽搐著……

殺人無形!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