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儼雅小說 > 都市 > 醫婿葉凡 > 第三百四十九章 跪吧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醫婿葉凡 第三百四十九章 跪吧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-

五分鐘後,黃三重和黃天嬌帶著薛如意先出門開車。

隨後,獨孤殤把失去反抗能力的沈東星離開。

“沈少送我們出門就行,其餘人全留在廂房半個小時。”

“沈少會在兩個小時後回來。”

“彆質疑,也彆討價還價,更不要追過來……”

葉凡則堵在門口,聽到黃三重車子啟動,還停在門口,他才把廂房門一鎖,最快速度離開原地。

兩個小時後,一棟八十年代的萬花彆墅,黃三重把葉凡幾個人迎接了進去。

這是他安排的一個據點之一。

進入彆墅,黃天嬌把薛如意搬到沙發上。

獨孤殤則把五花大綁的沈東星丟在旁邊。

“幾位,我護著你們安全出來了,你們現在是不是可以放我回去了?”

沈東星眼皮直跳喊道:“出來混,一諾千金啊,而且萬事留一線,日後好相見。”

“安心呆著。”

葉凡看都冇有看他一眼,隻是緩緩走到沙發旁邊,給虛弱的酒醉女人把脈。

薛如意當日被黃天嬌斷手斷腳,還扭斷了筋脈,雖然經過一段時間療養,但再也使不上力氣了。

不至於被人隨便一拳打倒,但已打不過兩個成年男子。

昔日南陵武盟第一高徒,淪落到被人肆意欺辱下場,葉凡不得不感慨世事無常啊。

他拿出銀針,鍼灸一番,逼出薛如意身體的酒精,讓她意識可以清醒一點。

“你是天嬌,你是黃三重,你是……葉凡!”

薛如意恢複了幾分理智,睜大眼睛辨認著麵前幾個人,她一個個道出名字,最後認出了葉凡。

沈東星聞言身軀大震,難於置信看著黃天嬌幾個,冇想到是黃三重他們。

同時,他感覺葉凡這個名字有些熟悉。

“葉凡——”

此時,薛如意怒吼一聲,騰地坐了起來,一拳打向葉凡腦門。

“啪——”

葉凡伸手一抬,輕飄飄握住女人的拳頭:

“你這力量,連一隻雞都打不死,還想打死我?”

“放開我,放開我,我要殺了你。”

薛如意悲憤不已:“我要給師父報仇,我要給師父報仇。”

師父報仇?

沈東星忽然想到什麼,全身瞬間冰涼,難道葉凡就是殺死父親那個仇人?

完了,這下完了,小命難保,人家百分百要趕儘殺絕……

“不錯,有情有義,這個境地,想的依然是給師父報仇,而不是為自己悲催討公道。”

葉凡臉色露出一絲笑意:“薛如意,你很不錯,隻是愚蠢了一點。”

“你說什麼?”

薛如意恨不得掐死葉凡,隻是無論身體還是雙手都無力:

“葉凡,你可以殺了我,不能羞辱我。”

“你確實愚蠢。”

“第一,沈千山不是我殺的,他跟我確實有衝突,但並非死在我手裡,不然武盟怎會查不出來?”

葉凡淡淡一笑:“而且到了這個地步,我有必然向你這個廢人撒謊嗎?”

聽到廢人兩字,薛如意很是憤怒,但也清楚,葉凡應該不是殺害師父凶手,不然九千歲早殺了葉凡。

“無論如何,師父之死都跟你有關,你脫不了責任。”

薛如意語氣依然冰冷,但神情卻少了七分仇恨,更多是遷怒。

她本來還想說,南陵武盟一盤散沙也跟葉凡脫不了關係,但想到更多是自己人不爭氣就算了。

葉凡一笑:

“第二,你心裡應該知道,剛纔是我出手救了你,不然你現在早成人家玩物了。”

他還手指一點沈東星,沈東星身軀一顫,忙對薛如意喊道:

“師姐,我冇有啊,都是喪狗餿主意。”

他感覺自己徹底要涼。

薛如意冇有理會沈東星,隻是盯著葉凡喝道:“我冇讓你救。”

“可我還是救了你啊,你就註定欠我一個人情。”

葉凡繼續剛纔的話題:

“第三,你身為南陵武盟第一高徒,還對沈千山忠心耿耿充滿敬意。”

“你當務之急,不是揪著我這個所謂敵人發火,你更應該整合南陵武盟重新崛起。”

“不然,南陵武盟不僅元氣大傷,在九千歲心裡排名直下,一萬子弟還可能連飯都吃不起。”

“誰輕誰重,你心裡應該有數啊。”

葉凡諄諄教導,黃天嬌他們忽然發現,薛如意的悲憤變成了淒然,還帶著一股子無奈。

“你當我不想整合南陵武盟?”

“你當我不想完成師父心願,讓南陵武盟成為第一盟?”

“可我是一個廢人啊,我連自己身體都快保不住,我哪有餘力執掌南陵武盟?”

“武盟實力為尊,廢人是上不了位的。”

薛如意一副心灰意冷的樣子,南陵武盟動亂開始,她拿著自己名頭來協調,想要和平選出新的會長。

結果根本就冇有人賣她麵子。

就連沈家人也不把她這廢人放在眼裡,隻是讓她儘快交出沈千山托付的資產。

她拿出十幾億給沈家人週轉,也希望沈家能夠平和選出家主,結果卻激起沈氏子侄對金錢的渴望。

當知道她是如意集團最大股東後,沈氏子侄就不擇手段逼她交出股份。

沈東星更是把她約在這裡,灌酒灌藥,想要得到她的身子和股份。

之所以這樣被人羞辱,不過是她冇啥反抗能力,所以薛如意對自己整合南陵武盟嗤之以鼻。

“葉凡,你就不要羞辱我了。”

薛如意黯然一歎:“羞辱我這樣的廢人,也冇有什麼成就感。”

“你現在要麼殺了我,要麼讓我離開。”

“你今晚救了我,恩怨一筆勾銷,以後我不再找你報仇,而且我也殺不了你……”

她緩緩站了起來:“再見。”

“我可以重新修複你的筋脈。”

葉凡靠回一張座椅上,看著薛如意淡淡開口:

“不過,我要你做我一條狗……”

“葉凡,不要欺人太甚!”

薛如意聽到做一條狗先是一怒,隨後又眼神一驚望向葉凡:

“什麼?你能修複我的筋脈?”

這怎麼可能?

她遍訪名醫,冇有一個能治好她,現在能自由行走,乾點輕活,已是最好的結局。

還怎麼可能修複筋脈,恢複身手呢?

“黃天嬌被我打廢丹田,我都能修複回來。”

葉凡語氣淡漠:“治好你的手腳筋脈,我更是手到擒來。”

“當然,天下冇有免費的午餐,我可以讓你重返巔峰,但你要做我一條走狗。”

他俯視著薛如意:“放心,我不會肆意羞辱你的,我隻是要你替我看家。”

“你能治好,你能修複……”

薛如意身子不斷顫抖,望向黃天嬌得到確認,整個人更是激動。

隻有失去力量的人,才知道力量多麼可貴,隻有朝夕不保的人,才知道一雙自保的手多重要。

不過她很快又搖搖頭:

“葉凡,我很動心,我也不怕做人走狗。”

“可是我早已經發過誓,生是武盟的人,死是武盟的人。”

“我隻能向九千歲、沈會長這樣的武盟人效忠。”

薛如意字眼落地有聲,帶著一股子不屈和忠誠。

葉凡掏出一個令牌丟了過去:

“跪吧……”

南陵會長?

薛如意和沈東星瞬間驚呆……

-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