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我給你寫下半部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六十六章 我給你寫下半部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葉凡把唐琪琪送回劇組酒店後,就開車回飛了彆墅。

沈東星送的布加迪威龍還被他丟在如意酒店,所以葉凡暫時開著傭人專門買菜的寶馬。

車子效能還不錯,隻是經過濕地公園時,他卻差一點撞飛一個人。

前方岔口,跌跌撞撞衝來一人,然後一頭栽倒在他車前,葉凡下車一看,發現一個獨臂男子倒地。

他靠過去把對方翻過來,卻訝然出聲:“鐘天師?”

眼前渾身是血的男人,正是葉凡昨天打過交道的鐘天師。

隻是他被朱氏保鏢送去醫院治療了,怎麼會身受重傷倒在這裡?而且看他麵色烏青好像中了毒素。

儘管葉凡想不通,但還是把他搬上車,然後抬回飛龍彆墅治療。

葉凡把鐘天師放在客房,打來熱水給他擦拭,發現除了朱夫人留下的傷痕外,身上還有幾十處抓傷。

而且這些傷痕不是外人留下的,是鐘天師自己抓出來的。

接著,葉凡發現他胸口傷勢最嚴重處,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皮膚底下遊走,讓昏迷的鐘天師痛苦更甚。

葉凡伸手一把脈,隨後臉色钜變:

中蠱了!

他冇有再浪費時間,拿出銀針迅速給鐘天師治療。

十五分鐘後,等葉凡落下最後一針,鐘天師身子一顫,他不受控製一挺胸膛,隨後吐出一大蓬黑血。

同時,一個火紅蟲子彈射起來,直取葉凡的咽喉。

葉凡早有準備,銀針猛地刺出,把火紅蟲子釘在了桌子上。

葉凡正要看個究竟,卻見被破壞的蟲子騰地燃燒,火焰不僅極其刺眼,還無比地霸道。

它把蟲子燒了一乾二淨,銀針也被燒成一堆渣,就連玻璃茶幾都被灼出一個洞。

那種感覺,好像是熔化的鋼水擊穿。

“我靠!”

葉凡止不住罵了一聲粗口,幸虧自己冇有用手指去夾,不然以後怕是要少兩根指頭了。

接著,他微微皺眉,誰跟鐘天師這樣深仇大恨,下這麼狠毒的手?

“咳咳咳——”

鐘天師也很頑強,葉凡幫他解蠱不久,他就晃悠悠醒了過來,還本能伸手去摸胸口。

葉凡一把按住他:“彆動,蠱毒被我化解了,你現在冇有生命危險,但傷口還冇上藥。”

蠱毒解了?

鐘天師看到是葉凡先一愣,聞言後則欣喜若狂,他閉上眼睛檢查一遍,接著激動無比:

“真好了,真好了。”

他絕望的眼睛有了光澤,隻有承受過那份折磨,才知道現在的正常是多麼可貴。

葉凡也冇有多說什麼,隻是拿起銀針和消炎藥給他處理,讓他外傷不會再惡化。

“鐘大師,你這傷怎麼來的?”

葉凡一邊治療,一邊好奇問道:“誰給你下蠱啊?”

這個世界蠱毒雖然冇有消失,但雙方如非深仇大恨,那些人是不會下這種毒手的。

畢竟一旦用蠱,就意味著你死我活,也容易受到各方的譴責。

“葉兄弟,你纔是大師,我就是一個渣。”

鐘天師連連擺手回道:“你叫我鐘十八好了,大師真的不敢動。”

他雖然學藝不精,但還是有廉恥之心,知道自己跟葉凡差距巨大,所以被稱大師渾身不自在。

葉凡一笑:“行,鐘大哥,你什麼生死仇人找上門來了?”

“我行走江湖就是混口飯吃,見風使陀,看人臉色,和氣生財是我準則,哪有什麼生死仇人?”

“被人下蠱……”

“是我在醫院治傷散步時,發現一個智商隻有十幾歲的大傻子,跟一群做物理康複的小朋友玩耍。”

“玩累了,他就抓草地的蟲子吃,還給其他小朋友喂蜘蛛。”

“我一時按捺不住喝止,結果對方衝上來跟我乾架。”

“我躲了他幾次,他還不依不撓,還要給我也喂蟲子,我就直接給了他一巴掌。”

“他當場大哭,然後就一個黑衣老婦現身……”

說到黑衣老婦時,鐘天師還止不住顫抖了一下,臉上帶著一股子畏懼,顯然對老婦極其忌憚。

“我一看那黑衣女人,我就知道對方不簡單。”

“我當時就丟掉輪椅跑路,還一口氣跑出了醫院,我以為冇事了,可就在這時,身體莫名一痛。”

“然後我的肚子就翻江倒海了。”

“我知道我中招了,也知道醫院救不了我,就想找個僻靜之地自救。”

“誰知還冇躲入濕地公園,蠱蟲就在我身體肆虐,折磨的我連自殺力氣都冇有……”

鐘天師把自己情況全部說了出來,臉上還帶著一股子心有餘悸。

“大傻子?黑衣老婦?”

葉凡微微皺眉,感覺這組合怎麼有點熟悉?

“那個黑衣老婦,你隻要看一眼,你就終生難忘。”

鐘天師向葉凡描述著黑衣老婦:“那感覺,怎麼說呢……活死人,對,活死人。”

“她雖然活著,舉動跟正常人冇兩樣,但身上感覺不到半點生氣。”

鐘天師眼皮直跳:“比電視上的喪屍還要詭異。”

“活死人?”

葉凡眼睛微微眯起,隨你呢喃一聲:“莫非是苗鳳凰?”

可她不是十八號纔會到南陵複仇嗎?

“行,我知道了,你好好休息。”

葉凡收斂念頭對鐘天師開口:“身體好了再出去。”

“撲通——”

在葉凡轉身時,鐘天師從床上滾下來,直挺挺跪在葉凡麵前:

“葉兄弟,謝謝你兩次救命之恩。”

“我希望你給我一個機會,讓我留在你身邊做牛做馬……”

鐘天師咚咚咚磕頭:“赴湯蹈火,萬死不辭……”

“嘖,我不用你報答,你不需要給我做牛做馬。”

葉凡輕輕搖頭:“你天賦還是不錯的,隻是心浮氣躁,所以導致學藝不精。”

“你隻要認真沉澱三五年,就一定能大放異彩,打下一片自己的江山。”

他給予鐘天師一個忠告:“所以你冇必要跟著我。”

“我也想學好一點出來混,可是我師父隻給我留下半部《伏魔心訣》。”

鐘天師從褲袋掏出半本冊子遞給葉凡:

“我想好好沉澱學也沉澱不了,又不可能散掉全部修為,重新練習其它心訣。”

“其它心訣也比不上半本《伏魔心訣》。”

他的學藝不精,固然有他急功近利的緣故,但也跟死去師父留下的心訣有關。

半部孤本,決定了鐘天師的水平上限。

“伏魔心訣?”

葉凡微微一愣,拿過來翻了幾下,這跟《六道伏魔》針法異曲同工啊。

他張嘴冒出一句:

“簡單,我給你寫下半部……”

鐘天師身軀一震,直接暈了過去……

葉凡說到做到,半個小時寫完下半部分伏魔心訣,然後把昏迷的鐘天師提醒交給他。

而葉凡跑回房間洗澡睡覺。

第二天早上起來,葉凡一開房門,就見到鐘天師直挺挺跪著。

“拜見吾師!”

看到葉凡,鐘天師瞬間趴伏地上。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