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五十五章 浪漫的代價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五十五章 浪漫的代價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“鐘天師,謝謝你了。”

此刻,袁月蓉正帶著一群人向鐘天師道謝:

“姐夫,我都說了吧,我請的鐘天師,可是得道高人,我姐這次絕對冇事。”

她向朱長生邀功:“而且我相信,鐘天師一定可以徹底除掉邪魔。”

幾個嬌豔女人也都一臉熾熱看著鐘天師,她們最喜歡這種有能力有魅力還神秘的男人。

“鐘天師,謝謝你了。”

朱長生也揚起笑容,握著鐘天師的手錶示感謝。

他原本不抱什麼希望,這些日子,太多醫生和天師無功而返了,誰知鐘天師卻輕易安撫了妻子。

要知道,以往她一發病,冇有幾個小時停不下來,打麻醉針都冇有用。

他想讓葉凡看一眼的心思散去,正如小姨子所說,葉凡醫術過人不假,但玄術卻未必精通了。

得到朱長生的肯定,鐘天師哈哈大笑,用力晃動雙方的手:

“朱先生客氣了,舉手之勞。”

“我三歲就跟我師父學風水相術,十三歲就道士下山打拚天下。”

“幾十年過去,不敢說神州無敵,但整個江南,我說第二,冇有人敢說第一。”

“夫人這病,不過是身處陰涼之地,怨氣入身,導致神識錯亂。”

“一句話,樹太多,水太多。”

鐘天師對著朱氏莊園指點江山。

“原來如此。”

朱長生恍然大悟,隨後問出一句:“大師,那我夫人的病,能斷根不?”

“當然可以。”

“等我休息一下,恢複體力,用五雷轟頂之術,轟朱夫人三次,再喂驅邪藥丸一粒,夫人就能好。”

鐘天師輕輕撫摸著山羊鬍:

“放心吧,日落之前,朱先生一定能見到一個生龍活虎的朱夫人。”

“謝謝大師,隻要你能讓我夫人恢複正常,多少錢,多少代價我都願意付出。”

朱長生向鐘天師作出保證,現在他的毒素化解了,如果夫人再正常,小兩口日子又會變得浪漫甜蜜。

“姐夫,放心,大師一定會儘力的。”

袁月蓉嬌笑一聲:

“咱們先讓大師歇息一下吧,他剛從外地趕赴過來,很辛苦的……”

這時,朱靜兒見狀遲疑一聲:“乾爹,要不要讓葉神醫也看一看?”

袁月蓉聞言柳眉一豎:“開什麼玩笑,我姐是中邪,是醫生能看得了的嗎?”

“再說了,我姐現在好不容易安靜,一旦你們亂來壞了鐘大師的心血,到時找誰負這個責任?”

“朱靜兒,彆冇事找事,快帶著你神醫走吧。”

她俏臉冷冽:“我姐的病不用你操心。”

朱靜兒冇有理她,隻是望著朱長生:

“朱先生,葉神醫來都來了,不在乎這幾分鐘……”

“一個毛頭小子懂什麼?”

鐘天師也不屑看著葉凡,朱靜兒的行為,讓他很不爽,明顯說他還不如一個赤腳醫生。

“我今天撂話在這裡,朱夫人的病我能解決,如果朱先生讓其他人看,那就是對我的不信任。”

“我馬上收拾東西走人。”

“隻是朱夫人出了什麼後果,你們可不要怪我冇提醒。”

這是在逼宮,朱長生勸了幾句,卻冇有半點用處。

鐘天師執意要他做出決定,他和葉凡,隻能信一個,這是茅山高人的尊嚴!

“葉神醫,我夫人的情況,還是跟病不一樣的。”

朱長生神情猶豫了一下,他知道葉凡醫術厲害,可玄術這種事,鐘天師更有本事。

他覺得鐘天師靠譜一點:“還是交給鐘天師吧。”

“聽到冇有?”

袁月蓉俏臉嫌棄:“相術風水這些東西,不懂就不要指手畫腳。”

“朱夫人不是簡單邪氣入侵,她是神魂被侵害,身體有惡靈掌控。”

葉凡落地有聲:“她現在的安靜,不是因為鐘天師厲害,而是濺射到狗血壓製了一下。”

“等惡靈適應之後,她就會重新發作,到時印堂發黑,七竅流血,手腳力大無比,還凶殘成性。”

“凡是靠近者,都會有生命危險……”

“這個重新發作時間,很可能是黃昏之後。”

“陽氣散去,陰氣大盛,惡靈膽子也變得。”

葉凡看了一眼時間:“現在不趕緊除掉,黃昏後會很麻煩。”

“小子,彆胡說八道,朱夫人是我弄睡的,哪是什麼狗血壓製?”

鐘天師聞言大怒:“我告訴你,彆說黃昏後,就是半夜後,朱夫人也不會有事。”

“隻要我待會五雷轟頂一番,再餵給朱夫人一顆驅魔丸,朱夫人就能斷了病根。”

他手指點著葉凡喝道:“你不懂就滾蛋,彆玷汙我的專業……”

“得了,葉凡,彆再自以為是。”

袁月蓉一臉不屑:“你當我不知道,你想這樣危言聳聽騙取我姐夫好感?”

幾個豔麗女人也冷眼看著葉凡,覺得他這樣嘩眾取寵,好像是故意引起她們注意。

“朱先生,我該說的已經說了,具體怎麼辦由你決定。”

葉凡望著朱長生開口:“隻是我要告訴你,一念天堂,一念地獄。”

“放肆!什麼天堂,什麼地獄,你在這咒誰呢?”

冇等朱長生說話,袁月蓉麵帶猙獰怒罵一聲:“給我滾出去。”

“葉神醫,你話有點重了。”

朱長生臉色也不由一沉,揹著雙手,滿臉不悅,妻子情況好轉,卻被葉凡說的危在旦夕。

葉凡一歎:“朱先生,我說的是實話,不在黃昏之前醫治,黃昏之後,一定會死人的。”

“滾蛋,有鐘天師在,彆說我姐不會病發,就算有什麼不對勁,鐘天師也能解決。”

袁月蓉一臉傲嬌:“大師可是茅山弟子,哪是你能相比的?”

“你才滾蛋呢。”

朱靜兒俏臉一寒:“鐘大師心胸狹窄,讓葉神醫診脈都逼宮,能是什麼高人?”

“閉嘴!怎麼說大師的?”

朱長生臉色一板,指著朱靜兒喝道:

“給我滾出去,彆在這咋咋呼呼,影響你乾媽睡覺。”

他這哪是在罵朱靜兒啊,分明是在罵葉凡。

雖然朱長生對葉凡印象不錯,也覺得他醫術過人,但是這不代表葉凡就能隨便咒自己的老婆。

而且他覺得葉凡有點自大。

你醫術厲害,風水相術未必能行,乾嗎質疑鐘大師呢?搞得全世界就你厲害一樣。

小夥子還是年少輕狂啊。

“朱先生,你不相信我沒關係,隻是你希望部署妥當點,少死幾個人。”

“另外說一下,朱夫人和你之所以一個重病一個失心瘋,緣由不過是為你們當年浪漫埋單。”

葉凡言語瞬間尖銳:“滿山的梧桐,滿池子的錦鯉,這浩大工程應該挖了不少人祖墳吧?”

朱長生臉色钜變。

“告辭了!”

葉凡也不廢話,轉身離開了朱家,隻是出門時,他望了一眼天空,搖搖頭。

朱靜兒這時追了出來道歉:“葉神醫,對不起,我乾爹關心則亂失去判斷力……”

“不關你事。”

葉凡神情猶豫了一下,隨後拿紙筆畫了一張符給她:

“拿著,有事丟出去,你可以自保一命。”

接著,他就離開了朱氏莊園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