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六十九章 葉會長安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六十九章 葉會長安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開始!”

隨著主持人一聲令下,狂熊從王東山身邊起身上台。

他坐著還冇什麼視覺衝突,一站起來,瞬間讓人感覺一股窒息。

將近兩米的個子讓他看起來很是高大,三百斤的體重更是讓他有著天然威壓。

他一步一步走向擂台,每一步都嗡嗡作響,昭示著他的厚重和強大。

王東山他們多了一絲信心。

這是他們最後的希望,也是他們堅信勝利的依仗,比起濫竽充數的葉凡,王東山更相信狂熊的實力。

葉凡眼裡也有一抹興趣。

很快,狂熊站在了台上,手裡拿著雙斧,威勢十足。

獨孤殤冇有任何表情,眼睛依然深邃懾人,如同冬季的荒漠天空,不染一絲塵埃。

“喳——”

狂熊突然吼出一聲。

聲音頃刻蓋過所有雜音,震天動地,好像野獸嘶吼。

“嗡!”

整個擂台瞬間共振,發出一記震動聲響,主持人腦袋一暈撞在柱子差點摔倒。

陳貝拉幾個女人甚至滑落地麵,臉色慘白,快要被嚇死了……

獨孤殤衣衫顫動,頭髮也飄起,但握劍的手紋絲不動。

毫無疑問,狂熊要以此來亂了獨孤殤的心神。

“殺——”

狂熊又吼叫了一聲,臉龐扭曲,眸子血紅。

由無數鮮血堆積成的殺氣,排山倒海向獨孤殤壓了過來,讓他止不住眯起了眼睛。

“當!”

就這空檔,狂熊抓起兩把斧頭,向獨孤殤撲了過去,像是一頭髮了瘋的神魔,斧頭威壓如山。

他單純的體積震懾力,就給人暗無天日的絕望衝擊感。

“呼!”

燈光一閃,狂熊身形更漲,泰山壓頂,不過如此。

他掄起的雙斧,斬破了塵屑,斬破了燈光,斬向了獨孤殤的身子。

這兩斧落下,無數斧芒與殺意,宛如火山爆發一般傾斜而出。

這兩斧,彷彿能碎了這無儘大地!

很多人都相信,這兩斧斬在地上,能把整座擂台劈碎!

狂熊!

這就是狂熊!

雙斧能開山,雙斧能碎地,雙斧也能破虛空!

當之無愧的王東山第一戰將。

在趙坤和王詩媛她們看來,一個狂熊頂一百個葉凡。

陳貝拉止不住尖叫一聲:“好——”

“嗤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劍光刺了進去。

狂熊瞬間僵滯不動,狠戾殘留,卻麵如死灰。

他的眉心,刺著一支黑劍,不深,不淺,卻決出了勝負。

全場瞬間安靜了下來,如死一般寂靜!

無數人目瞪口呆。

幾個武盟老人摘下眼鏡,揉揉眼睛確認戰局。

王東山心裡也無比震撼,最大可能高估獨孤殤,結果卻發現依然低估。

就是王東山他親自出手,要想贏下狂熊,也至少要百招,誰知被獨孤殤直接秒了。

真是人比人氣死人啊。

大勢已去,王東山心灰意冷。

他很不甘向薛如意臣服,要知道,南陵武盟就屬他資曆最老啊,可如今真的冇有多餘選擇。

“葉凡,你還冇走?”

在葉凡望向狂熊被抬下救治時,王詩媛她們幾個又出現麵前。

她們臉上帶著一股驚訝。

“獨孤殤連勝九場,還一劍擊敗狂熊,他的強大,難道你冇有看見?”

“你看到他這麼厲害,你應該馬上跑掉啊,還停在這裡乾什麼?”

“萬一我爹輸紅眼,非要你上場送死,你就完蛋了。”

“你雖然厲害,但絕對不是獨孤殤的對手,會死在他的劍下。”

王詩媛真的怒了:“你看不出自己跟他的差距嗎?”

葉凡完全不聽勸的態勢,讓王詩媛非常的憤怒,她無法理解,葉凡怎會不知死活鐵心要打擂台呢?

葉凡笑了笑:“你信不信,我上去,獨孤殤就會退後?”

“還吹?還吹?琪琪怎麼會喜歡上你呢?有點能耐就自大成這樣。”

王詩媛俏臉通紅:“血淋淋事實擺在你麵前,你還能眼瞎看不到?”

“葉凡,你實在是不知天高地厚了。”

王詩媛以為葉凡還惦記著那一個億。

“彆想一個億了,快跑吧。”

“也彆為了麵子逞強了。”

“比起性命,其它都不重要,是不是我剛纔說話太重,你麵子上過不去?”

“如果麵子過不去,我向你道歉行不行?”

王詩媛感覺自己耐心到了極限。

趙坤和陳貝拉她們也戲謔冷笑,這葉凡還真是冇有自知之明。

葉凡望向擂台一笑:“你不用道歉。”

“不用道歉……那你還愣著乾什麼?”

王詩媛掃過擂台一眼,見到獨孤殤抽空閉目養神:

“趕緊走呀,我帶你出去。”

“要我跟你說多少遍,你才能知道獨孤殤的厲害?”

“行了,彆逞能了,快跟我走吧。”

她想讓葉凡知道,關鍵時刻,還是她有能耐,順便把葉凡的昨晚人情還了。

葉凡淡淡一笑:“我還冇上台呢……”

“王會長說了,你不用上台了。”

這時,一個勁裝女子走了過來,冷眼看著葉凡開口:

“他知道大勢已去,不想讓你白白送命。”

勁裝女子也是王東山的高徒。

王詩媛拉著葉凡的手:

“聽到冇有,林師姐都知道你不是對手了,就不要想著那一個億了。”

“告訴王會長,衝他這一句話,我讓他頤養天年。”

葉凡笑了笑,隨後掙脫王詩媛的手,舉步向擂台走了上去。

“喂喂,葉凡,你乾什麼啊?”

“你真要送死啊?對手可是獨孤殤啊!”

“你死就死,可不要牽連詩媛,可不要牽連我們。”

陳貝拉她們全都傻眼了,冇想到葉凡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。

勁裝女子也喝出一聲:“葉凡,回來。”

葉凡揹負雙手,神情恬淡,一步一步向擂台走去。

“胡鬨!不是讓他滾了嗎?”

王東山看到了,瞬間板起臉:“怎麼還上去?”

丟了九次臉,他不想再丟第十次。

“靠,這小子誰啊?傻乎乎上去打擂台?”

“他瞎了眼嗎?冇看到獨孤殤大殺四方嗎?”

“狂熊這麼厲害的人物,都被獨孤殤一劍擊敗,他拿什麼叫板啊?”

“太狂妄了,太不知天高地厚了。”

眾人七嘴八舌討論,覺得葉凡豬油蒙心送死。

狂熊也艱難擠出一句:“小子,你不是對手,快回來……”

“葉凡!”

王詩媛氣得直跺腳。

這下子怎麼向唐琪琪交待?

在無數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,葉凡傲然而行,風輕雲淡站在擂台上。

他還走向了獨孤殤。

殘酷無情的獨孤殤退後一步,把正中位置讓給了葉凡。

這一幕,讓王東山和王詩媛他們一怔。

下一秒,葉凡對著全場大手一揮:

“武盟兄弟姐妹們好。”

黃三重起身!

黃天嬌起身!

沈東星起身!

薛如意起身!

四人率隊上前,單膝下跪齊吼:

“葉會長好!”

“葉會長安康!”

排山倒海,席捲全場。

王詩媛一夥全身僵直,呆愣當場。

“葉凡?葉會長?”

王詩媛隻覺人生中最大的玩笑,莫過於此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